【山離開門】加州熔爐

: 07/07/2017 - 11:25

實在有點傷感,好歹在這裡住了幾個月且掉了不少腳毛,適才剛分得清這個小大阪的東南西北,卻是到了要離開的時刻。雖然這早是意料中事。不捨的,除了上屋搬下屋損失掉那籮谷外,其實,還有的是徒浪費佔去僅存有限的記憶庫空間這點——恐怕以後就算再來加州也不會特意跑回來這裡了。

與姊妹幫吃這頓“不知何時再相聚”的告別晚餐,說傷感許是有點矯情,但唏噓總難免——浮面的是半年這樣來來去去,沉底的還有已不可追憶的前大半輩子。呃,可這麼回頭一看,倏然發現,原來自己竟是那個流水的兵,而她們倒成了鐵打的營盤——自從N年前踏足加州後,就落地生了根幾乎再也沒離開過。這還包括他們的孩子,居然連大學也沒有考慮過去他州或什麼的。(當然,加州本身也不欠缺一流的好大學,加上本州屬居民所需付的學費,相較起到外州去就讀,恐怕就變成九牛一毛。)

坦白說,世界上大概也沒幾個像加州這般舒適居住的地方。除了有個地震的小小隱憂外,氣候好得實在沒話說。至於人文,難得加州這個大藍州對外來移民特包容和接納,誰要過怎樣的日子就過怎樣的日子唄——反正井水也不犯井水的民主。(信不信由你,俺那幫姊妹淘在飲食方面比俺們還保持得更亞洲,甚至可說壓根兒沒西化過。)

說開來,那天咱們南下聖地亞戈的美墨邊界,阿斗姐妹倆就是為了找尋最正宗的墨西哥食物。(不遠處翻過那道籬笆就是墨西哥了,還能不道地麼?)排長龍的美國吃貨,難分彼此個個皆操一口西語。連吾家阿斗姐妹也言之鑿鑿地說,可以連續吃一個星期不覺膩——這恐怕是T帝不認識的美國吧!

文/山離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