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練手

: 07/06/2017 - 12:20

在二月份時,知道小斗搬去東岸的願望已有定案後,大叔試探性地問:“還有沒膽量去做個瘋狂的大冒險?”他所謂的瘋狂大冒險,即是藉着替小斗搬家的名義,咱倆從西岸開車一路遊玩到東岸去。

回想起前半生住在美國的歲月,儘管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十來年一直埋首苦拚前途和錢途,也真沒好好放寬心思去遊玩過,或見識過多少美國的地方——羞愧呀!過了這村就沒這店,既然現在難得有這麼一個機會(至少照現在體能還可以tahan一下),好歹也就瘋狂那麼一回吧!

原本咱們就沒有預算小斗會參與(“誰個要跟爹媽一塊去旅行”,這點自知之明總會有吧),不意,她一聽,不懂是不放心兩老,還是誠心也想去看看美國中間這一大片的地方,立馬拍板要參與。哈,還有什麼比這更令人開心和安慰的——至少有她在不怕會迷路嘛。(沒錯,小斗已被證實是咱們家的人肉行動導航器。)

其實,她這趟除了去見識美國外,還有另一個個人任務需要完成——領取駕駛執照。儘管出國前她已考獲了駕駛執照,可惜從馬國到美國,卻全然無用武之地。沒車駕駛是小事,可沒駕照即沒身份證,所以無論上至國內旅遊,下至上酒吧,她都非得隨身帶着那本護照不可。眼看連爹娘都領了本地駕照,她從小到大那“被排除

外”(except me)的“傷心往事”恐怕又浮上來了。但,咱們在這裡既沒買車,而她本身之前也沒空暇時間可以去磨刀(考之前務必得先磨磨技術才行呀)。

好了,這趟旅行,她大概可以在無人沙漠的大道上,練練手把之前所有的駕駛經驗一刀一刀地砍回來吧。(只要不超速,潛伏的大道交警是不會冒出來的。)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