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近墨者嗨

: 07/04/2017 - 11:01

咱們老祖宗有個說法是:近墨者黑。哈,換成住在加州,倒是可以改成:近墨者——嗨。最近有首波多黎各歌手路易斯馮西(Luis Fonsi)唱的西班牙情歌(據悉南美洲的西班牙語,可讓來自正宗西班牙的本家都聽成丈八金剛),佔霸流行榜數月成了神曲,席捲全球越滾越燒得火紅——嗨翻了。科科,搞到阿芝麻俺也常一面洗碗,一面都不知覺地打卡——死模死樣地朗朗上口……Despacito……

哎,說起來,俺家小斗一面做功課一面聽歌,本來這也沒什麼的,一向來母女習慣各不相干。可是,最近她的耳機壞了,想着既要搬家就暫時沒去買新的。

呃,如此一來,她終日地搖頭擺首跟着despacito,老娘俺日夜在耳濡目染下,在“慢慢來”的情況下,自然而然也跟着despacito(意譯是“慢慢來”咁解)一番囉——不然能怎樣,俺又不是聾子或籠子。(前者可以不受影響,後者可以把她關起來丟出外面。)

事實上,住在加州能夠不受西語影響的人,恐怕只能被歸類成不接地氣,或者是有種族主義偏激症了。比方說,在美國其他地方,大家一貫把春捲(spring roll)頂多是改叫蛋捲(egg roll)。兩者在中英文裡都相通相同。可是呵,在加州,偏偏被叫成burrito去。記得在大吃會上,第一次聽那幫姊妹叫俺去吃burrito,哈,俺這大鄉里還聳聳地以為是啥新奇好料。“這不就是囉。”有人指着說。噢,越南春捲幾時也改了個墨西哥名啦?

遠的不說,當咱家小斗偶爾得空愛顯兩手廚藝時,除了韓國炒飯或味噌湯外,人家也會做guacamole——墨式的鱷梨醬也。(\囧/)還有那個才“近墨者”沒多久的大叔,哈,也是一有機會就做那道墨西哥莎莎醬沾玉米片吃——又酸又辣又甜,想不嗨都難。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