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觀】慕容

: 06/30/2017 - 12:45

翻過秘密檔案夾後,才知道兩封蜜斯白與我在隔年的1月3日所收到的人肉傳遞信,雖是咯咯以總經理之名在12月30日發出,原來是出自拉法其律師樓之手。那是因為自稱不知真實情由的狀師不願揹黑鍋,拒絕其不情之請,只肯當幕後搶手之故。

歷盡污辱辛苦才逃離魔掌,我們這兩名52年苦勞才不會回去繼續受折磨,況且還有什麼“不准在工作時間內與任何員工溝通”的荒謬條件,即使智力還沒達到火箭專家那種高度,也知道此封召返信是個陷阱。

於是在兩天後,即於2013年1月5日,咯咯又再發信,以我們不聽從召返回去工作為名,警告她將會以違反紀律之理由,對我們採取必要的行動。

兩名苦勞已逍遙在外,不由得她任意擺佈,又能採取什麼必要的行動呢?

到了此時,自知聞我突然辭職的大公子已開始聯絡我,想知道公司到底發生何事,因他雖為公司董事,卻不給予任何決策權,凡事向來皆由老爺子一言堂說了算。可他長居溫哥華,真是鞭長莫及,便指派幼弟小公子與我商討他們的計劃,即是保住股東權益不被繼續侵蝕。

咯咯一伙到了2011年12月底,大概已風聞大小公子準備出手護權並已聯絡上我,因此在我們離開一個多月內毫無動作,卻在這刻突然要以律師信鎮壓。但當時我尚懵然不知,還好奇何以如此大動作。

小公子是個大胖,卻外號“飄飄”,因其行蹤飄忽不定,大概取自“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的杜甫詩。但看到目測至少120公斤的胖大個子自詡為飛鳥,就忍不住要偷笑。

不是自願辭職而是被解僱

雖外型如企鵝,飄飄公子卻思路縝密,聽到我和蜜斯白接二連三收到咯咯所發的恐嚇信,便給了個精通僱佣法令的律師電話給我,囑我尋求專業律師協助,以告發公司欺壓員工。

但此名為耶士華蘭的大狀可能業務繁忙,打了十幾次電話都不通,唯有通知飄飄公子如此這般。他立即給了另一個電話,說此律師專打無故解僱的官司,比耶士華蘭還要厲害。我聽了暗中佩服小公子的人脈,他長年居無定所,且是英國公民,但不知如何卻連本地什麼律師打怎樣的官司都瞭如指掌。

上到位於格拉那再也的律師樓,才發現這名專替低下人伸張正義的大狀,竟然複姓罕見的慕容(Beauface),讓我想到他可能是僧伽羅人。待後見到本尊,才發現全名羅波慕容的大狀身型短矮圓胖,眼神凌厲望之生畏,像一樽一點也不慈眉善目的不倒翁。

蜜斯白與我向他敘述各個事件的前因後果後,即是我倆本已自動辭職,並給了兩個月的通知,卻在一個多月後遭受僱主霸凌污辱,還恫言要將我們提告。他聽了立即說:“你們不是自願辭職,而是被解僱。”嚇,此話何解?蜜斯白與我不約而同發出同樣的疑問。

文/梅淑貞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