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大塘小魚

: 06/29/2017 - 11:33

路人語錄謂:低調是最牛掰的炫耀。

可是,可是,當你覺得自己已足夠低調了,天呀,才發現其實是完全不靠譜地沒着調。對,忘了路人語錄還有另一句:低調只屬於可以隨時高調的人,否則千萬別胡謅神馬調。當然,俺並非特別在針對誰個來說,僅僅有感而發,順便給咱們自己提個醒而已——在見識了小斗的畢業典禮後。

話說,在這種頒獎和畢業的季節裡,各式各樣的慶祝儀式自是密密麻麻少不了——好歹算是脫離寒窗嘛。那個由大學主辦,全部畢業生齊集一堂的海慶(說人山人海一點也不誇張)典禮,每人只走個過場的儀式,小斗自己都懶得去做壁花,咱們也就算了。還有其他的俺也沒去就不說了。所以,咱們全家齊集參加的,就是那個本科生學院舉辦的小小慶典。誠如那個院長所謂的“像個自家人慶祝會”——雖然那個“小小的自家人”也有數百名畢業生,外加堵滿一個禮堂,前來做啦啦隊兼觀禮的家眷。

(抱歉,岔開一下,咱們前面的一個印度家庭,簡直是把兩村的親朋戚友都請來——前兩排位子都給他們霸佔完了。)

小斗那個印度姐妹淘與咱們一道觀禮,獻寶似的跟俺說,坐在那兒的畢業生當中,小斗是唯一來自馬國的。(難怪小斗管她叫國民媳婦,沒別的,她最擅長在別人爹媽前“哪壺開的就提那壺”,嘴巴特會討長輩歡喜也。)儘管如此,當畢業生輪流被介紹上台時,才讓人有嚇到:這個象牙塔內終極恐懼的燒腦競爭!這個畢業典禮擺明不是結束,而是為另一個開始做的準備。說真的,倘若個人自信稍微不足,真的會被打擊到信心崩潰——在這學術研究大塘裡,讓人越發感覺自己莫不過是江魚仔。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