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刷存在感的年代

: 06/27/2017 - 12:05

大斗過來參加其妹畢業典禮,不巧抵達時間碰正與學校其中一個特別慶典同時段。既然如此,就派她爹做代表兼攝影師,俺留守在家等門。

洛杉磯機場雖然繁忙無比,倒是很少誤點;加上這個敗家女之前砸錢加入神馬Pre-TSA(快速安檢通道),乃至過海關不必排長龍可以神速地5分鐘10分鐘直接通關去。(這就是純資本主義社會功能:有錢使得鬼推磨。)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前半部鬼推磨得行雲流水,不敵後半部返魂乏術的路上交通——在大道上整整被卡了幾小時。故而,一踏入門就在那大呼喊,餓死了餓死了。幸好其母早已準備妥妥,她一屁股就坐下來即可大快朵頤。“話癆”駕到,要準備的又何止晚餐,耳朵也得先洗好……

可聽她講着講着,突覺察到她仿彿又回到了中學版與其妹爭鋒的年代:“我就是來純當個‘媽媽煮’吃貨來着。”幾時開始媽媽煮的飯那麼香?當然,已在社會廝混了這些年,矯情中自是有點拿捏功夫——抱怨不足撒嬌有餘啦。不過,這倒讓老娘頗受寵若驚暗爽:哈,她越是吃醋即表示對爹媽的存在感越大,不是麼?

這樣還不止,因堵在路上幾個小時,她這話癆就跟吳伯司機胡謅起來,居然向那個三不識七的人透露:自己從馬來西亞搬到美國、又從威州搬到費城,再搬去紐約,光是在紐約也搬過幾次家,搬來搬去都是自己一個人。而妹妹這次要搬去東岸,居然還會有父母護航……

還未來得及跟她辯解現實問題前(隔洋隔海縱使有心也無力呀),俺倒是禁不住先吐槽她:“跟陌生人都可以講得那麼掏心掏肺?”“傻的,就是陌生人才可以暢所欲言,反正這輩子再也不會相見了。”呃……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