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觀】西北

: 06/23/2017 - 12:21

雖已事過境遷,當我在2017年4月28日那天首次看到咯咯於嘛嘛阿敏試圖扣押蜜斯白與我去酒店不成後,她在當天下午4點51分發給拉法其律師樓的那封電郵,還是會頭皮發麻:我們和她又無十冤九仇,為何要下如此毒手,將兩名服務共達52年的員工趕盡殺絕。52年呀,就如人們常說的“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題目為“召返通知”的電郵如此寫道:“請代擬兩封致以下員工的信,內容相似,信件以你們律師樓的名義發出。

第一:限她們由即日開始,向西港位於蘇丹希沙慕汀路環的辦事處報到。

第二:她們今天向阿敏發出恐嚇,並在不獲公司允許情況下擅自離開公司。

第三:她們拒絕接聽重返公司以接受盤問的電話。

第四:不准她們在工作時間內在公司與任何員工溝通。

附上她們簽名但寫上“在威逼情況下簽收”的召返通知書。”

 知道她太多秘密被遷怒

我將那封出土電郵看了又看,托腮想了一會,此女怎會心態扭曲至此,我們與她本來無怨無仇,何以對兩名已自動炒魷的資深員工,出動到以律師信鎮壓那般重手。唯一的解釋,是老爺子長久以來在我面前說了她的太多壞話,如老公吃軟飯、女兒是太保、一生已完蛋之類,因此才遷怒於我,只因為我知道太多她的不可告人秘密。

若是如此,她本人也委實太笨。既然早已在老爺子房裡裝置竊聽器,知道其父停不了嘴數落她一家,就應該私下向老懵懂曉以家醜不可外揚的大義才是。

此封發給拉法其律師樓的電郵也有一重大謬誤,即是將蜜斯白與我充軍的地方寫成西港(West Port),而蘇丹希沙慕汀路環卻是在北港(Selat Klang Utara),兩個地方形同南轅北轍,到底要“放羊”的地方是在哪一個海港也搞不清。《知道太多的男人》(The Man Who Knew Too Much)是緊張大師希治閣的名作,他的另一部驚慄片《北西北》(North By Northwest)也是,啊,我看着咯咯將西港和北港混為一談,想到的是:“希治閣可能和整個事件有關。”

其實西港和北港的操作只限於存放從海外進口的原料,兩處僅有兩三名貨倉員工,而且兩地建築皆非公司產業,也沒有本身的僱員駐守該處,那裡只可歸為老爺子的私有公司,與我們工作的公司毫無關係。若是咯咯一意孤行,將蜜斯白與我放逐到無論是西港或北港,皆屬濫權兼非法行為,隨時都會被我們反告。

雖收到明文指示,拉法其卻拒絕發出律師樓名下的信函,只是代擬出信的內容,理由是:“你所說的事件並不在我們的認知範圍內”。本來我相當看不起這間為虎作倀欺負員工的違反正義律師樓,待看到這封搶白咯咯的回郵,又覺得他們尚有點良知,不完全不分是非黑白,只因受人錢財便發出讓人抓狂的律師信。

文/梅淑貞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