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法理】立法機構不可超越憲法

: 06/22/2017 - 13:15

就在砂拉越州埔奕區州議席補選將在6月20日提名前3天,古晉高庭宣判行動黨的陳長鋒仍是合法州議員,因此埔奕補選即時戲劇性的打住!

無庸置疑,此判決讓不少朝野政治人物錯愕不已。因為,他們認為埔奕補選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殊不知他們忘記了陳長鋒是不是合法埔奕州議員的課題,不僅僅是少數服從多數的政治課題,更是關乎我國立國之本──三權分立的憲政議題。

陳長鋒是不是合法埔奕州議員的爭議起源於上個月,峇旺阿山區州議員拿督斯里黃順舸突然在砂州立法議會,援引憲法第17(1)(g)條文,動議撤銷陳長鋒的議員資格,因為按照此條文,任何人一旦自願獲得或行使其他國家公民的權益,將失去我國民選議員資格。

當時,也是砂州第二財政部長兼國際貿易及電子商務部長的黃順舸稱,陳長鋒在2010年1月20日取得澳洲公民資格,當時已表明對澳洲的效忠,也登記成為澳洲選民,故陳長鋒已自動喪失我國民選議員資格。

這項動議最終以70對10的比數通過,反對票皆來自反對黨即行動黨和公正黨。

選委會隨即在接獲州議會通知後依法擇定,埔奕補選將在6月20日提名,7月4日投票。

不滿州議會撤銷其埔奕區州議員資格的決定,陳長鋒毅然入稟法庭,挑戰上述州議會決定違法違憲。在聆聽雙方律師的陳詞後,古晉高庭承審法官拿督道格拉斯在6月17日宣判,砂州議會動議撤銷陳長鋒議員資格無效,因此他依然是合法的埔奕州議員。

重申司法獨立和三權分立

法官說,根據聯邦憲法第118條文,州議會並非有權決定陳長鋒州議員資格的機構,議長拿督阿瑪阿斯菲亞也錯誤運用砂州憲法第17(1)(g)條文。該判決再一次重申了我國聯邦憲法立國的兩個重要原則,即司法獨立和三權分立原則。

道格拉斯說,憲法闡明,任何不滿選舉成績者,可以入稟法庭提出申請。州議會對選舉成績沒有表達的權力,也不是有權決定憲法課題的機構。

他說,議長擔當了檢察官的角色,以及沒有準確陳述聯邦憲法第23(1)及24(1)條文,因此,沒有遵守及堅持自然正義。道格拉斯也說,議長沒有讓陳長鋒有足夠的時間和機會為自己辯護,或者考量該選區8899名選民的利益。他諭令此案第一答辯人阿斯菲亞和第二答辯人黃順舸,繳付10萬令吉堂費。

短短的兩個月,我們再次看到我國的司法機構強調司法獨立與三權分立的神聖不可侵犯性。如果說我國司法界最高的機構聯邦法院五司,在一宗關乎土地徵用的上訴案,即士毛月Jaya私人有限公司對壘烏魯冷岳縣土地局的上訴案中,裁定立法機構不可立法剝奪司法機構的司法權,那麼古晉高庭在陳長鋒一案,則嚴正的告誡立法議會不可自己當檢察官與法官,以免嚴重顛覆立法與司法權的分界!

這無疑為我國朝野政客上了一堂彌足珍貴的三權分立與司法獨立等基本的民主政治理論課。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許文思)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