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有此李】狗肉節創新料理

: 06/22/2017 - 13:02

天津本有“狗不理包子”,玉林不妨創出“狗不理狗肉包子”,用狗肉取代豬肉製成,狗兒嗅到是同類的肉都不肯吃,所以是名副其實的“狗不理”。我們平日喝的菜乾豬肺湯,有滋潤補肺之功效,何不也改成“菜乾狗肺湯”,用狗肺來煲煮,希望喝後不會變成“狼心狗肺”。

每年6月,中國廣西省玉林市都舉辦“玉林狗肉節”,像德國的“慕尼黑啤酒節”一樣舉世聞名,路邊販商公然劏狗烹狗,嗜食狗肉的老饕都跑來大快朵頤,但愛護動物組織卻大力反對宰狗吃狗,稱之為“舌尖上的罪惡”。

早前網上傳言,玉林迫於輿論壓力今年將停辦狗肉節,並禁止市內狗肉交易。但玉林市宣傳部回應,狗肉節並非官方節目,乃屬地方民俗,當局未曾出台過禁狗肉政策。那些“吃貨”嘴饞起來又怎能禁得住呢?正是:“狗肉禁不盡,饞風吹又生!”

如要宣揚狗肉節,不妨找中國古代故事中兩個以吃狗肉聞名的代表性人物來做“代言人”。諷刺的是,此兩位仁兄居然都是原本被禁吃狗肉的佛門中人,就是濟公活佛和“花和尚”魯智深了。濟公最愛吃狗肉煲,有道“三六滾一滾,神仙企唔穩”,被喻為活神仙的濟公嗅到瓦煲傳出的狗肉香味,頓時“暈其大浪”,像着了魔一樣。魯智深更狂莽,出家後憋到“悶出鳥來”,從五台山和尚寺下山去喝酒吃狗肉,吃飽還打包一條狗腿上山享用,被其他僧人發現非議時,竟把狗腿硬塞到佛門師兄弟口中,大鬧五台山。

這狗肉節除了吃傳統的“狗仔煲”,其實也可變些狗肉新菜式食譜出來,搞搞新意思,例如炮製“狗肉雲吞麵”,用狗肉燒成狗叉燒,雲吞也用狗肉碎來包,上湯則以狗骨熬煮而成,夠晒創新,還可另設狗肉碎包成的“狗肉水餃”加料。

平時我們吃的薑蔥炒牛河也可改成“薑蔥炒狗河”,把所用的牛肉片換成狗肉片即成。既有牛腩麵,也可創製“狗腩麵”,把所用的配料牛腩、牛腱、牛肚、牛肉丸、牛筋和生牛肉片全部改換成狗腩、狗腱、狗肚、狗肉丸、狗筋和生狗肉片。甚至牛鞭也改成狗鞭,更加強勁!

豬肉為主要材料的肉骨茶,在大馬既可改為Halal的“雞骨茶”,為什麼在玉林不也改成“狗骨茶”呢?同樣用當歸、杞子、淮山、甘草、八角等藥材來做湯底,卻不用豬骨而用狗骨來熬湯,豬腱、排骨、豬肚、豬腸等也改換成狗腱、狗排骨、狗肚、狗腸,從豬肉味變狗肉味,將來“玉林狗骨茶”可能比“巴生肉骨茶”更著名。

天津本有“狗不理包子”,玉林不妨創出“狗不理狗肉包子”,用狗肉取代豬肉製成,狗兒嗅到是同類的肉都不肯吃,所以是名副其實的“狗不理”。

我們平日喝的菜乾豬肺湯,有滋潤補肺之功效,何不也改成“菜乾狗肺湯”,用狗肺來煲煮,希望喝後不會變成“狼心狗肺”。

“魚頭米粉”很好吃,也不妨改為“狗頭米粉”試試。把“依起棚牙”的烚熟狗頭斬成一塊塊煎香,加鹹菜、番茄、生奶、紹興酒煮成湯配米粉。可惜無論怎樣炸,也不可能把狗頭骨炸到像魚頭骨那麼鬆脆而可以嚼個粉碎,最後只好把狗骨丟到地上去給狗啃,變成“狗咬狗骨”。

切薄狗腿子製狗肉火腿

西式食物,也一樣可改用狗肉炮製,例如以“狗肉漢堡包”取代牛肉漢堡包,把狗肉絞碎製成圓形肉餅煎香,夾在漢堡包內加沙律蔬菜同吃。一條狗腿子,也可用機器切成薄薄的一片片,當成“狗肉火腿”,煎香後用來夾麵包吃,相信味道不會遜色於“金華火腿”。

高檔料理有牛扒,也許嗜食狗肉者也想試試“狗扒”的滋味,還各別要求煎至不同的熟度,也可分成Filet Mignon、Ribeye、Tenderloin、Top Sirloin等不同部位,各取所適。我們有頂級的“雪花和牛”,可惜卻沒有“雪花和狗”。

有聽過“狗肉Hot Dog”嗎?如果三文治裡的香腸,是用狗肉取代雞肉或豬肉製成,那就成為最“貨真價實”和“名副其實”的“熱狗”了,真的是用狗做的哩!絕非“掛羊頭賣狗肉”,也非借狗之名賣雞肉或豬肉。如此真狗,豈能不“Hot”?!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李系德)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