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猶太屋主

: 06/22/2017 - 13:02

說開來,身為資深收租婆的那幫姊妹皆覺得咱們走運,屋主居然那麼順攤,肯提早半年跟咱們解租約。不意,那個去交租兼跟房東交涉的小斗,居然理直氣壯似的一點也不賣賬地說:“他還能怎樣,不然?”她爹事後私底下憂心忡忡就說了:“能怎樣?搞不好她姐會被提告毀約賠償。”小斗果然對事態的輕重緩急抓拿不準——涉世未深露餡了。

如今正是學年結束時季,也是租戶流動性最高巔峰時刻。一條街望去,到處是招租的牌子。就在俺還惴惴不安之際,那幫姐妹還補多一刀說:“有些房東可能會前面儘管說好,可後面卻打着另一套算盤,萬一到時沒租出去的話,就會來向你們要求補償什麼的……”大姐呀,老美隨隨便便要求賠個千位數,分分鐘對咱們來說,就會變成萬位數的負擔去了。

月頭小斗去交租時(現金交易可避開稅務問題嘛),俺讓她儘量“放低姿勢”(厚顏地提醒她儘量刷她那張貌似中學生的萌臉唄)。爺爺輩的猶太屋主就說了,過幾天會帶人去看房子。果然,他發佈招租啟事後,立馬就有人相詢了。光是一個週末而已,房東即通知小斗他已找到心水人選了——呼,大家終倖免於難甩下心頭大石。

說真的,其實咱們蠻喜歡這屋子,就不說風水啥,朝東的大玻璃門窗冬暖夏涼又自然採光,一踏入室內那種開朗光亮足以讓人心生舒適。

母女倆禁不住八卦,覺得屋主好像專挑亞洲面孔租戶似的。不得不賊頭賊腦地想,他若租給白人恐怕不方便開口讓人交現金吧。沒的被人舉報稅務局,嘿,哪怕他本身是執業律師恐怕也無謂冒那個風險……咱亞洲人就不同了,一是怕事,二是都能“理解”。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