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宅腐的違和感

: 06/15/2017 - 18:06

老友記直言不諱:你在這裡那裡又有何區別?意下自然是指俺那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宅腐死性。事實的確如此。以本人這種來自馬虎星球,從不精益求精不求甚解慣性,想看想知的所有的人文風情群英薈萃,誒,輕易就被近在眼前兩尺距離的屏幕——“蒙蔽”掉。

世界之小,莫過於小在於WiFi斷網,獨留俺孤單面對黑屏。否則,世界之大,難不成還能有指尖下鍵盤敲不到的地方乎?

俺是個隨時隨地都能無上下限自得其樂的宅婆——嘻,只要不掉線(不幸的是,不管馬國美國,這種不給力事故老常發生)。無論再巨大的環境陌生感,總能在垂眸之際輕而易舉衍生如故親切——隨傳隨到從不打烊。現代還有什麼更具代表性來詮釋“咫尺天涯”麼?世界再也沒有跨越不過的文化鴻溝和隔閡,因為人類終於可以來去自如,自由穿越自己熟悉的屏幕世界也。所以,可以更堅定表示“自我”,不受他人文化改變……嘿嘿嘿,去一貫熟悉的地頭溜達還是衝浪,如魚得水游刃有餘。

然而,就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室外不冷不熱的氣溫,舒適得連懶洋洋的貓兒都顯得不安於室跑出去曬太陽。相較於貓兒,俺的慵懶值稍高出一點,欠欠身子把露台的玻璃門拉開,繼續埋頭在電腦鍵盤上碼字。

忽聽得樓下有兩個大叔在高談寬論,大概深埋坑道過久,一時突懵了起來——怎麼聽不懂他們在講啥的?老半天才回過神來——天呀,原來腦筋黐了線,運轉拐不過去,一心在料想着人家在講馬來話還是什麼的。故而完全意識不到,那是——英語。對這莫名其妙的違和感,只能自己囧囧地無語。

真要說,這恐怕是宅腐族的最大弊病——身在現實,心在二次元。

文/山離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