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吹草動】留守至最後

: 06/15/2017 - 18:00

數年前,砂州政府計劃在峇南內陸興建大型水壩,峇南水壩一旦建成,將會影響到2萬名當地的原住民,多條村落和廣闊的森林將會永遠的埋在水底下。峇南的原住民為了捍衛他們的森林,在異常艱困的環境下,缺乏資源、交通極為不便、受到執法部門與發展公司的威脅,他們仍能以設路障的方式,阻擋工程人員進入施工地,這樣的狀態維持了超過兩年,最終逼得已故前砂州首席部長阿德南在州選前宣佈取消峇南水壩計劃,但原住民還是不放心,擔心這不過是執政黨在選舉前下的虛假承諾。 

在路障裡的留守者沒有回到自己的長屋,他們選擇繼續留守。直到阿德南去年正式刊憲,為取消峇南水壩計劃的決定正式定調。 

上週,我隨着西馬的非政府組織“當今峇南”,再次進入峇南地區,就像每次的行程,一行人從美里坐了將近4小時的車,經歷了一路顛簸不平的路程,來到兩個路障。

我原以為路障應該已無人守候,但原來兩地都有數名原住民留守。水壩計劃不是已經取消了嗎?為什麼還不回家? 

留守者說還是不放心,取消水壩是阿德南的決定,但他今年初因病去世,由阿邦佐哈里接任新首長之位,怎知道他會不會推翻阿德南的決定,再度恢復興建峇南水壩的決定,也因此他們選擇繼續留守。抗爭的路已經走到這裡了,他們不願面對任何失敗的風險。 

土地之子一直被剝奪資源

他們的擔心不是毫無因由的,砂州政府一方面取消了峇南水壩,但其後不久,州政府便正式通過了另一大型水壩工程──巴勒(Baleh)水壩。按照計劃,位於詩巫內陸的巴勒水壩將在2019年開始建造,並在2025年完成。 

大壩計劃是新的,但說辭還是照舊,“砂州的電力需求在急速增加,興建大壩就能吸引工廠投資,也就能使砂州成為先進州。”峇南水壩能被擋下來,顯然全是因為當地原住民的奮力抵抗,而非政府對於水壩工程的態度有何改變。 

“我們不能鬆懈,要是我們走了,把路障撤了,到時候工程人員進去施工,之前的努力便白費了。”與我們同行的原住民大叔,收起了平日那愛開玩笑的神情,解釋他們決定留下的原因。

峇南水壩計劃能被攔下來,是東馬原住民運動裡一場重要的勝利。然而,原住民面對的挑戰仍然非常多,伐木商的肆意砍伐、大型工程造成的迫遷、環境污染使原住民的生活資源減少,以致即使這些原住民在法律上是土地之子(Bumiputra),但在現實中卻是一直被剝奪資源的二等公民。

幸而,他們並未因此屈服,反而努力地捍衛着作為原住民的權利,也為我們保護珍貴的森林與河流。

文/劉嘉美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