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有此李】伊澤流野糞法

: 06/15/2017 - 11:50

近日報章轉載日本《With News》的報導,說有一名專門拍攝大自然環境的67歲日本攝影師伊澤正名,從1974年開始便堅持在野外大便,43年來至少屙了1萬3000次“野屎”。因為他認為現代人上廁所的方式正不停破壞地球,浪費大量紙張;而日本坐廁多設有電動清潔器,因此還浪費電力。至於在野外“開大”,則可使糞便自動回歸大自然土地,充當肥料,使郊野植物長得更茂盛。

在野外“爆石”,當然不是用廁紙揩屁股啦,環保嘛!伊澤正名所用的是最天然的“大自然廁紙”──樹葉。從經驗所得,他還著作了一本名為《糞土思想救地球:來用樹葉擦屁股》的書,裡面詳細介紹用不同植物擦屁股的舒適度。他並自稱“糞土師”,致力推廣“伊澤流野糞法”。

荷葉揩屁股屁眼留香?

嘩!原來用不同的葉子來揩屁股會有不同的感受,未試過者可真的不知!我只知荷葉適合用來包着糯米烹製“荷葉飯”,令飯粒帶來陣陣荷葉香味,吃後“齒頰留香”,如果用荷葉揩屁股,事後會不會“屁眼留香”呢?

華人認為碌柚葉具有去污穢功能,從監牢釋放出來的監躉,回到家中的第一件事,就是用碌柚葉煲水沖涼,洗晒啲衰氣。如用碌柚葉來揩屁股,相信也一樣有除污去垢功效。但碌柚葉面積實在太小了,用來揩屁股難度甚高,要是一個不小心,可能弄到滿手都沾上糞便,宣告“瀨嘢”。

粽葉只宜用來包粽子,若用來揩屁股,因葉的質地又硬又粗糙,會有“鞋熠熠”之感,舒適度肯定等於零。(如用粽葉揩屁股後順手把“米田共”包在粽葉裡,用鹹水草紮緊丟棄在地上,有人見到不知會不會以為是粽子而想拆開來吃?)

黃梨葉更不用說了,又粗又硬之餘,葉的邊緣還帶有尖刺,用來揩屁股恐會帶來“股損血流”的災難性後果。

伊澤公然在野外“屙茄”,卻得付出慘重的代價。雖然妻子一直理解他的行為,但外人不斷向她投訴,她規勸丈夫“收皮”又屢勸不聽,因而承受不了此巨大壓力,最終導致兩人離婚收場。

這位意志堅定的“糞土師”在野外光着屁股進行“大解放”時,經歷過許多磨難,如被蜜蜂叮過,被猴子擲石頭,還差點被毒蛇和野豬襲擊,但他認為最可怕的,是人類。因為:“人類會用異樣的眼光盯着你,把你當瘋子,甚至報警,揚言告你。”

其實在野外“炸東京”的確是充滿壞處和危險的。如果恰好有人路過不小心看到,會“啋啋啋”連聲咒罵,還會連累他人“生眼挑針”。

試想想,你屙到滿地“黃金”,如果有學生團隊到郊野“踏青”,可能會變成“踏黃”或“踏金”,踩屎踩到一腳都是。

當你“方便”時,草叢隨時會有青竹蛇、“飯鏟頭”、“金腳帶”之類的毒蛇出現,在你的屁股或“要害”咬一口,招來後患無窮的無妄之災!

有句俗語叫“捉蟲入屎忽”,但野外有很多蟲,見你光着“八月十五”屙屎,恐有些“逐臭之蟲”,不用你去捉,也會自動鑽進你的“屎忽窿”,帶來種種難以想像的可怕後果。

但最尷尬的莫過於遇上飢餓的野狗,有道“狗改不了食屎”。那隻如餓鬼投胎的野狗聞見“屎香”,會蹲在你身後“吼到實”,你一屙出一條屎,牠就立刻湊前來吃掉,“新鮮熱辣”,吃到舔舔脷。

演完這一招“餓狗搶屎”後,意猶未盡,見你的屎忽窿還沾有一些“糞便殘餘”,本着“食得唔好嘥”之心態,會伸出舌頭,替你把屁股眼上的“殘屎”舔個乾淨,令你省回用樹葉揩屁股這一層工夫。這可真媲美日本先進坐廁那種提供熱水自動清洗屁股的功效!

文/李系德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