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窗外

: 06/13/2017 - 12:43

不懂是念及老娘做了一輩子“孝女”(如今有丁點能力可表達反哺?)抑或天氣實在舒服得讓人在家坐不住,小斗時不時總提議:要不帶你去吃(這個那個神馬的)?當然一番好意會被老娘斬釘截鐵一口拒絕。

老娘是饞不是懶,外食一頓可抵得好些天的住家飯錢;而且,最不情願的就是,得上繳9%的銷售稅和再添最少15%至20%的小費。誒,老娘就是鐵打的住家吃貨死性,不做這種無謂浪費的消費——想吃啥,講!

說上住家飯,自然少不得把大半的時間磨蹭在盥洗盆前——爐前一分鐘爐後老半天呀。一日伴着水龍頭莎啦啦,突轉頭賊賊笑地跟小斗講起一齣N年前看過的歐洲電影。故事講述一群恨透這個無聊無趣乏味家鄉小鎮的中學生。每次上下學巴士路過看到那個小鎮名字的牌子,都一致舉起中指。他們唯一的生活樂趣,幾乎就是同學間的小打小鬧。可是,在一次舞會上已有女友的校草突向女主示愛,但過後又極力否認……閨蜜傳出此緋聞,導致女主成了全校被排斥的大話精……這種冷暴力最後導致女主離家出走……女主的媽媽遍尋不獲,跑去敲鄰居大媽的家。“你女兒不見了怎麼來問我?”“別騙人,我知道你躲在窗後偷窺每個人的一舉一動!”……

重點就是,突感覺自己貌似成了那個鄰居大媽——附近一帶的都被看熟悉去了(囧)。其實也沒啥看頭,最熟悉的風景,莫不過那些遛狗族——以為沒人看到,居然不撿起自己狗狗拉下的手尾。一來二往,有特性的自然而然被記住了。例如,那遛一對狗兒的中年夫妻——其中有隻狗兒是坐在專門的狗兒推車上的……小斗看了說,真偏心。偏心?是指坐推車上的,還是被牽着自由行的?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