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納吉當抗壓首相

: 06/12/2017 - 11:16

納吉坦言擔任首相不啻是全世界一份壓力最大的工作,而他上台以來曾讓他“吃不消”的最大壓力,不知是不是一度面對由前首相敦馬哈迪在巫統內外所展開的所謂逼宮,但也是巫統兼國陣大家長的納吉目前所承受的最大壓力,看來是須擇定來屆全國大選的“良辰吉日”,從而確保布城當權者持續執政。

最近曾獲政府“外聘”擔任人民公正黨實權領袖安華肛交案首席主控官,被標簽為巫統“御用”律師的沙菲宜,遭揭秘網站“砂拉越報告”指控他曾收取由納吉私人戶頭所轉發的950萬令吉(這個戶頭據知是用以接收一馬發展公司1MDB前子公司SRC國際公司的資金),若在反對黨追擊下再掀巨波,可能為納吉是否於今年內提前舉行大選帶來“不確定”因素。

與此同時,日前終於引爆的聯邦土地發展局(FELDA)上市子公司全球創投控股(FGV)疑涉貪腐濫權醜聞,若從政治層面及朝野博弈來看,一旦應對無方或處理失當,恐將衝擊到國陣尤其是巫統於來屆全國大選的選情,或許會更讓納吉“傷腦筋”。

對作為FGV單一大股東(持股34%)的FELDA來說,倘若FGV董事局與管理層的糾紛越鬧越烈,甚至失控的話,不僅會損害FELDA所代表的廣大墾殖民利益,進而削弱他們對FGV乃至FELDA的信心,其結果恐將掀起一場直捲布城當權者的政治風暴。

眾所週知,FELDA墾殖區至今仍被視為巫統的堡壘,而11萬7000戶逾60萬名墾殖民成了國陣的最大票倉;據知在巫統現有的86個國會議席,泰半也就是54席坐落於FELDA墾殖區。

或是因為如此,有跡象顯示,反對黨陣營尤其是土著團結黨正“入侵”FELDA墾殖區乃至馬來鄉區,準備蠶食巫統的所謂傳統票源,希望聯盟寄望於來屆全國大選掀起所謂“馬來人海嘯”,從而成功入主布城。

巫統恐流失墾殖民鐵票

對納吉本人來說,FELDA其實與他有着極深的淵源;1956年7月1日誕生的FELDA,時任副首相兼鄉村發展部長敦阿都拉薩(納吉先父)志在通過FELDA的大力扶助,讓成千上萬的馬來貧窮鄉民開墾土地,擁有土地以獲得合理收入,達致“脫貧”目標;納吉於2004年擢升為副首相,兼任國防部長的他也獲時任首相阿都拉把FELDA分配給他掌管,他當時曾揚言要把“作為我國最大園主的FELDA成為全球化的行動者或全球化的玩家,在國際舞台發光發熱”。

可以這麼說,納吉顯然比任何當權者更珍惜這份敦阿都拉薩所留下的“政治遺產”,也相當了解多年來由巫統朋黨掌權的FELDA的“病源”和“症狀”,但他似乎出自政治考量而諱疾忌醫,或“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因而他被指須對如今爆發的FGV高層內鬥,並扯出連串貪腐濫權風波,負起一定的責任。

儘管反貪污委員會已介入調查,而納吉也委託首相署前部長依德里斯“滅火”,但若受到“政治干預”,隱瞞事實,真相難以大白;若是如此,布城當權者恐將承受所衍生的後果,從而在來屆大選付出慘重的政治代價。

文/劉漢良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