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奇葩

: 06/09/2017 - 12:14

住處附近有兩家日裔經營的花圃(不愧是小大阪呵)。小小的,個別約莫就一間店舖般寬大小的場地,坐落在幾乎全是各種(這“種”字還真是關切到是種族的“種”)各類(主食小食麵食飯食冰食甜食不等)小店舖包圍着。

相比起老美大集團那種財大氣粗一站式的巨型經營(概括了所有關院子的東西,由燒烤爐到戶外傢具、籬笆、建造亭子材料不等,賣的花草果樹固然琳琅滿目,畢竟成了小副題之一),這個純賣花草的小花圃,狀似把這食肆街稱出一道更賞心養目的街景——許多小花盆小擺設也十分日式的工整和小巧。

反正無論咱們去哪間超市打卡,那個路口都是必經之路,所以幾乎是天天路過無償消費大飽眼福就對了。兩間花圃毗鄰緊靠着經營,賣的花草也大同小異,而且在那兒打雜的一律是老墨,說真的,不仔細看一不小心分分鐘就會釀出馮京與馬涼的烏龍事件。

咱老兩口每次走過,嘴巴閒着也就閒着,無的放矢各自發揮後天本能——寫小說啦。一時亂說人家可能是上一代的遺產瓜分成兩份,一時又猜測這兒可能原本就是花圃所在地,其後業主紛紛轉手轉型轉行轉建,最後落得剩下僅存這兩間堅韌不移的……反正不用本也無需求證嘛。

看花看得多,突發現自己好像有點逆向思維——對於越是美艷嬌麗得令人窒息的花,不懂怎麼,越是產生一種不忍目睹的微妙心態。說不上有什麼具體原因,總莫名其妙地有股強烈感覺“漂亮到好像是假的”感覺。像這種簡直是褻瀆上天的“人力勝天工”感覺,不知打從何得來的教育——難不成韓劇俊男美女看太多?又或者“再美麗也終究只能朝花夕拾”接受不來的逃避感?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