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檳城標準”引中資?

: 06/09/2017 - 12:09

當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於2014年3月1日晚陪同為第二檳城大橋主持開幕禮的首相納吉,在上空綻放璀璨煙火照亮檳威海峽的那一刻,共乘開篷巴士馳往峇都交灣之際,他當時不知是否毫不在意這座耗資45億令吉築造的東南亞最長跨海大橋主要是靠中國資金融資,並由中國企業參與承建。

根據資料,全長24公里的第二檳城大橋計劃曾獲得中國進出口銀行提供低息優惠貸款(據知約27億令吉),而由中國港灣工程有限責任公司承建海上橋身工程。

林冠英當時看來也不曾“未卜先知”,在這座以吉打蘇丹及第14任國家元首的名字命名的蘇丹阿都哈林大橋通車3年多後,他及檳州希望聯盟政府積極推展的檳州交通大藍圖(兩岸三通,一個檳城)尤其是海底隧道計劃能否順利進行或須借助中國資金。

在甫於上月25日無限期休會的檳州立法議會會議,三讀通過2017年檳州借貸(銀行與其他財務來源)法案,俾為檳州政府向中國進出口銀行貸款包括尋求資助檳州交通大藍圖而鋪路。

(據了解,檳州希盟政府早於2014年12月16日與中國進出口銀行簽署意向書,但為了回應首相於2016年5月31日來函所作出的建議,因而制訂及通過所需的法案。)

話說自首相納吉於去年11月官訪中國,成功引入合計1436億4000萬令吉的總投資額以來,反對黨陣營尤其土著團結黨和人民公正黨就一再政治化馬中關係,肆意妖魔化持續湧入大馬的中國資金,而民主行動黨和公正黨則一度追擊由中國低息融資550億令吉,但未經公開招標,卻直接交由中國承建的東海岸銜接鐵道計劃。

希盟雙重標準對待中資

或是因為如此,儘管林冠英及其他行動黨領袖不厭其煩地以種種理由包括指稱“前朝政府”也曾引入中資建成第二檳城大橋,藉以正當化檳州希盟政府向中國進出口銀行借貸之舉措,但至今仍飽受其政敵質疑乃至狠批,尤其是反擊反對黨陣營對中資進軍大馬持“雙重標準”,也就是說國陣中央政府引入中資被指控“喪權賣國”及“搶走本地人的飯碗”,甚至被標簽為“拯救一馬公司”及“金援布城當權者”,而檳州希盟政府則自詡中國銀行有興趣借貸給檳州,乃因“對檳州政府理財表現的肯定,同時能增加外資對檳州的信心”,不知可否喻為引入中資的“檳城標準”。

其實,這麼多年來,中資早已參與檳州的大型基建包括直落巴巷水壩、第二檳城大橋及擴建中的孟光水壩,以及中國銀行在檳州復業,而有跡象顯示,行動黨主導的檳州民聯乃至檳州希盟政府是歡迎中資的,也不曾排斥中國企業,但或因基於政治考量,行動黨對中資湧入大馬,尤其是華社熱衷響應的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似乎抱持含糊或冷待的態度與立場,甚至未見對土團黨兩巨頭敦馬哈迪和慕尤丁一再炒作“反中資”議題,進而企圖掀起“反華”的種族主義與極端主義謬論,給予駁斥,以正視聽。

話又說回來,如果外資包括中資在檳州“登陸”不僅未能為檳民帶來實惠,而且有損檳州的“主權”,那麼屆時將無需林冠英號召,檳民必會自動自發地展開真正的“我愛檳城”運動,以維護他們的尊嚴與權益。

文/劉漢良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