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山論劍】藥可命除就糟了

: 06/09/2017 - 12:05

犀鳥報告又再引起爭議,肛交案主狀師費力沙被指控收錢打官司,污衊藍眼幫老大華安。

狀師收錢打官司本來是很正常的交易,但費力沙的背景很尷尬,誰叫他是曲劍派扭計師爺。

其實,費力沙接下有如燙手山芋的華安肛交案時,也早已預料會有這麼一天。兩年前,朝堂尚書巧克力還為他解圍,指他的酬勞不過是象徵式的一千大元。

可是,犀鳥報告卻煞有其事,指控當今武林盟主私下給了費力沙九百五十萬兩銀錢,引起在野幫派的追擊。

火箭幫鋼鐵俠祥伯認為這可是嚴重指控,朝廷需要指示刑部調查費力沙,而藍眼幫更針對此事擊鼓喊告,但盟主仍然老神在在,不為不實傳聞而有所動搖,連都察院也已駁回華安的訴狀。

不洗脫罪名無法當上盟主

顯然,無論費力沙是否有額外收取訴訟費,華安若不坐滿五年的牢獄,朝廷陣線是不會輕易讓他逃出生天的。

眾所周知,華安是喜歡聯盟推薦出任武林盟主的唯一人選,開玩笑要回鍋當盟主的老馬爺也很清楚這一點。可是,華安比誰都清楚,要是他不洗脫罪名,即使安然無恙走出天牢,也無法當上盟主。

犀鳥報告不知葫蘆裡賣什麼藥,在非常時期揭露費力沙收錢打官司,是不是華安的救命解藥,且拭目以待。

文/飛刀李尋歡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