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有此李】賽龍奪錦變耶穌歌

: 06/08/2017 - 12:01

上星期寫過曾到番禺附近的沙灣古鎮參觀廣東音樂館,瞭解到粵樂先驅何博眾和其孫兒後輩“何氏三傑”創作《雨打芭蕉》、《賽龍奪錦》及《餓馬搖鈴》等著名樂曲的故事,撩起了小時候所聽粵曲的有趣回憶。

如今端午節剛過不久,正合細談那首描寫端午賽龍舟熱鬧場景的《賽龍奪錦》。此曲節奏充滿剛勁、渾厚、亢奮的特色,生氣勃勃,猶如賽龍舟時的雄渾鼓聲,聽來令人豪情振奮。有一首古老粵曲《夜戰馬超》,扮演張飛的熊飛影唱出《賽龍奪錦》曲調開頭兩句:“蛇矛丈八槍,橫挑馬上將……”,甚具豪邁氣勢。

徐柳仙唱的《情淚種情花》一開首也是用《賽龍奪錦》的曲調:“男兒為國家,離心兩地掛。夢也,夢也,夢也可憐夢也……見她、見她、見她空是見她……”周星馳主演的《武狀元蘇乞兒》中,演他父親的吳孟達也唱過搞笑版的《賽龍奪錦》:“男兒為國家,條辮冇碇掛。 揈吓、揈吓,我揈吓掹長又彈吓……”令人笑到碌地!(注:“揈”的粵音是“Fing”,搖來擺去的意思。)

最不可思議的是,竟然還有人把《賽龍奪錦》的曲調改編成粵語版“耶穌歌”,歌名叫《上主最榮耀》,歌詞寫得非常貼切順口:“齊來頌讚主,耶穌最善美。頌讚、頌讚、頌讚聲傳萬里,家家也相呼應,讚頌耶穌已獲勝。讚聲、讚聲、頌讚聲齊和應,成就了永生恩典,理當讚頌千聲。萬眾歌聲,石破天驚,賜福眾生世代無限感銘……”

(哎喲,糟啦!我不小心引用了以上這段文字出來,不知會不會又有某大學的講師跑去報警,指控我動搖了他的信仰,企圖引誘他改信基督教?唉!我本身根本都不是基督教徒,若因此而惹來麻煩,就真是冤哉枉也!)

另一首《餓馬搖鈴》粵樂,那跌宕有致的狂野節奏,真的有點像一頭奔馳中的餓馬搖晃着掛在頸項鈴鐺聲響的情景。我最早對這首樂曲的印象,是小時候聽到紅線女唱其代表作《一代天嬌》的這一節:“唉吔悲聲呼叫似鬼調,悲聲呼叫,過峽上山行橋。臨崖遠眺,野嶺悄悄,徒獲得一片寂寥。唉,心驚哥哥佢有不妙,深驚哥哥中計,中伏葬山腰,不死都也難療,金甌永缺,百姓沉淪,葬魔潮……偌若吾兄命殞了,我就算雖生雖生也是無聊,更哀我東晉亡國恨迢迢。”

病染單思三魂都被勾了

但《餓馬搖鈴》樂曲最流行的版本,相信是那首描寫痴情女子對俊俏郎君傾慕而“盡訴心中情”的《歌仔靚》,此曲李燕萍、許艷秋、李香琴等都有唱過,歌詞有點肉麻骨痺:“哥仔靚呀靚得妙,哥仔靚咯引動我思潮。我含情帶笑,把眼角做介紹,還望哥你把我來瞧。哥仔靚呀靚得妙,潘安見了,都要讓你擔摽,風雅別饒,搵通世界咁靚嘅男人,確係少。我為你病染單思愛戀,險送命一條,思君心更焦,三魂都被你勾了咯!嗰種痴心執筆亦難描,一見咗見咗你就情醉心動搖……”

天啊!聽到這個女人如此不顧矜持不怕羞恥地唱出對英俊靚仔的傾慕之情,可能有人會大罵她發花癲、發佬寒、發姣發扽,簡直係“姣屍扽篤,糯米煲粥”!這段豁出去愛到瞓晒身的“痴狂表白”,連六七十年代姚蘇蓉吶喊式情歌中那種不顧女性尊嚴愛到“粉身碎骨”的放縱悲情都望塵莫及!

文/李系德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