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熱水苦水

: 06/06/2017 - 13:08

有關南加的陽光,大致上從民歌到輕重金屬的搖滾樂等,早已被唱得氾濫成災,多加一詞已成陳詞濫調。而所謂的加州女郎,更是一錘定音等於古銅色皮膚熱情比劍利泳衣等陽光女性文化的註解。對於熱衷日光浴的男女美人,南加即是朝聖地之一,偏偏俺這視太陽為天敵的蠟燭宮主,傷不起呀。

先不說那曬下來形同煎皮的火辣辣陽光,水,對,水也是天大個問題。這起因於,前任總統奧巴馬以環保之名,給予裝置和利用太陽能的人稅務抵扣什麼的。而加州素來就是美國的環保前鋒州,更以太陽能發電首冠全球——有的是了無人煙的沙漠區和免費強烈光照。(據悉夏天的死亡谷煎蛋不必火,把蛋直接打在鍋裡放太陽底一會兒就煎熟了。)故而,咱們住處的熱水,順理成章就是由太陽能煮的。

幾個月前正是隆冬臘月,用着源源不斷的熱水稱心滿意地覺得,佔了老天爺的便宜還能賣個口乖稱作環保,十分理想。不意,轉了個頭,這趟回來卻受盡熱水的苦頭——想要沖個冷水涼,天呀,宛如天邊摘星般一點也沒誇張。源源不斷的熱水遂成了虐人苦水。

不禁想起以前,有個家裡也裝置了太陽能熱水器老友。原本喜滋滋以為從此洗熱水澡不必擔心電費,而且洗油膩膩的碗碟白色衣物什麼的,統統可以達到理想化效果。後來卻聽她苦喪着臉呻,大熱天想沖個冷水涼都不行。幸虧馬國的沖涼房是既大又防水,她大姐遂每天盛着一桶兩桶的水隔夜,沖馬來涼沖得不亦樂乎。可惜這裡無法效仿。

可憐,俺那天生基因不良的皮膚哪堪熱水日日虐,這些日子下來,逐漸已顯出蛇皮狀,並發出敏感的紅斑點。(5555,俺要回家……)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