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家風景】粽子

: 06/04/2017 - 18:05

我喜歡過傳統節日,對各類節慶食品都感興趣,不一定愛吃,就是每到過節前總會心癢癢想要做做看。這跟武俠小說裡頭那些武癡,看到武功高強的人總想要跟對方交量一番的心情大概是一樣的。

這種種應節食品中,又以粽子最得我心。粽子雖然是端午節的食品,可長年累月都買得到。其他節慶食品大多是甜食,我不特別愛吃,粽子卻可甜可鹹,變化多端,還有鹹中帶甜,全都非常對我胃口。

平日我會買粽子吃,一顆粽子不便宜,這幾年更是水漲船高,每買一次就覺得肉疼不已。有一陣子我周六都到菜市場去,有攤子出售各類粿子以及粽子,我買一顆當早餐,居然比一碗麵還要貴。裡頭的料不算特別,有鹹蛋黃、蠔乾的還可以更高價一些。

粽子出爐當晚餐

到了端午節前,粽子反而不是想買就買得到,得提前訂購,才能在端午節前拿得到。小時候沒有吃外頭買的粽子,端午節近了,外婆跟舅舅會裹粽子。兩張折疊桌放分放兩頭,中間架上一根長木條,把鹹水草綁好在木條上垂掛下來。粽子所需的各種材料如糯米、去殼綠豆、栗子、蝦米、香菇等全都先泡發炒好,粽葉預先已經泡了好幾天,洗乾淨後瀝乾水放在大面盆上。屋外早就準備好一個洗乾淨的大火水桶和柴薪,等外婆和舅舅動工包完,就起火把粽子放進裝滿水的桶內煮熟。粽子出爐,外婆當晚也不做飯,大家都吃粽子當晚餐,之後再泡點中國茶來喝以解油膩。

外婆的粽子沒有放黑醬油炒米,因此顏色是淺淺的棕色。我習慣吃外婆的綠豆粽,也看慣了粽子不是色澤較深的棕色,看着外頭賣的深色眉豆粽總是不太習慣。後來外婆年事漸高,舅舅一人裹得不多,我吃到的機會就少了。外婆也裹鹼水粽,我們有空就幫忙選米,把白米從糯米挑出來。老一輩人做什麼都自己動手,鹼水粽的紅豆沙自己炒,也讓我們多了機會偷吃炒好還沒用上的紅豆沙。

這幾年一直想要自己裹粽子,我滿腹理論,實戰經驗卻等於零。一日跟朋友聊起,她告訴我粽子該如何如何地包,說得我心癢難當。趁着假日就去買好材料,準備上網找些視頻來學習一下。肉醃製好、粽葉洗乾淨、栗子泡發了,沒想到老二卻生病了。紅眼症遲遲未能痊癒,實在讓人頭疼。但準備好的食材不能丟掉,硬着頭皮把其他剩餘材料全都備好,動手去試試。

裹粽子看着不簡單,做起來也還真的需要經驗累積。剛開始包的一串,長得歪七扭八,拋進汨羅江屈原老先生恐怕也認不出來。後來漸入佳境,畢竟還是經驗不足,綠豆準備得不夠多,後面的只好偷工減料。裹好以後拿去煮,這又是另一種考驗,如果包得不好,會在煮的過程鬆開。我裹了大概40顆粽子,最後僅剩約一半,有些在鍋內散開,有些一提出來就鬆脫繩子掉了下來。無論如何能有這些成果仍讓我高興不已,累積了經驗才能不斷進步,相信來年成果會更好。

文/葉君菡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