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吹草動】媽媽的精神重擔

: 06/02/2017 - 14:45

身邊越來越多同輩女性朋友當母親,她們既享受身為母親那與另一生命緊密相連的甜蜜,但又同時在忙碌的母職(甚至雙職)責任中,一邊想像如何能得心應手,一邊掙扎着怎樣擠出片刻放鬆的時光。 

法國漫畫家艾瑪在作品《你應該講呀》裡,講述一次探訪朋友的經驗,從夫妻之間的對話,道盡不少媽媽們的心聲。

故事是這樣的,有一次,艾瑪探訪她的同事一家,當艾瑪抵達她家時,她正一邊做飯,一邊忙着餵飽兩個孩子,她無暇招待艾瑪:“你先坐坐,自己拿飲料,我等下就過來。”小孩不太合作,媽媽邊哄邊餵食;而艾瑪和同事的丈夫在客廳輕鬆聊天,突然間,廚房裡在煮着的食物從鍋中翻滾起來,瀉滿一地。

艾瑪和同事丈夫衝到“災難現場”,丈夫驚呼:“你在幹嘛?”艾瑪的同事一臉通紅:“你問我幹嘛?!我做完所有的東西,這就是我做的!”丈夫抱怨:“那你應該講呀!我會來幫忙的。” 

艾瑪發現,這是許多新手父母常會遇到的混亂場面,而背後反映的是,當男人期待他的伴侶會主動開口要求他做什麼家務時,男性是把女性看成負責家務的“經理”,而自己就是等待命令的執行員。所以,女性是唯一一個知道什麼要完成、何時要完成的人。 

文/劉嘉美

但,問題來了,單單是策劃與協調工作,就相當於一份全職工作量,而女性不只是策劃,她還是那個要完成與執行絕大部分工作的人。

更為隱而不見的還有“精神負擔”,艾瑪在畫中描繪幾個女性在超市裡,各人的腦海想着不同的事:要記得把棉花棒加進購物清單裡、記得今天到了訂購蔬菜的限期、記得要支付保姆上個月的工資、孩子長高了3釐米,褲子不能再穿、老公沒有乾淨的衣服了、要帶孩子去打針……

打破性別定型從家裡開始

事無大小,都由媽媽們記住、安排、執行、負責,事情繁重又瑣碎,而且沒有結束的一天。一件事情完結,新的事情又來,當中帶來的精神負擔既消耗又持久。許多媽媽以為自己當母親以後,記性變差了,而事實是,她們要記住的、要留意的事實在太多,這些精神消耗卻沒有人看到。 

但公平一點,相對以往,男性確實比以往的世代更願意分擔家務,他們會主動開口:“如果需要幫忙,讓我知道。” 

但艾瑪看到男女之間還是有很大的分別,她以自己為例,當她發現桌子上很亂,她會開始收拾,然後在收拾過程中,發現地上有一塊骯髒的毛巾,她會拿起,放到髒衣服的籃子時;她看到衣籃要滿了,她就把骯髒的衣服拿去洗。在洗衣時,她發現有一堆買回來的蔬菜擱在一邊,她就把蔬菜放回冰箱;打開冰箱,她看到醬料快要用完,她要記得等下去購物時要買回來。終於從整理桌子到完成以上的事,兩個小時就此過去,而更悲催的是,那張桌子又亂了…… 

那要是艾瑪請她的伴侶幫忙收拾桌子,效果會怎樣?他就單單收拾桌子,完畢。其他家事就留待艾瑪處理,這就是她所說的“精神負擔”。這差異不難在許多父母之中看到,而構成這分別的,不是男女的天性有別,而是在從小的教育與栽培中,女性便被教育為如何當一個照顧者,要負責家務事;而男人有相對多的機會去冒險、去發掘外面世界的新奇。

無盡的家庭任務:待清潔的桌子、要購買的日用品不會自動完成,要打破“精神負擔”的不平等分配,首先得承認問題的存在,而男性也同樣承擔起家庭的“精神責任”,不單是執行任務,而是把家務的整體責任與伴侶一起分擔,這也是給下一代一個示範,打破性別定型應該是從家裡開始的。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