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另類“去馬哈迪化”?

: 06/02/2017 - 14:32

在所謂“親生骨肉”被賣掉至今已過了一個多星期,看來且將成定局,此時此刻的敦馬哈迪不知是否還獨自在傷心流淚?

當普騰(Proton)上週三把近半股權脫售給中國富豪李書福的浙江吉利控股集團(Greely)後,這位92歲高齡的前首相因聲稱由他三十多年前在位時親手“接生”的孩子被賣給外國人,而頓感心碎,聲聲泣訴“普騰已經不再屬於大馬人,我們已經沒有國產車了。”

對敦馬及其“死忠”支持者來說,或許會把“賣掉普騰”窄化為布城當權者“去馬哈迪化”,而且絕非是第一次,也不可能是最後一次,以示對他“倒納吉”作出反擊或報復。

無論如何,至今為止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傳來“為數不明”的國人跟隨憤然指控“普騰被賣或許就是國家被典當的開始”的敦馬同聲一哭,泣訴首相納吉因又一次開放中資進軍大馬而“喪權賣國”,以及繼續放行“中國企業搶走本國人的飯碗”。

敦馬疑患“排外症候群”

從某個角度來看,除了聲稱捍衛所謂“國家的驕傲”,其實是維護本身的面子,敦馬這回極度抗拒普騰被“賣”,不知是否與“排外症候群”有關;記得國庫控股注入60億令吉重組,但至今仍“掙扎求存”的馬航(已易名新馬航),於前年12月5日宣佈委任德國人克里斯托穆勒為馬航首席執行員(只任職短時間竟拂袖而去)後,敦馬曾揶揄政府聘請外國人掌舵“才能讓馬航再飛起來”,等於承認大馬人很笨,他更嘲諷不信任本地專才擔任要職的我國,有朝一日將由“白人”當首相。

話又說回來,有關方面長期以來把“土著主義”奉為金科玉律,在各級政府機關、法定機構或政聯公司擔任高職尤其是坐上第一把交椅的非土著寥寥無幾,敦馬怎能一口咬定大馬人“很笨”。

反諷的是,如今與敦馬“你儂我儂”的民主行動黨實權領袖林吉祥當時曾毫不諱言,敦馬須為馬航的困境負起最大的責任,因為他於1994年在“災難性”私營化政策下,讓達祖丁(敦馬的朋黨)收購馬航,結果一手把於上世紀八十年代獲利數十億令吉的國家航空公司搞垮。

再說,政府聲稱基於經濟因素而決定2018年我國不再續辦曾被敦馬自詡他在位時的另一“政績”一級方程式賽車(F1),敦馬即使不會“心碎”,但難免感到“傷感”。

自我國於1999年舉辦F1以來,初期雖確實帶來所謂“F1救經濟”的效應,一方面提高大馬的國際知名度,另一方面藉吸引國內外“賽車迷”到來,而促進週邊旅遊收益,以及開拓其他商機,但近幾年來亞洲F1舉辦國增多,需求量近乎“飽和”,進而分薄大馬站的市場份額,致使觀眾、遊客和贊助商遽減,我國因而考量到承擔高昂的舉辦開銷,卻得不到應有的賽事回酬,所以這項不符合經濟效益,淪為“燒錢”的F1所引發的轟鳴聲,將從明年起在雪邦國際賽道絕響。

或許敦馬感到慶幸,至今仍剩下的“馬哈迪傑作”包括吉隆坡國油雙峰塔、南北大道、吉隆坡國際機場(KLIA)、布城行政中心,不可能被輕易毀掉。

文/劉漢良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