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虛不受補

: 05/30/2017 - 13:01

帶着便當出門上課兼教補習的小鬥,突捎來信息說喉嚨痛。呃,其實昨晚半夜俺也被喉嚨痛醒。看來,該是昨天做那水療喝水不達標,乃至有點缺水份所致——咱母女倆真是虛不受補呀。幸虧那天在E的家摘了許多檸檬,急快煮一煲蘋果檸檬香茅茶,降降火好了。

說老實的,花了那大剌剌數百美元,除了那去角質皮兼按摩部分,算得上有點享受外,其餘的幾乎是白白浪費了。特別是那個小鬥,泡那個三溫暖燙得她哇哇大叫不打緊,沒幾分鐘竟說感到不適有些暈陀陀。俺看她一身一臉成了個紅蝦狀,嚇得急撤了上來。至於那些什麼紅紫外線室、桑拿室,統統熱得不敢領受;在冰房轉了轉,最後母女倆干脆坐在沙發上八掛看人謀殺時間(等待預約的按摩鐘點)。

那天因是母親節顧客多為母女組,不過男人組和夫妻組亦有。顧客都是老外,就數咱母女是亞洲面孔。從姓氏看來,老闆娘該是個嫁了老外的韓國女人。規模不大,所有設備就在一個建築物的地下層裡,人一多就顯得有點窘迫。但落在聖嗒莫妮卡這種黃金地帶,能夠維持經營肯定固定貴客不少。有對大概首次光顧的夫妻,老闆娘大致介紹了下再拿了傳統韓袍予他們,小斗讀了簡介小冊子,悄聲說:“他們是拿蒸屁股的配套。”沒幾他們再走出來隱隱嗅到有陣藥材味,咱倆缺德囧囧地訕笑:“名副其實‘蒸雞’!”

走出來,母女倆對剛才那刷角質皮情景,心有靈犀同感:像被洗光雞——也不好笑人家老外了!

其實,若按咱倆心願,最舒服和愜意的慶祝方式,沒別的,宅在家一手抱電腦一手吃零食——天下無敵樂。但礙於大斗的一番孝心,盛情難卻呀!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