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家風景】你好嗎?

: 05/29/2017 - 14:42

這兩週不是在看醫生,就是在看醫生的路上。一開始是我一週內連續看了兩次專科,婦科醫生是老朋友了,年度婦科檢查時間到了,順帶解決一下婦科老毛病。隨後因眼皮感染長出類似針眼的顆粒遲遲未消,看了兩次普通醫生都拿它沒辦法,又擔心病變,於是到眼科醫生處就醫,隔日再動刀切除。

這樣一去二來,加上之後的复診、拆線、拿報告,醫院診所就成了我這陣子最常拜訪的地方,候診費時費力,病痛倒不是什麼大事,累壞了才是真的。屋漏如果不逢連夜雨就顯得戲劇張力不足,老二跟進看病腳步,先是身上出現少數不明紅點,隔日有增加的趨勢。痘子看起來像蚊子叮咬,可同睡一房的老大卻半顆都沒有。看看情況不太對勁,帶去診所一看,才知道是水痘。又因曾注射水痘疫苗,因此情況非常輕微。

一人感染紅眼症全家中招

再隔一天,發現老二右眼微微紅腫,擔心藥物過敏,只好再度回診,這下不只是連夜雨,大概是下冰雹或傾盆大雨了,醫生診斷她得了結膜炎,也就是紅眼症。水痘不太讓人擔心,家中大人都已經出過水痘有免疫力,老大也曾注射疫苗,就算出水痘情況也一樣輕微,紅眼症則很麻煩,病程很長,且很容易一人感染,全家中招。

醫生叮囑得要小心護理,以免其他人跟着感染,也要注意不讓另一眼跟着感染。雖有過敏性、細菌性和病毒性結膜炎,老二比較像是病毒性結膜炎,眼藥僅僅能舒緩眼睛不適,卻沒辦法讓她快速好起來。作為主要照顧者,我更要小心翼翼,經常洗手。同時還要儘量避免讓兩個小孩一直玩在一起,並提醒他們不要揉眼睛、要洗手。這幾句話唸了幾天快成魔咒,另一方面我眼皮縫針的線仍未拆除,擔心容易感染,另外又要不停清洗消毒毛巾、床單被套、衣服,擦拭門把等,工作很繁瑣,真是心力交瘁。

老二眼睛越來越紅腫,眼淚流個不停。每天用鹽水替她洗眼睛點藥,幾天後不見好轉,反而流出血淚。雖然明知道結膜炎有一定的病程發展,情況去到最壞之後才能漸漸好轉,可不清楚什麼時候才是轉捩點,只好再預約眼科醫生就醫。

幾次去看不同的醫生,醫生開口第一句話問的是:“你好嗎?”醫生給出這樣的開場白,我一下子居然不懂得如何回答。回答“好“,那我們的確沒有什麼必要去看醫生,除非去做例行的身體檢查。要說“不好“,又覺得情況不至於太壞,治療後應該都能痊癒。幾次一聽這問題都愣住了,最後尷尬一笑後再跟醫生說正事。也許醫生只是客氣地問問,我卻過於認真地思考這個問題。

病來如山倒,病走如抽絲。前一天還生龍活虎,病痛一來整個人就立刻無精打彩。病痛需要時間慢慢復原,也是經一事長一智,知道如何防患於未然,懂得病後的照護工作該如何。若醫生再問好不好,我想也能從容答“好”,只要有好轉,再慢都會好起來。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葉君菡)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