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

: 05/26/2017 - 11:55

雪蘭莪蘇丹沙拉弗丁本週一第一次駕臨適耕莊,全程陪同殿下走訪這個“漁米之鄉”的雪蘭莪州務大臣阿茲敏顯得心情歡愉,而隨行的“斷交”希盟和伊斯蘭黨雪州行政議員及州議員據知有說有笑,一團和氣。

全然不能反映雪蘭莪政權當前實況的這一幕,不知是否僅“停格”在雪州蘇丹當天先後參觀適耕莊的“阿嬤的家”、稻田、碾米廠、魚寮、展覽館、加工土產店,並與子民親切交流的那一刻。

就在此行的前一天,公正黨全國代表大會甫落幕,頓使身為該黨署理主席的阿茲敏如釋重負,而在綠意盎然的適耕莊“偷得半日閒”,相信可紓解他連日來一度“繃緊”的神經,有助減壓。

隨着人民公正黨政治局週二開會聆聽阿茲敏對於雪州政局的匯報後,同意接受其解釋,也就是雪州政權須“維持現狀”,以確保雪州政權的穩定,此舉將意味希盟尤其是公正黨當天在雪州蘇丹面前所展現與伊黨“毫無敵意”的和諧,至少能夠持續“定格”至來屆全國大選。

當天也陪同雪州蘇丹走訪適耕莊的伊黨雪州主席沙樂漢曾表明,伊黨無意推翻阿茲敏領導的雪州政權,而該黨將繼續留在執政團隊內,至來屆全國大選才“獨立”參選。

當伊黨正式與公正黨斷交,也意味終結它與希盟的“曖昧”關係,由公正黨主導的雪蘭莪政權是否受到衝擊,包括一度被臆測可能倒台,甚至不排除提前解散以舉行閃電州選舉。

當時一般認為,在56個州議席的雪州議會擁有13席的伊黨預料將退出雪州政權,再加上巫統12席及2名獨立人士全在野,其結果將導致希盟(民主行動黨14席、公正黨13席和國家誠信黨2席)僅佔有29席,而以2個多數議席的弱勢持續執政,所以阿茲敏可能被迫舉行閃電州選舉,以防止一旦希盟不幸出現州議員跳槽而難逃倒台的厄運。

但至今為止,事態的演變看來出乎朝野的意料,伊黨仍堅持其3名雪州行政議員留任,意味該黨無意退出雪州政權。

再者,或因來屆全國大選“在即”,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國陣尤其是巫統有計劃拉攏伊黨,進而顛覆雪州希盟政權。

阿茲敏之所以一再公開強調雪州政權依然安穩,執政班子仍照常運作,也就是所謂的“維持現狀”,顯然是他依據當前的政治形勢而作出的判斷。

怨偶離婚後仍同床共眠

儘管如此,阿茲敏仍無可避免的面對來自公正黨乃至希盟盟黨某方面的施壓,催促他撤掉伊黨的3名雪州行政議員,哪怕是雪州政權受到衝擊;其實,公正黨乃至希盟在這方面並未取得任何的共識,僅選擇“授權”阿茲敏去處理。

或是因為如此,“伊黨在雪州政權的去留”這回的課題在公正黨代表大會並未受到熱議或掀波。

阿茲敏因而滿意這次大會的代表表現得非常成熟,他們的辯論並未質問或要求檢討公正黨與伊黨之間的合作,足以證明該黨為了達致贏得來屆全國大選的目標而不會作出得罪任何合作伙伴之舉措。

由此看來,在來屆全國大選舉行之前,為了保住雪州政權而“各取所需”,希盟與伊黨“離婚”後不得不繼續“同床共眠”,合演一齣“新不了情”,哪怕不叫好也不叫座。

阿茲敏不知是否仍抱着一絲希望,期待伊黨於來屆全國大選可望與希盟再續“前緣”。

光明日報/文/劉漢良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