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吹草動】不平等的醫療

: 05/26/2017 - 11:54

上星期,我到社區的一家診所做例行身體檢查,上午9點不到,還未有其他的病人,我們是第一個“顧客”,醫生還有機會和我們閒聊一下。診所開放的時間頗長,從早上到傍晚,一星期有兩個晚上開夜診,全由一個醫生負責。問醫生:“這樣拚,不累嗎?”醫生回:“這哪裡算拚?對比公立醫院的醫生,這真不算什麼了!”

和醫生同期出道的同學,有的進了公立醫院,經驗久了成為專科醫生。很多人以為公營部門的醫生工時穩定,工作量不會太大。但,現實是,這些專科醫生幾乎沒有下班時間,就算下班了,回到家,工作的電話仍然不離身,保持着隨時候命的狀態。有時候,下班時間以外,還要為病人動手術;即使是大半夜,他們也隨時被召進病房,應付各種緊急的狀況。 

這首先是公立醫院的人手與資源嚴重不足所致。據統計,馬來西亞的人口與醫生比例為每1000人才有一名醫生,而其他國家如英國是每千人有3.7名醫生、韓國2.6名、新加坡有3名。至於病床與人口比例,馬來西亞為每千人有病床1.9張、英國2.9張、新加坡3.2張。 

從以上的數字比較,可窺見馬來西亞的醫療資源比例相對較低。在這次的檳州立法議會裡,有議員提出,馬來西亞公立醫院的專科醫生比例只有20%至30%,而新加坡公立專科醫生比例則達到60%。大比例的專科醫生集中在私人醫院,而公立醫院的專科醫生卻嚴重不足,最直接受影響的自然是病人,在如此緊張的人手下,對有專門需要、長期病患者、重症、有緊急醫療需求的病人來說,便難以得到及時與適切的治療。

醫療變成貧富之爭

而且這也嚴重影響到公立醫院的長遠發展,現時有大量的醫科學生仍在輪候實習機會,這些準醫生需要有經驗的醫生和專科醫生的臨床指導,可是由於缺乏專科醫生,醫科學生只能繼續等候。如果連看診與治療的時間都嚴重不足,專科醫生哪裡還有精神與時間來培養生力軍?

令情況更雪上加霜的還有全額付費計劃 (Full Paying Patience Scheme, FPPs)。自2007年起,衛生部開始推出這項計劃,讓有能力付費的病人,繳付沒有政府資助的全額醫療費,便能在公立醫院享用頭等病床,並可以指定專科醫生以及動手術的時間,無須與其他普通病人輪候服務;而提供全費服務的專科醫生,也能有可觀的額外收入。

公立醫院打破了人人能平等享用醫療服務的原則,而變成誰付得起,誰便能更快更優質地接受醫療服務。近年來政府大力推動的醫療旅遊,更使得本地的醫療服務還要承擔為數龐大的遊客需要,專科醫生由公立醫院流向私人界,如此下去,最終醫療不再是人權,而是貧富之間的爭奪。

光明日報/文/劉嘉美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