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折騰煞老斗

: 05/25/2017 - 21:05

過了個週末大叔便獨自趕回去做工,6月方再過來相聚——真代他難受,又得再折騰了幾十小時的飛程。阿斗姐妹自然嘀咕不已:難不成就是專程護送媽咪過來嗎?哎呀呀,老娘俺還真沒啥正事可做呢——在這裡。

大叔不聽勸押後赴美(他以“改期相等於廢了一張機票的錢”為理由),唉,知夫莫若妻,俺還能不瞭解他麼?其實,在小斗收到大學研究院入學通知書之際,院方還附有個誘人的優渥提議,希望她能在7月開始進入研究室(lab-rotation)。如此一來,院方遂可以立馬生效下放獎學金及醫保;此外,早報到的鳥兒有好房供選擇——因一旦8月正式開學,所有學生一起湧進來,搶租房的競爭就十分激烈,特別是波士頓這種大學林立的地區。

咱倆老鳥遙看小斗老神在在,遲遲亦不見其答覆,只能悶聲地乾焦急。在父母的立場來說,當然她早日安定下來,咱們方可高枕無憂。可裝了這些年的民主父母,這下想要施行鐵腕政策,恐怕釀成“斷腕”的機率更高。老娘俺弱弱地旁敲側擊,而那丫頭依然無動於衷,謂要趁機“浪”一陣子,打算一人到東歐或日本去旅行喎。偶的娘呀——俺叫她作娘的了。

遂推她爹做“民意”代表,不意,她姐卻跳出來“代打”,謂沒必要那麼趕一頭就栽進實驗室云云。一來二往,爹說爹有理、姐說姐有理,最後的結論固然回到:決定權在小斗。但雙方達成一致的共識就是:她留在美國本地“浪”好了,這節骨眼上,以靜待動方為良策。

然,她爹聽她在狂打工存旅費,到底啥活兒能勝過研究院給的“薪水”?在這種情況下,這個女兒控的老竇,豈能不親身來察看一番始能安心,是不是先?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