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開千百度】 我們都是人

: 05/24/2017 - 12:24
在我年輕的時候,我穿Converse、Adidas和New Balance,我泡茶館、漫畫店和書店,我去英法德文化協會看電影,我讀鍾曉陽黃碧雲邁克丘世文鄧小宇陳冠中亦舒李碧華余光中陳輝龍朱天心白先勇黃春明夏宇村上春樹吉本芭娜娜號外雜誌電影雙週刊椰子屋,那時候我就已經過着這一種別人眼中所謂的氣質生活,我也沒有覺得自己跟別人不一樣,我就是喜歡這個樣子,只要我過得很快樂就好了。所以,現在看見文青這一個名詞氾濫成災的時候,也不管那是真是偽是褒是貶都好,我都沒有多大的反應,我不是要對號入座,只是覺得不管你叫我什麼,我本來就是這樣的,只是有時候會覺得好好笑,為什麼人總是喜歡標籤別人。不浪費時間跟別人情緒糾纏像正能量的人和負能量的人,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這變成兩個陣營的對頭人,我覺得正能量的人也會哭,負能量的人也會笑,這是很正常的情緒反應,我覺得就不必區分正負,人就是人,管他是正能量還是負能量,只要不造成破壞或引起別人不安,真的沒有什麼大不了。可是,當成為對頭人時,事情卻變得不單純了,當我說一兩句消極的話時,就會有人說你在散播負能量,當我說一兩句積極的話時,也會有人說正能量會帶來壓力什麼的。既然說什麼都有不同的反應,不如就不理別人怎麼說,你說你自己想說的,看你自己想看的,至於其他人的說法和眼光,那是超出我的能力控制範圍以外的,我睬他都傻,我不想浪費時間跟別人的情緒糾纏不清,真的不值。其實,標籤一個人很容易,因為我們不必負任何責任,像我多年在報章雜誌撰寫專欄,有人會將我歸類為文人,我當然覺得自己不夠資格,只是我也沒有諸多解釋。只是有時候我說髒話時,別人就會驚叫一聲,因為在一般人的眼中,文人是不會說髒話的,當時我會說我是不文人,不文,不雅也。轉頭想想,又是誰規定文人不可以說髒話呢?所以,我們標籤別人時都是以自己的觀點作為衡量標準,只要我相信我所見的我認為我是絕對的我站在我的角度上,我就可以斷定你是什麼人,但是我們如何肯定自己所見的認為的就是正確無誤呢?我想,不管怎麼做都好,都沒有絕對正確這一回事,我現在只是想不要區分太多,我希望我的眼中沒有文不文青,沒有正能量人負能量人,沒有文不文人,沒有男人女人,沒有同志非同志,我覺得這樣會好一點,舒服一些,只要一視同仁我們都是人,就不用再顧慮別人怎麼說怎麼想,我覺得只要我們對待每一個人都是一個“人”的時候,對方開心,我們也開心。(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曾子曰)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