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截到匪車遭劫傷‧病母延送醫身亡

: 06/16/2008 - 16:54
(柔佛‧新山)一名餐館助手凌晨放工返家驚見患病母親口吐白沫,趕緊跑出屋外求救,怎知卻截停到一輛匪車,車內4名男子不管他的呼求,將他擄往墳場痛毆一頓後,搶走財物。傷者過後負傷走回家,但因傷重而昏了過去,結果母親因延誤就醫,病發身亡。間接遭無良匪徒趁火打劫害死的婦女符仁友(63歲)生前患有糖尿病、高血壓和氣喘。據悉,她育有4名兒女,其中年紀較長的女兒和兒子在嫁娶後,定居新加坡,剩下她與兩名兒子馬進坤(39歲)和馬成方(36歲)相依為命。被載往墳場洗劫今日(週一,16日)凌晨3點,馬進坤返回士姑來東方花園漢遮巴52路一間雙層廉價屋後,發現母親口吐白沫,在召不到德士下,他只好跑到外面找人幫忙載母親去醫院,怎料卻截停一輛匪車,車內有3名印度人和1名華人。馬進坤被4名匪徒載往離住家約1公里外的五間店中華義山後,對方對他拳打腳踢,還脫掉他的衣服搜取財物,搶走他剛領到的薪水。據瞭解,馬進坤遭匪徒打至全身受傷,他被迫光著上身負傷走到家門口就不支倒地,直到清晨6點,一名女鄰居準備出門上班時,才驚見他躺在屋外大門。當時,傷者的幼弟馬成方則如受驚嚇般坐在一旁不知所措。女鄰居獲悉傷者遭人毆劫,而他母親因延誤就醫不治後,即刻向其他鄰居求助及報警。她還說,馬成方的反應向來比較遲鈍,他可能遭受到很大的驚嚇,不知道向人求助,只能呆坐在一旁等受傷的哥哥醒來。馬成方受詢時說,他無法說清楚母親是如何病發的。遭匪徒毆打20分鐘青年肺部肋骨斷2根傷者馬進坤目前在新山中央醫院留醫,經醫生檢驗,證實他的腦部並沒有傷,惟他靠近肺部的肋骨卻斷了2根。馬進坤憶起事發過程時說,幾名匪徒亂拳攻擊他,他也不清楚被打了多久,預料有20分鐘左右。他被打至臉青鼻腫後,一度昏死過去,清醒後才忍痛步行回家。“匪徒搶走了我剛領到的510令吉薪水及一台手機。”匪車是黑色國產英雄警掌握車牌追緝4匪馬進坤在送院前,曾向警方透露匪車是一輛黑色國產英雄轎車。警方已經掌握匪車車牌號碼,惟必須進一步查證號碼的真實性。士姑來奴沙再也警區主任阿都拉茲週一受詢時說,匪徒攻擊傷者時並沒有使用任何武器。警方目前援引刑事法典394(傷人搶劫)條文調查此案。另一方面, 他也證實,匪徒是3名印裔和1名華裔男子,目前警方正追緝匪徒行蹤。感應女主人不測狗兒發出哀哭聲死者符仁友養在屋外的狗,疑感應到女主人遭遇不測,一直發出哀哭的聲音,令人聞之鼻酸。符仁友的遺體在週一上午9點被搬上棺材車時,原本在屋外沒有“出聲”的狗,此時卻發出嗚嗚的哀嚎聲,似對主人的離去感到依依不捨。死者體弱多病平時收鋁罐賺錢傷者馬進坤在新加坡定居的大哥馬益坤(41歲,煮炒頭手)指出,母親符友仁多病,大約病了兩年,不過母親平常還會跟弟弟馬成方一起拾紙皮、鋁罐等,以便賺取額外的收入維持生計。他說,進坤為人憨厚老實,才會誤以為4名匪徒會幫忙找救護車,結果誤上匪車而不置知。據他瞭解,搶劫及毆傷弟弟的3名印裔匪徒年逾30歲,唯一一名華裔匪徒則20餘歲。曾做過洗碗女工健康不好才拾荒維生死者符仁友曾經做過剪線頭及洗碗女工,惟因老花眼,加上健康每況愈下,近年才以拾荒維生。死者鄰居指出,符仁友平常騎腳車四處拾荒,但最近兩天卻足不出戶,相信是身體不適。據死者大女兒馬藍妹(44歲,電子廠女工)說,母親身體不好的時候,都會自己到附近的診所看病、拿藥。“我和大弟都有各自的家庭,所以只能每隔一兩個月回家探望媽媽。我原本打算週三回家看她的,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她說,兩個弟弟進坤和成方都未婚,成方雖然比較遲鈍,但還能工作。“他之前曾經失業一陣子,但最近已找到餐館的工作。”馬藍妹提到,母親和弟弟現在住的2房1廳的房子,是她在16年前買給家人住的。由於經濟情況不允許,兩個弟弟都不曾學騎摩多或開車。
光明日報‧2008.06.16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