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獨處面對自己‧可享親密真實感受


: 2008-05-12 22:05:48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 從小到大, 我們都努力學習和他人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但卻不懂得和自己相處,結果慢慢聽不見自己內在的聲音,越活越孤單。心理學家表示,人們要學會聆聽和面對自己的真實感受,才會活得更快樂,並擁有更親密的關係。這可以通過學會並享受孤獨獲得,因為只有在一個人獨處時,人們才能真正面對自己、懂得自己的真實感受。台北大學社工系副教授楊蓓說, 人一出生就要裝可愛,那是一種生存能力。例如父母帶小孩出門,遇見長輩時就要稱呼對方,不然就會被認為沒禮貌、不懂事。可是,小孩心裡可能會想:“我又不認識他,為何要叫他?”她在題為“孤獨,親密和自由”的講座上說,懂得親近他人者討人喜歡,會有很多朋友,更重要的是建立自信,心裡的榮耀感就出來了,那也是一種價值感。不過,為了擁有良好的人際關係,我們學會討好和取悅別人,贏得了讚美,卻忽視了自己的真正感受。
孤獨時享有自由“我們從小就學會戴面具做人,當面具越戴越多時,我們逐漸遠離心中真實的感受。口是心非慢慢變成習慣,要命的是我們無法拿下面具,還以為‘那張面具就是我的臉’。”她續說,若戴著面具又能平步青雲,人們就無法知道自己的內在感受。午夜夢迴時,那些感受一一浮現,人們便難以適從。楊蓓舉例,參加舞會時,若發現自己和周圍的人不搭調, 便會覺得孤單,曲終人散後,孤單的感覺更濃厚。一個心理學家說,當人開始孤獨時便享有自由,但那滋味並不好受。鼓勵與自己相處“孤獨和親密是連體嬰,一體兩面。當面具與自己的世界越來越遙遠時,就會產生寂寞。寂寞是一種訊息,提醒我們不曾擁有自己的真實感覺。”她說,社會鼓勵人們建立人際關係,但卻沒有鼓勵人與自己相處。當一個人不與人親近,別人會說你怪或視為“神經病”。事實上,人需要學習和自己相處,才能知道自己的真實感受。孤獨從來就是人的資產,而非拖累,因為裡頭有你自己真正的聲音和感覺。愛人需勇氣和負責任分享憤怒勿戴面具楊蓓也是心理學家,她指出,人與自己相處時,會有一種很溫柔地陪伴自己,並有溫暖的感覺。每個人都要找出與自己相處的方法,如練書法、寫日記、走路等,可以哭、笑、傷心、可憐等。她重申,當你知道如何和自己相處時,內在會長出“勇氣”。很多人愛自己的孩子、伴侶,卻羞於告訴對方“我愛你”。其實愛人需要很大的勇氣,因為愛人的背後是負責任。表白後,不管對方同不同意,接不接受,你都能接納,顯示親密關係的界限是很清楚的。她表示,人與人很真實地相處時不需要戴面具,把自己很真實地呈獻出來,包括憤怒也是可以分享的, 這不會破壞親密關係,因為你知道憤怒是你自己的,不會拿憤怒傷人。真實感受被忽略婚姻易亮紅燈楊蓓說,一個人結婚後,因為要扮演各種角色,比如一個女子結婚了,是太太、媳婦、女兒和媽媽等,根本沒有自己的時間,很容易陷入心理問題而沒察覺,最後可能引發心理疾病。她表示,現代有很多人不要結婚,寧可單身;他們享有愛情,卻不要有小孩,因為不用扮演很多角色。她指出,結婚後要扮演多重角色,這些角色背後有許多責任和義務。責任和義務之中有許多挫折感,盡了責任和義務,親密關係會加分,相反則會減分。這個過程會使人與自己的真實感受越來越遠。她表示,有的夫妻過了五六十歲才鬧離婚,是因為“受夠了,孩子也大了。在一連串角色的磨練下,現在的我要愛自己,不會再有‘停損點’(stop-losspoint,意即將損失幅度限制在可忍受的範圍內)。”她說,離婚的高峰有幾個,其中一個是年輕夫妻,婚姻狀況是“互相上當”,所以要離婚。另一個則是中年夫妻,因為彼此受夠了,連罵人的默契也磨出來了。人與人之間都需要親密關係趨多元化楊蓓說,人終其一生都需要親密關係,不僅是兩性、夫妻關係,還包括人與人之間的親密關係等。她指出,台灣“921大地震”時有許多人失去家人親屬,對親密關係來說是很大的衝擊,幾分鐘之內,變成一個人孤零零地,人會變得很脆弱。“當時我和證嚴法師在災區幫助災民。師父出現在災區時,災民都跪在地上,不停地流淚。師父於是握著他們的手,陪他們一起頌經。”她發現,災民的臉色轉變了,淒苦的表情緩解了,她也感到內心產生一種“很軟的感覺”,她相信在場的所有人都有這樣的感受,大家都浸潤在這種氛圍中,悲傷變得沒那麼濃重。臨床案例自行走讓情緒有出口莫名病痛自然痊癒楊蓓也分享一個臨床案例,顯示一個人若無法找到自己,會活在莫名的病痛裡,按心理學說法為“身心症”,即心理上的毛病引發全身病痛。一旦患者學會面對自己後,便可痊癒。一個50歲的婦人全身病痛,但查不出病因,於是她尋求心理輔導治療。醫生教她每天單獨到公園走10圈,不許和他人說話,從小到大都很聽話的她照做。第九天後,她竟邊走邊哭,連續哭了幾天,發現身上的病痛好像好了一點。走了2個月後,身上的病痛逐漸減少,開始康復。她去覆診時說,她愛上走路了,因為她從來不知道走路可以讓自己這樣好。事實是,婦人盡心盡力扮演妻子、媳婦、女兒和媽媽等角色,就是沒有做自己;身心承受很大的壓力,身心負荷不來,藉病痛來抗議。當一個人走路時,是和自己相處、對話的時候,可以傾聽自己內心的感受,懂得自己的需要,情緒自然有個出口。
光明日報/良醫‧報導:唐秀麗‧2008.05.13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