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半盲‧男友迎娶‧少婦戴假眼珠亮麗見人


: 2008-05-06 21:05:52
(吉隆坡、詩巫)32歲少婦中三時遇上一場嚴重的交通意外,造成手腳折斷、眼珠破裂,並在醫院昏迷了7天,心跳還一度停頓。經過搶救後,少婦雖然活了過來,但是右眼卻從此失明,沒有了右眼珠。當時被譽為校花兼活躍於舞台的她,獲知噩耗後晴天霹靂,心情直墜谷底。還好,男友沒有離她而去,並在數年後迎娶她,給予她最實際的支持。自此,她對生活不言棄,並開始接受戴假眼珠的事實。即使假眼珠會在舉手投足間掉落,她也不尷尬,若無其事地將眼珠拾起、抹淨,再戴上,所有的歧視都已化為愛了。這名來自砂拉越詩巫的華裔少婦姬絲(Grace),十多年來做過逾12次的大小手術。手術的皮肉之痛,她感受不到也無法去感受,因為她對手術已沒了感覺。姬絲憶述,十六七歲時,她一個人騎摩多在馬路上奔馳,一輛貨車突然從分岔路駛出,把她撞得飛彈起來,還好隨後而來的司機目睹案發經過,及時把她送入院急救。
包機飛古晉搶救她在詩巫醫院昏迷了7天,看了9個醫生,還一度踏入鬼門關,幸好醫生奮力搶救,令已呈平線的心電圖重新跳動。當時她病情危急,隨時都會沒命,主治醫生建議她的家人把她轉送到古晉醫院,因為那兒有較先進的醫療儀器及優秀的醫藥專才。她指出,當時醫生表示,要把病情危殆的病患從詩巫送到古晉,唯一可行法就是航運,還要包下6個機位。“雖說只包下6個機位,而不是整架飛機,但是這筆費用也蠻嚇人。為了籌措包機費用,家人只好東借西湊,還好最後湊足這筆錢,讓我獲得求救的機會。”姬絲憑著堅強的意志力,熬過了這場戰役。醒來後的她手腳已被駁回,但是一得悉自己右眼失明時,她整個人呆了,半年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還不時亂發脾氣。眼窩變淺常開刀“半年後,我發現自己恢復知覺了,也開始對周遭的一景一物有了認知。那時醫生建議我戴假眼珠,我卻聽不進去,長年累月把自己關在家裡。直至兩年後,我發現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開始找人做假眼珠,然後進行多項眼科手術,以讓假眼珠可以隨著視神經轉動。”戴上假眼珠的姬絲,又恢復當初的亮麗模樣,因為假眼珠看起來很自然。很可惜,只要眼窩變淺,假眼珠就無法擠進眼眶,每兩三年都要到整形診所接受眼窩加深手術。這些年來,手術已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家人男友助活下去做直銷重新走入群眾中學時代,姬絲是名校花,愛唱歌、跳舞及游泳,追求者非常多。但是一次的交通事故,讓她失去了這些美好事物,還好家人及男友不離不棄,讓她有活下去的力量。甫於今年才重新走向人群的姬絲,坦言是接觸了直銷業才有這類轉變。以前她都窩在家打理家務及看顧小孩, 平時不大敢接觸外人。“很多人都說直銷業不好,以前我也有這種刻板印象,很抗拒直銷。直至去年服用了某間公司的保健產品,發現真的有效,才真正投入這個行業,也因此變得有自信。”現在她毫不介意別人知道她戴假眼珠,言談間還把假眼珠摘下來,把玩了一會兒,又把假眼珠置入右眼內。原來,假眼珠猶如隱形眼鏡,每天早上要戴上,入睡前就要除下來。初配戴眼周圍潰瘍假眼珠常掉落嚇到人剛配戴假眼珠時,姬絲是邊戴邊哭,因為假眼珠會在轉動時和眼肉相互摩擦,導致眼眶四周發炎紅腫,而每一次的轉動,都像在潰瘍部位撒鹽,痛得她死去活來。為了治療眼肉潰瘍的問題,她看了很多醫生,也服食了林林總總的抗炎藥,但是問題依舊存在。直至去年,她服用了一種特制果汁後,眼肉終於不再發炎。盡管如此,假眼珠還是常出狀況。有一次她和同事在外喝糖水,突然假眼珠掉入紅豆湯內,嚇到附近的人士。又有一次,姬絲在外吃面時,眼珠不聽使喚地滑落到地面。她只能彎下身,循着眼珠掉落的方向去尋找,結果在溝渠旁找到了假眼珠。“當時我只能用紙巾把假眼珠抹淨包好,拿回家洗乾淨再用。別人的閒言閒語我無法理會,我只慶幸假眼珠沒有掉到溝渠內,不然不知該怎麼辦。”假眼珠當教材3子女乖巧演藝佳育有2男1女的姬絲表示,孩子小時常指著她的右眼,問她眼睛是否壞了,那時她就會認真回答,指自己不聽話,結果弄壞了眼睛,藉此向孩子帶出正面的訊息。“我常對孩子說,做人一定要乖,不然就會像媽咪的眼睛那樣。這一招很管用,3個孩子都很乖巧,而且都遺傳了豐富的舞台表演細胞。當然,要成才就不能忽視後天的栽培,我常給他們才藝培訓。如今孩子們除了唱歌跳舞俱佳,詩歌朗誦及各語文演講樣樣皆行。”雖然姬絲不說,但從她的言談中可以看出,她一直很希望孩子能延續她未完成的心願,走她想走的路。
光明日報/良醫‧報導:唐秀麗‧2008.05.04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