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姐:向科拉松學習‧我準備當女首相


: 2008-04-24 10:04:19
從一名女醫生、飛上枝頭成為副首相夫人;一夕之間,卻從最高處跌落,成為階下囚的妻子;接下來,被迫從男人背後的女人,走到政治前線,當上人民公正黨主席,進而國會議員、國會反對黨領袖,再從一名母親升任為外婆,拿汀斯里旺阿茲莎的人生路猶如雲霄飛車。不過,外表溫柔內心堅毅的旺姐從中學會了活在當下,奉獻社群的哲理。這位走過人生最低潮的女性,已作好準備迎向可能是人生最高峰的時機──出任大馬首位女首相。《光明日報》“敢敢問”與旺阿茲莎貼心交談,旺姐一路走來道路並不平坦,如今以更加堅定的腳步迎向美好明天。接受具挑戰生活問:1998年,安華被控雞姦案及瀆職案後,你從副首相夫人變成階下囚的妻子,再成為黨主席、國會議員及國會反對黨領袖,你在這段期間的心情是怎樣的?答:我曾夢想當一位“普通女人”,只要成為醫生幫助病人以及相夫教子就心滿意足,但是和安華結婚後,這普通人生的夢想破碎了。安華令我平淡的生活變成緊張刺激的雲霄飛車,每一天的生活充滿挑戰性,令我十分害怕,後來我終於領悟,一個人活在世間,必須有所貢獻,所以接受一切。我曾是一名眼科醫生,志願是造福患有眼疾的病人,婚後我繼續這份工作,但是安華在1995年成為副首相之後,我順理成章成為副首相夫人,被迫停下醫生事務。因為許多病人都是我的好朋友,當我發現再也沒有時間跟進他們的病情,既然不能盡心照顧病人,索性放棄這份工作。“脫下醫生白袍後,是我最傷心的日子,當時我躲起來,哭泣了2個星期,因為我沒想到副揆的妻子是如此忙碌的,每天需要應酬和輔助丈夫,生活得十分壓力。”安華被控期間,我每天到法庭聽審,可是家中還有6名子女需要照顧,那時我的大女兒努魯才17歲,最小的孩子才6歲,整天奔波在家庭、黨務及法庭,真得不知如何是好。公正黨在99年大選贏得5席,我以為這個黨開始步上軌道,詎料,在2004年大選,只剩下她一個人留在國會,盟友民主行動黨和回教黨又鬧不和,為了調解雙方,令她的責任和壓力加劇。(聽旺阿茲莎娓娓道來,雖然已是過去的事情,但仍然可以聽出她心中的幾許無奈和徬徨)只想平淡過生活問:你的願望是什麼?答:我只想平淡過生活,做一位好醫生和好媽媽,可惜上天不讓我走在平坦的道路上。將辭職讓路安華問:你在選前表示,若成功衛冕峇東埔,一旦安華恢復參選權,你將讓路給他,現在依然如此嗎?答:我已準備辭去黨主席及峇東埔國會議員,讓安華重返國會,公正黨31位國會議員也有共識,大家明白若不是安華效應,他們不會輕易取勝。最近,格拉那再也國會議員羅國本也告訴我,他有意辭職,讓路給安華。不貿然進行補選問:公正黨何時會製造補選給安華,哪個選區?答:現在不是補選的最好時機,因為民聯執政的5個州屬還未走上軌道,貿然進行補選可能產生反效果。安華競選一定贏問:安華出來競選,勝算有多大?答:我對安華很有信心,如果他出來競選一定會勝,我只是對選舉委員會缺乏信心,因為他們不透明和不公正,我有證據證明一位選民的名字在選民冊出現多達47次。每逢安華出來演講, 都有成千上萬位民眾捧場,這些人都是會投票給他的選民, 近期更有數千位來自興都權益委員會的印度人加入公正黨。我能勝任當首相問:安華曾說,若他來不及成為國會議員, 一旦民聯執政之後,會由你來當首相,你覺得自己有能力勝任嗎?答:成為女首相是一項大挑戰,我曾是醫生、癌症基金以及回教婦女組織的主席等,要執行首相職務應該不成問題, 我估計自己能夠勝任啦。不會以強悍治國問:如果妳當上大馬第一位女首相,請談一談妳的治國理想?答:我會以菲律賓首位女總統科拉松作為學習對象,因為她性情溫柔、舉止穩重,最重要的是對國家政策具有遠見。我很愛笑,性格也十分溫柔, 但不表示我很懦弱, 我覺得身為領袖不一定要像男人般強悍才能治國,最重要是保持個人性格,科拉松就是很好的例子。流華裔血有錯嗎?問:有人叫囂,擁有華人血統的你不能擔任首相,你認同嗎?答:流著華人的血有錯嗎?我國2位前首相也不是純馬來人,許多人都知道第一任首相東姑阿都拉曼的母親是泰國人, 以及第四任首相敦馬哈迪有印度血統。我的外公是來自馬六甲,信奉回教的峇峇,後來她的母親嫁給巫裔父親,根據歷史,馬來人也是從中國雲南遷移到馬來半島的,而明朝公主漢麗寶也曾遠嫁馬六甲蘇丹,血統絕不是成為首相的條件。不鼓勵孩子參政問:你和安華是人民公正黨的靈魂人物,你會否鼓勵孩子參政?答:我認為政治太殘酷, 因此從不鼓勵6名孩子參政,讓他們自由選擇自己的方向。不過, 除了27歲的長女努魯依莎之外,其餘5名孩子對政治沒有興趣。曾反對努魯競選問:為何努魯出來競選?為了幫父親安華鋪路?答:不,起初我十分反對努魯競選班底谷國會議席,我曾提醒她極可能會落敗,因為她的對手是原任議員兼部長級人馬的拿督斯里莎麗扎,對方的經驗及勢力並非新人可以應付的。可是,努魯固執地說“即使會輸,我也要上陣”,當我看到女兒的勇敢,決定支持她的決定“投票日當天,我在峇東埔的計票站聽到努魯報捷的消息,鄉親父老也替我高興。”阿都拉積極改變問:談談你對首相阿都拉的看法。答:伯拉是一位好人,我不忍心批評他。我十分認同阿都拉的3項最新宣佈,包括提供司法危機中被革職的6名法官,善意的退休金賠償、設立晉升法官委員會以及讓反貪污局成為獨立機構,顯然他積極改變,一改以往不當的領導作風。雖然這些都是他在4年前的大選承諾,人民等待很久了,不過遲來的改革,總好過沒有,我們期待他有良好表現。和阿都拉是世交問:首相阿都拉是執政黨領袖,你則是國會反對黨領袖,預料在國會中會掀起連場舌戰,那麼你倆私底下的關係如何?答:其實我們兩家人原來是世交,伯拉不但是我父親的好朋友,我們的祖父更是知己,當我還是大學生,伯拉還是政府官員,父親常帶我去他的家,所以我和這位長輩十分熟絡。許多人希望從我口中,聽到批評伯拉的言論,但是他始終是我的長輩。首相做得好續支持問:這邊廂安華喊話,民聯將在1年內取代國陣成為中央政府,那邊廂安華又說支持阿都拉執政,絕不在國會投不信任票。為何公正黨自相矛盾?答:如果阿都拉做得不好,民聯會取代國陣的政權,直接改革國家,若是他有能力改善國家,民聯將繼續支持他的領導。國陣擁有簡單大多數議席,我們尊重阿都拉是國陣主席,不會為了批評而批評。採訪手記談政治一臉沉重談烘麵包一臉欣喜當人人都說旺阿茲莎極可能成為我國首位女首相,我以為她是一位女超人,在採訪過程中,我發覺她和每一位大馬人一樣,背負著壓力、無奈和情緒。談論政治,她一臉沉重,提起生活,她滿臉欣喜,空餘時間,阿茲莎喜歡在家中烘焙麵包,她說:“在高溫烘烤之下,麵包的香味洋溢在整間屋子,令我忘卻許多煩惱。”原來她在多年前買了一個烘焙機,只要將所有材料倒進去,4小時之後,香噴噴的麵包或蛋糕就出爐了,然後就和安華及孩子一同分享,當孩子參與校內舞台劇, 她會親手為孩子縫製一頂帽子, 這位媽媽和你我的媽媽都是一樣的。只不過,她的際遇讓她一點都不平凡。旺阿茲莎檔案年齡:55歲黨職:人民公正黨主席選區:檳城峇東埔國會議員專業:眼科醫生旺阿茲莎記事簿‧1980年與安華結婚‧1993年成為副首相夫人‧1998年安華瀆職罪入獄,由副首相夫人變成階下囚之妻‧1999年代夫上陣,中選檳城峇東埔國會議席‧2004年成功在峇東埔守土‧2008年蟬聯峇東埔國會議員,出任國會反對黨領袖科拉松簡介主婦當上菲女總統科拉松(Corazon Aquino),是菲律賓的第11任總統, 也是菲律賓首位女總統。科拉松原本是一名平凡的家庭主婦,因為擔任反對黨領袖的丈夫阿奎諾在1983遭暗殺身亡,而投入政治活動,1986年,菲律賓人民舉行和平示威,將當時的菲律賓總統馬可斯推翻下台,科拉松因而被推上總統寶座。科拉松於1992年卸任。現年75歲的科拉松,於今年4月被診斷出罹患結腸癌,接受化療。
光明日報/報導:洪國川‧2008.04.24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