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詩傑不為大選‧黑白不分

: 02/05/2008 - 21:36
大選將至,傳聞四起,一些是洩露出去的風聲,一些則是故意放出來的煙幕。這都是司空見慣的事。其中有一些有關馬華副總會長拿督翁詩傑的傳聞。例如,不久前盛傳他將移師到武吉免登國會選區,挑戰民主行動黨的方貴倫。如果傳聞屬實,這將會是一場矚目的選戰。以翁詩傑的分量,確是有可能勝出。除了這項傳聞之外,也有消息指他將出任衛生部長。總之傳聞此起彼落,是真是假,令人疑惑。對於坊間的種種揣測和流言,翁詩傑堅持做回原來的自己,對於不平事件,即使對方同是國陣成員黨,他還是“敢敢講、敢敢說”,這就是老翁的真性情。這一期《大選敢敢問》,邀請翁詩傑談談自己的動向,以及為我們大略分析選戰局勢。不為傳言耿耿於懷問:近來流傳你可能到武吉免登區上陣的消息,引起了關注,你怎麼看待?答:政治天天有傳聞,我們總不能因為別人的揣測而耿耿於懷。然而,讓我感到意外的是,預測的燃燒引發選民對我的關切。不少選民都關心這個問題,問我這件事。無懼流言照常工作問:有些人認為派你到武吉免登區上陣是一石二鳥之計,你勝了固然好,輸了也正好把你除掉,你怎麼看?答:這好像馬戲團走鋼索,下面沒有安全網。選戰來臨,媒體、政治圈和朝野政黨都會放話點燃起預測,純屬政壇的常態。我認為從政者應該腳踏實地,不要老是被各種揣測流言影響,不然前前後後幾個月,選區工作都不必做了。全力為班丹區備戰問:你可否談談自己的動向?會不會真的移師到其他地方上陣?答:我覺得很奇怪,最近忽然重燃去年的傳聞,指我要去武吉免登、直轄區等。實際上這段日子,我在班丹選區已全面投入備戰狀態。政府近日宣布增建的華小中,其中一間搬遷的小學就是落在我區,而有關推動搬遷的工作已經做了1年。這些工作很大程度上提供了相當明確的線索,看來是沒有所謂移師的跡象。隨時接受更換選區問:如果真的要換選區,你會不會接受?答:一個從政者任何時候都得面對可能出現的變局,但是站在黨立場,從選戰佈局考量,任何政黨都不會打沒把握的仗。即使是調兵遣將,也不能沒有最基本的部署,除非是沒有打過選戰的人。原區上陣不會輕敵問:如在原區上陣,是你熟悉的地盤,你是否更有把握?答:雖然是熟悉的地方,但是我不會掉以輕心。我有去了解民情,雖然沒有去全部的地方,不過在絕大部分地區都辦了“詩杰與民有約”活動,以了解人民的情況,最小規模的那一次都有50人出席,多則達數百人。大選難防被抽後腿問:在大選即將來臨的時刻,馬華安邦再也區會因劉錦明事件,而公開抨擊你,你會否擔心在大選中會有人抽你後腿?答:任何時候,我們都不能排除抽後腿的情況出現。針對有關事件,我說“只關是非黑白,不關個人恩怨”。我選區的夜市小販多達200人嗆聲投訴馬華市議員,利用市議會的方便立下條件,要更新執照必須成為小販公會的會員,繳交年捐,才能獲得更新。我在公在私都需要解決這問題。第一,要確定是否有包庇,我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害怕面對事實,我只是把有關的備忘錄以中文唸出來而已。當時,我需要立刻表態,不能認同這件事情,而且這一切都與馬華無關。不為勝利違背良心問:當地的巫統區部某些人也因為一些利益問題,而對你有所不滿,這個時候發生這種事,會否影響你的選情?答:我們不能因為要顧忌大選得失而暫停對真理的認同,不能因為要在大選勝出而昧著良心把黑的說成白的。當所有問題浮上台時,身為人民代議士就不能迴避,必須要面對,民間有問題就應該正視,不可以掩蓋,這是基本做人的態度,從小父母就如此教導我們。未到政黨輪替階段問:目前是吹反風,你會擔心反對黨的強攻嗎?答:以前也曾經吹過反風,這並不是第一次。你留意反對黨領袖的言論,他們也只是說要否決國陣三分二優勢,所以說即便吹反風,他們也認定他們還是要持續做反對黨,還沒到政黨輪替的階段。選民投票抒發民怨問:一般預測在反風之下,馬華及民政黨會受到影響,輸掉一些議席,你怎麼看待?答:行動黨一定會強攻馬華和民政選區。當他們靠反風多勝幾席,意味著馬華多輸幾席。可是,人民是否想過這會使華基政黨與巫統的實力差距進一步擴大?一些選民要通過選票來抒發民怨,可是,別忘了之後還是要面對現實,日子還是要過的。選民投票應看政績問:那麼具體而言,你希望選民以怎樣的心態投票?答:選民必須檢視有關政黨和候選人的政績和理念,還有他的執行力。所謂執行力,不只是發表文告,看垃圾巡溝渠而已。新選民意向待鑑定問:你認為這一次的選民與2004年的選民會有什麼差別?答:這一屆有新選民的湧現,不過新選民的投票傾向有待鑑定。增建華小非派糖果問:教育部最近批准增建及搬遷華小,有人指這是大選糖果,你認同嗎?答:反對黨患上了大選症候群,每一樣東西都聯想到大選糖果。如果這是我們應得的權利,可以紓解民困,為什麼不要?難道說,就因為指這是糖果而不要?在他們心目中,說這是糖果不如說是酸葡萄更為貼切。而且,馬華並不是大選才來做這些工作,幾乎所有黨員上下、基層、國州議員都一直在收集資料。要增建和搬遷不只是信口開河,需要數據和人口結構及社區所需的資料,不能急就章。這些都需要長期的努力,只是最後的決定權在教育部,由他們來作最後的裁奪。增華小為馬華加分問:在這個時候,教育部宣佈增建及搬遷華小會不會為馬華加分?答:希望可以。我們不是要求功勞,但希望華社能明瞭。盤點表現有待改進問:可以總括一下你這幾年來在選區的工作表現嗎?答:我有不斷帶動自己選區的人文建設,如教育素質、人力資源等。還有,加強選區人民對大專院校,升學管道的認識,以及增加學額和獎貸學金。另外,我也走訪選區,了解人民的問題。如果是屬於自己權限範圍內的民生問題就直接處理,其他則需移交給州或市議會解決。今天我回頭看,還是覺得自己有所不足,這就像我寫文章一樣,今天看回以前的文章,發現有多處需修改。最重要的還是做好自己本分。不猜測誰接任衛長問:有傳聞指你一旦大選勝出,可能接任衛生部長?答:我不會對虛無飄渺的東西作無謂的幻想,更何況委任內閣部長是首相的權利。我不作猜測。採訪手記敢怒敢言本色不變翁詩傑在之前有一個廣為人知的稱號──“獨行俠”。不過,從馬青總團長到馬華副總會長,翁詩傑也開始有了一些改變。“獨行俠”的形象漸行漸遠,不過,敢怒敢言的本色還在。他三番四次對一些不公現象嗆聲,惹禍上身。他或許可以對事件噤若寒蟬,然而性格不允許他那樣做。如此性格,固是一股清流,讓人激賞。我有時想,翁詩傑的個性或許與他的文人氣質有關。傳統中,文人總是有氣節的,就如現代意義上的知識分子一樣。然而,文人與政治不易協調,這也在某種程度上解釋了為何翁詩傑難以做到八面玲瓏、面面俱圓。即要保持文人的原則與氣節,又要在殘酷的政治現實中實踐理想,是一件困難的事。翁詩傑選擇了這條路,祝福他能走到最後。翁詩傑檔案姓名:拿督翁詩傑年齡:52歲家庭狀況:已婚,育有3女黨職:馬華副總會長、馬青前總團長官職:高教部副部長、班丹區國會議員
光明日報/報導:張慶祿‧2008.02.05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