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蹲論已懲罰我10年‧蔡崇繼求戰郭素沁

: 02/17/2008 - 20:45

( 吉隆坡) 馬華士布爹區會主席蔡崇繼在1999年大選因為發表“站蹲論”,結果得罪女性候選人,從而令他慘敗在民主行動黨女強人郭素沁手中,甚至在上屆大選另派候選人上陣,也無法收復失地。對此,蔡崇繼希望選民能夠再給他一個機會。

“我已經承認犯錯,難道就不能再給我機會嗎?一定要殺無赦嗎?10年的懲罰還不夠嗎?”

據了解, 馬華今屆大選有意委派女候選人上陣,以與已在士布爹建立了強大根基的郭素沁來場“柔性對撼”,以爭取回上兩屆大選流失的女性選票。

由於蔡崇繼一心一意希望在今屆大選重做馮婦,以一洗當年敗戰的頹氣,因而對馬華可能空降候選人,感到不是滋味。事實上,布爹區區會更為他而搞了一場聲援大會。

蔡崇繼告訴《光明日報》,他已承認自己的錯誤,如果大家還是不原諒他,他也認了。

不過,他相信,華社是有包容之心的團體。

不滿女兵空降

他指出, 如果黨中央擔心“站蹲論”影響選票流向,或認為派女性上陣會佔優勢,他認為效果“並不全然”。

他解釋,如果是兩名女將上陣,相比之下,郭素沁在當地已服務兩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至少有政績為證,選民要選女性候選人大可以投給郭素沁,而不是毫無感情、毫無政績的天兵。

“天兵就等於是空白一張紙,區會不認識她,選民對這樣‘新產品’的品質一無所知,教人民怎樣去選她。”

蔡崇繼坦言,如果黨中央執意派天兵上陣,他只能說這不是最好的決定,除了無奈,只有奇怪的感覺。

“選舉是非常嚴肅的事,候選人必須經過磨練,一步一腳印走來。”

不過,他強調,即使黨真的派出天屎,他也絕對不會杯葛,依然會遵從政黨的決策。但他卻不敢保證區會黨員會否為天兵助選。

他坦言,他目的處境非常尷尬,因為本身受到區會人士推薦上陣,但另一邊廂卻傳出將有天兵空降。

對士布爹社團組織的聲援舉動,蔡崇繼感到非常感動,尤其在這段非常時期眾人對他的情誼相挺,更是他從政最大的收穫。

“如果時不予我,至少我還年輕,有的是時間。”

陳元虎:若崇繼不上
可考慮我這個本土

作為蔡崇繼候補的直轄區公共服務及投訴局主任陳元虎表示,如果黨中央不要讓蔡崇繼上陣,還可以考慮他這名當地人士,不一定要出動天兵。

陳元虎坦言,他在上屆大選時積極地挽回女選民的信心,更強調身邊最重要的兩個人是母親及太太,他可是絕對的尊重女性。


你知道嗎?
博士因站蹲論敗陣

1999年大選,馬華士布爹區候選人蔡崇博士繼遇上當時還是行動黨“新丁”的郭素沁,他在一項交流晚宴上發表演講時提及:“我是男,郭素沁是女,我是站,她是蹲的”及“我不清楚郭素沁的碩士有沒有拿到,不過,博士和碩士本來就有一段距離……”。

結果,選民對蔡崇繼的“站蹲論”非常反感,覺得他抬高自己來貶低女性尊嚴。

雖然蔡崇繼過後曾公開道歉,但其言論成了他的致命傷,導致他在該屆大選喪失許多婦女的票。郭素沁為此以2萬8657票中選,蔡崇則贏2萬3457票,他更因為這番言論而導致他無法在2004年大選時上陣。

光明日報‧200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