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野黨1對1單挑‧檳國陣力拼選戰

: 02/13/2008 - 20:16
第十二屆全國大選對檳州國陣而言,將是州國陣主席丹斯里許子根博士領軍以來,所面對最嚴峻的挑戰,可以預見的是,這不是一場輕鬆的戰役,但國陣相信可以在有驚無險的情況下過關,繼續執政檳州。自許子根於1990接任檳州首席部長以來,檳州國陣在過去3屆大選(1995年,1999年及2004年大選)都取得非常輝煌的成績,尤其是在2004年,檳州民政黨在競選的10個州議席中,取得100%的勝利,更讓民政黨在這次大選中背負守業的艱巨。近一兩年,國內發生的不少課題,一般都認為將會衝擊華人及印裔選票,因此,檳州國陣要繼續取得近100%勝利並不容易。檳州向來都是朝野兵家必爭重地,每次大選都會成為全國的焦點;今年,在野陣線在公正黨顧問拿督斯里安華強勢主導下,已達成一對一的協議,因此不會出現類似2004年三角戰的局面,而使這次的戰役成為國陣與反對黨的一場背水之戰。整合力量,一對一的對壘國陣,表面上是對反對黨有利,但實際上,如果反對黨無法掀起更強大的反風,要一舉拿下檳州執政權或否決國陣2/3的優勢的可能性很微小。就拿2004年的大選為例,檳州有1國3州(峇都交灣國席,峇眼達南、武吉淡汶及雙溪檳榔州席)出現三角戰,除了武吉淡汶州議席之外,其他有三角戰的選區,若把行動黨和公正黨選票加起來,還是和國陣的候選人有一段不小的距離,因此顯見反對黨若無法借題發揮,在檳城掀起反風,採取的兩線制策略還是無法扭轉整個對國陣有利的局勢。以峇都交灣國席為例,若把兩個反對黨的選票加起來,還是和國陣相差二千多票,雙溪檳榔方面,兩黨加起來的選票,國陣仍然可以輕鬆的憑三千多張多數票取勝,由此可見,一對一未必有利反對黨。對檳州馬華來說,它最大問題並非沒有服務選民,熟悉馬華的人都知道,馬華是非常草根的組織,服務選民方面都做得比較出色,目前最大的問題還是黨內候選人的鋪排是否可以讓所有基層及領袖接受,並在黨團結及國陣的勝算為大前提下,全力的配合確保馬華候選人中選,才是最關鍵的因素。如果馬華高層站在“新陳代謝”的角度出發,大膽採用新人取代三屆老將,會不會引起反彈的情緒而出現扯後腿的憂患,卻是值得黨高層去關心的。如果仍然由原班人馬上陣,同樣也會引起黨內中生代和新生代的反彈,同時,也勢將影響年輕一代選票的去向,因此在換與不換之間,已經使馬華陷入進退兩難的局面。馬華以黃陳為主的領導層,若可以平定各區部及地方上的恩怨,憑著馬華草根形象及服務牌,相信還是可以保住一些議席;但在國席方面,可能就沒有這樣樂觀,尤其是在多項不利國陣的課題爆發後,再加上國投反對黨的情緒發酵,馬華可要當心一些被列入灰區的國會議席。反觀民政黨在2004年已經完成新舊交替的程序,相對的沒有多大的內部矛盾問題,唯一比較令民政黨擔心的是要如何保住作為政治心臟的檳州政權。2008年大選,被視為民政黨力保政權的一役;這也是許子根上任黨代主席後首次帶領黨作戰,面對反對黨的來勢洶洶,及國陣某些成員黨對首席部長職虎視眈眈的內憂外患下,就更加要小心翼翼的應戰。民政黨所被分配到的1 3州席和4國席當中,升旗山國會和旗下的丹絨武雅,在謝寬泰和許子根多年經營下,對民政黨而言已經是一個固若金湯的選區。此外,共有6州席是才任一屆的議員,他們分別是峇都蠻區吳竟誠、班台惹雅區黃萬河、柑仔園區汪天來、峇都蘭樟區吳洑安、植物園區柯為雄以及亞依淡區章志偉,這6人在過去4年的服務表現也不差, 民政黨有很大機會可以守住這6席,但要提防國陣傳統危險區峇都蘭樟區和植物園區的反風。大致上,民政黨在檳島處於比較穩定的情況,反觀威省的情況就不能讓民政黨領袖感到樂觀了,當中比較危險的選區是峇都交灣國席以及武吉淡汶州議席。尤其是武吉淡汶州議席,上一屆大選爆發三角戰,結果是由民政黨賴秋福以一千多張的多數票擊敗公正黨的吳慶發和行動黨候選人黃耀中,但如果把兩大反對黨的票數加起來,反而是倒勝民政黨62張。這次大選,少了三角混戰,國陣是否還會繼續坐享漁人之利,頗值得關注。至於由吳秀麗把關的武吉丁雅和杜乾煥穩坐的馬樟武莫州議席,相對之下就比較穩。民政黨的黑區丹絨國會議席,相信還是新人磨練的平檯,這次大選多數票若能減低,也算是輸少當贏。
光明日報‧2008.02.13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