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亮劍:安華,我不是番薯

: 01/26/2008 - 19:04
當年安華被馬哈迪委為副首相的時候,他很紅,因為他以後有可能會當首相。後來安華被馬哈迪打到牢籠裡去的時候,他更紅,因為他是大馬史上第一個可能有斷袖之癖的副首相。接著安華在扣留期間被前總警長打到眼睛一邊黑的時候,名氣再提昇,紅透半邊天,尤其那張半邊熊貓眼的照片已成國際焦點,在大馬政壇也列為經典。再後來安華清清白白的出來了,但是當年對付他的仇人馬哈迪在巫統大會上一輪哭哭啼啼後,隔年便從內閣出局了。安華無法報舊仇,只好帶著昔日被冤枉時的餘輝跑全國搞局,籌劃一次又一次的擾民大集會,期望混亂的改革訴求可以推他進國會。但是4月行大選才有可能有大喜,3月大選安華未戰就先斃,受困於法,安華竟要中選的公正黨同志讓位,4月後辭職製造補選,以讓他上陣競選證明實力。唉,又是搞局。他還說,如果公正黨執政,將降低油價、釋放所有內安令扣留者和提供免費大學教育。降低油價?政府津貼國油的錢還不是一樣來自人民的稅收;釋放內安令扣留者?他們之中誰是好人誰知道?至於免費大學,省了吧,還不是一樣會玩固打。人為的補選,是絕對的勞民傷財,更是把選民當番薯,絕對的污辱,如果安華出這招,我才不信真有人類叫好。
光明日報/光明亮劍‧文:東邪‧2008.01.26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