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婦守家顧失常夫癱兒‧三口“不見天日”3年【籌足,停止籌款】

: 01/23/2008 - 20:44
(巴生訊)一名青年因車禍癱瘓,胸部以下的部位失去知覺,後來生殖器又因細菌感而需切除保命,失去男性象徵的他13年來只能躺在床上度日。命運坎坷的青年父親患上精神病,患有高血壓的年邁母親被迫辭工全程照料兩父子,這些年來一家人僅靠青年的保險賠償金過活。青年的父親之前因常出外鬧事被打,近兩三年來妻子唯有將他“軟禁”在家, 避免他惹事生非。母親對兩父子寸步不離,幾乎足不出戶,一家三口過著“不見天日”的日子。癱瘓躺床13年來自直落玻璃的陳建勝(35歲)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披露,他於22歲時發生車禍,昏迷了四五天,後來雖撿回性命卻已癱瘓,13年來只能躺在床上面對四面牆。他說,2002年生殖器官部位因細菌感染而切除保命,由於當時下半身已癱瘓沒知覺,因此接受醫生的建議。在陳建勝發生車禍前,現年70歲的父親陳德福因公公去世時,在靈堂與其他兄弟姐妹發生爭吵,後來不知何故就突然變得瘋瘋癲癲,經醫生檢驗後證實患上精神病。“父親在患病後,常偷溜出門惹事生非而被人毆打,更有一次有人拿刀揚言要砍死父親,幸好在母親的求情下對方才作罷。自此後,母親就不再讓父親踏出家門。”現年65歲的母親黃亞妹在建勝車禍後,為了照顧瘋癲的丈夫和癱瘓的兒子,只能選擇辭工照料兩人,一家三口在這13年來,只依靠兒子的保險賠償金過活。黃亞妹的視線一刻也不能離開兩父子,沒必要她都不會出門。即使情況急迫,出門也只能在住家附近, 而且一下子就要趕回家,擔心兩父親在家裡沒人看顧會出事。黃亞妹育有4名女兒和3名兒子,但其中一名女兒已送人,其她3名女兒則有各自家庭, 生活同樣捉襟見肘,無法在金錢上援助;另兩兒子則失蹤,她已四五年沒見過兩人。靠保險金過活半年後恐斷炊陳家一家三口13年來僅靠陳建勝的32多萬令吉保險金過活,但這筆錢目前僅剩約3500令吉,預料只能多撐六七個月,保險金用完後,一家三口或將面對斷炊的窘境。陳建勝表示, 他每月有350令吉的社險和300令吉的慈濟慈善金補貼,但一家三口的每月開銷約1100令吉,包括藥費、租金、水電費、雜費、日用品及膳食費等,入不敷出。目前,每月需從保險金戶口提出至少500令吉,僅剩的3500令吉,只夠他們維持六七個月而已。目前,巴生德教會紫生閣婦女組,也正協助他們申請福利金。利用癱瘓苦況鄰居拍照募款騙錢陳建勝車禍癱瘓後禍不單行,生殖器要切除、朋友離他遠去, 連協助辦理保險金手續的律師也獅子開大口,從他原本逾47萬令吉的賠償金扣除了約14萬令吉,令到手的賠償金僅剩32萬多令吉,令他深深體會“落井下石”的滋味。此外,也有鄰居利用他的苦況,假意上門問候,實則拍下他的照片到外募款騙錢,把公眾的捐款占有己有。陳建勝雖只能在輪椅上坐兩個小時,但他為了幫補家用,曾坐著輪椅四處兜售彩票,結果不只被人打搶,細菌感染的部位也進一步惡化,最終只有放棄工作。陳建勝需每天定時清洗傷口,開始時聘請的護士竟一次收費100令吉;母親為了節省這筆開銷,趁護士清洗傷口時偷偷學習,學成後就不再聘請護士,由母親自己清洗。兒子染菌切生殖器母天天打掃患潔癖陳建勝的母親黃亞妹談起丈夫兒子的遭遇眼眶泛淚,她形容兩父子“一個5歲、一個3歲”,不好好看顧會容易出事;她也擔心日後她若比兩人早離世的話,該如何是好?另外,黃亞妹因懷疑住家過於骯髒而導致兒子細菌感染需切除生殖器後,變得更注重居家整潔,每天不斷打掃和清理,住家幾乎一塵不染,兒子形容她已患上“潔癖”。黃亞妹的雙手也因長期沾水、每天為兒子清洗傷口,導致手掌心嚴重脫皮見肉,令她痛不欲生,但為了兒子依然硬撐下去;她曾試過戴手套卻因雙手不靈活而作擺。13年靠電視與外界聯繫陳建勝的房間裝有一架冷氣機、抽風機及電視,但這並不是奢侈用品,冷氣機和抽風機是要確保建勝的房間保持清爽,否則容易細菌感染;電視則是他唯一的“朋友” ,這13年來只靠電視與外界“聯繫”,否則就真正的與世隔絕了。陳建勝的住家是在廟地,廟主像徵性收取每月50令吉的租金,他於10多年前利用兩三萬令吉的保險金,蓋起一間簡陋的木屋,總算有瓦遮頭;在這間木屋,睡房是陳建勝的空間、客廳是父親的天地、廚房則是母親的天下。
光明日報‧2008.01.23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