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生是死?家人悲痛無盡頭‧小菘升人間蒸發12年

: 01/06/2008 - 19:22
12年前失蹤的男童小菘升,當年只有7歲,如果他還在世上,已是19歲的青年了。再過幾天,就是菘升失蹤12週年,可是至今沒有人知道菘升到底去了哪裡,是生還是死。這些年來,國內發生了無數孩童失蹤事件,當中許多孩子平安回家,也有不少孩童慘遭毒手,教家人傷痛萬分。可是,小菘升事件卻是最為撲朔迷離的懸案之一,當年整個社會所發動的全國尋人運動,竟找不到一個孩子。如果小菘升確實是死了,家人的傷痛終會成為過去,但他猶如人間蒸發,迄今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留給家人是永無盡頭的悲痛。迎來每一個農曆新年,都是家人最傷感的季節。1996年1月12日,來自巴生蘭花園的鄧菘升剛就讀小學,開學的第二個星期,他已開始適應快樂的上學生涯。就在這天放學的傍晚,菘升在華小食堂等候學生巴士時,突然失蹤。小菘升失蹤後,家人屢尋不獲,最終驚動了社會人士。政黨團體和民間組織發起罕見的大規模尋人行動,家家戶戶的門前、路上行駛的轎車德士,都貼著尋找小菘升的海報。警方也盡一切所能全面發出尋人啟事,大馬郵政公司則首開先例,協助印製小菘升的尋人海報分發到全國各地,但結果是令人失望的。希望多次幻滅由於當時的尋人行動教無數國人牢牢記住小菘升的臉孔,友族同胞也記著這名華裔小童的名字,雖然事隔超過10年,但不時還有人提起小菘升。期間,有人向報章透露,在某國家、某地方、某時間看到小菘升的蹤跡,甚至有人驚爆小菘升四肢不全在別的國家乞討。據報料者說,他在泰國邊境發現一名貌似小菘升、四肢不全的男童,疑是遭人肉販子集團操縱,成了路邊乞童。菘升父親鄧桂林對於這些“情報”一次一次的失去信心,一次一次的面對希望換來的痛苦,直到麻木。“我們還在學習復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現年已62歲的鄧桂林歷盡傷痛,如今心情平靜,不再抱著任何希望。通靈師指已逝世《光明日報》兩年前通過知名通靈師為小菘升批命,而通靈師異口同聲指小菘升早已逝世,鄧桂林說:“早在八九年前,我們心裡都有了譜,知道孩子已離開人世了。這是沒辦法的,家人被迫看開點,身邊的親友也勸我們放下。”但是,他依然不會為菘升進行超度儀式,因為他已很大年紀,而超度需要花費一大筆錢,他們負擔不來。“除非真正看到兒子的遺體,才會決定為兒子超渡。”3通靈師為菘升批命“1998年已不在人世”2006年9 月29日,《光明日報》要求3名從台灣來馬的通靈師為小菘升“批命”,他們看到人間蒸發的小菘升的照片後,便直指這名可憐的孩子在1998年間已不在人世。當時,記者先把菘升的照片給風水師陳銘村、命理師王煒午和靈療師呂太太觀看,但還沒交上鄧父所提供的菘升生辰八字,3名通靈師就說“這小孩已死了,找不回來了”。指壽命生來就不長記者打算讓他們再三確定,準備出示小菘升生辰八字時,大師竟直說不用看,小孩應該在1998年時去世。他們指菘升是意外死亡,而不是被殺害,死因是頭部受傷。他們過後依菘升的生辰八字推算,指菘升本身的精神有些異常,命格兇相。根據紫微斗數,他命中帶有3個煞星,這孩子的壽命生來就不長,是一位很不幸、很可憐的孩子。以下是《光明日報》記者當時與3名通靈師的對話:記者: 這小孩迄今已經失蹤了10年,他還能被找到嗎?(記者把小菘升的照片給3名通靈師觀看,還未出示小菘升的生辰八字)呂太太:觀世音菩薩告訴我,這小孩已死了,找不出來了。陳銘村和王煒午點頭說:“小菘升沒有希望了”(過後,記者才出示小菘升的生辰八字)陳銘村:不用看了,我看他的面相,他應該是在八九年前去世了。王煒午:沒錯, 應該是1998年死亡。記者:他是怎樣死的?是被殺害嗎?在哪裡死了?陳銘村:這一點我不能肯定。呂太太詢問身邊的兒子,兒子說:他的頭被敲破,流了很多血。他死時只有10歲。記者:是誰敲破他的頭?他是被人謀殺嗎?呂太太:應該是意外死亡。記者:他當年是否被人拐帶?陳銘村以小菘升的生辰八字進行測算:這孩子本身的精神有些異常,命格凶相,根據紫微斗數,他命中帶有3個煞星。呂太太:這孩子的壽命生來就不長,是一位很不幸、很可憐的孩子。台灣知名婦運戰將施寄青:我相信,很多人祈願這小孩還活著,所以還是抱著希望。但他已經不在了,他的家人應該為他超度。指朱玉葉案半年偵破通靈師批算未必準3名通靈師言之鑿鑿,可是他們的批算未必準確。他們在2006年9月斷言,朱玉葉遭姦殺案的兇手會在半年之內落網,但是,朱玉葉案並未偵破。人們在十多年來祈願鄧菘升還活著,所以一直還是抱著希望,而命理師王煒午、風水師陳銘村及靈療師呂太太為小菘升的命運提供一個虛無的答案,雖然讓許多人失望,但也間接讓人們開始放下這個心頭包袱。可是,朱玉葉遭姦殺案至今未偵破,這是否意味著3名通靈師只是信口雌黃?小菘升失蹤之謎,到底要等到何時才能解開?菘升的父母鄧桂林夫婦已經退休,與另一名兒子過著平靜的生活,不願再接受訪問,也不想再提起菘升。即將來臨的農曆新年,他們只想擺脫這個夢魘,傷口已經結疤,就當一切痛苦都沒有發生過。
光明日報‧2008.01.06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