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檔案‧警救肉票揭案中案‧5外籍綁匪連環幹案

: 12/02/2007 - 19:52
《光明X檔案》推出綁架案系列之際,不幸抑或巧合,吉隆坡竟發生一宗貌美女郎遭綁架及使用提款卡提出6000令吉贖金的案件。不幸中之大幸的是,女肉票最終安然獲釋。這起綁架案讓人聯想起7年前所發生的另一宗“奇案”,因為綁匪也是用肉票的提款卡,取走超過1萬5000令吉的款項。警方偵破匪窟救出肉票,卻揭發這5名外國綁匪竟涉及另一宗綁架案,而且肉票已經慘遭殺害復燒屍。警方將這起案中有案的綁架事件帶上法庭後,庭上驚爆更戲劇化的內情,最終只有兩名被誤殺罪成。5名匪徒綁架獲救肉票的案件出現“陰差陽錯”的發展,由於綁匪與肉票之間可能發生違反自然的性關係,最終他們全部無罪釋放。2000年1月29日晚上9點左右,51歲的電腦分析員周某(姑隱其名)到姐姐位於依斯邁花園的住家吃了晚餐後,就沒有回家,隔天也沒有上班。周某的同事隔天早上接到一通陌生人的來電,對方自稱是周某朋友,指周某有急事要到新山,所以要請假兩天。 5綁匪不同國籍周某同事覺得事有蹊蹺,兩天後仍不見他回來上班,決定報警。警方到周某家調查,發現他家裡非常凌亂,似被人搜索過。警方調查周某的銀行戶頭時發現,在他“失蹤”的5天以來,銀行戶頭被人提了1萬5000令吉。警方通知各銀行留意這個戶頭,一旦有甚麼風吹草動,就馬上通知警方。2月4日早上10點15分,貪得無厭的綁匪再次出動,警方迅速採取行動。提款者有兩人,他們從巴生一家銀行提出3000令吉,警方追蹤這兩人直到他們回到隆市,待時機成熟,在班底峇魯路馬來亞大學入口處逮捕這2名巴基斯坦籍嫌犯。警方馬不停蹄拉隊到怡保路5英里國都花園一個組屋單位,逮捕另外3名外國嫌犯,並救出當時被五花大綁的華裔男肉票。這名肉票周某就是被盜提款項的銀行戶頭主人,雖已51歲但還是單身。 5名外國籍綁匪來自不同國家,3人是巴基斯坦籍、1人印度籍和1人緬甸籍。除此,警方也起獲嫌犯最後一次提出的3000令吉、周某的提款卡,還有一輛靈鹿轎車。不過,警方發現這輛轎車車主不屬於肉票,也不屬於5名綁匪的任何一人。資料顯示,這輛轎車也不是報失車輛,追查下去,警方赫然發現靈鹿轎車車主是在同年的1月31日失蹤。這名車主比周某遲了兩天才失蹤,但是周某獲救,而車主卻變了一堆骨骸。警方於2月15日凌晨3點才在5名綁匪的帶領下,到烏魯冷岳朝往加影公路的一個偏僻地點找到一堆人類殘骸,揭發另一宗綁架撕票案。收工宴後遇綁燈飾店經理遭撕票燒屍被燒屍毀跡的遇害肉票是當年28歲的周國輝,他是一家燈飾店的銷售經理。他原本來自馬六甲,中學畢業後就加入這家燈飾公司,由於努力勤奮,受到老闆器重,曾被派去芙蓉和吉蘭丹工作,最後升任為白沙羅分店銷售經理。當年接近農曆新年的1月31日,周國輝宴請了老闆和分店同事享用收工宴,並在其他同事的目送下,獨自駕車回家。當天下午,他也曾致電老家,表示會在2月4日的除夕夜回家吃團圓飯。 之後,周國輝家人都無法聯絡他,每次打電話都是進入留言,而且幾天沒有上班。直到2月3日,公司致電話到周家,表示周國輝已3天沒有上班,大家才知道事態嚴重。一名親屬也到他的住處查看,發現家裡被搜索過,立刻報警求助。根據警方調查,1月31日晚上11點,周國輝銀行戶頭曾被人提取2000令吉現款,地點是富都車站,隔天在吉隆坡甘榜班蘭文人提出400令吉,戶頭僅剩下23令吉。 警方破案後,傳召周國輝的父母檢驗DNA,一個月後證實骨骸死者的身份就是周國輝。 被捕嫌犯共有5人,警方最後僅將兩人控以謀殺罪名。控狀指2名被告在2000年3月2日中午12點半,在隆市怡保路5英里國都花園的斯林星路一住家,一起擁有蓄意致死意圖,謀殺28歲的周國輝,抵觸刑事法典302條文。罪成唯一刑罰是死刑。案情顯示,周國輝與兩名被告相識,2001年1月31日晚上11點,兩名被告誘騙受害者到他們家,然後一起制伏他,並使用電線和繩索捆綁周國輝的手腳。 2月3日中午12點半,兩名被告正在睡覺,周國輝成功掙脫了捆綁他的繩索,拿起一把刀子伺機攻擊其中一名被告,卻意外驚醒對方。雙方在打鬥中,死者遭被告刺死。他們過後把死者屍體丟棄在偏僻的地方,並放火燒屍。扮商人誘談生意搶財物盜提現款外國人組成的綁架集團先綁架51歲的周姓肉票,再綁架遭撕票焚屍的28歲周國輝,巧合的是,兩名肉票都是姓周,但是一人獲救、一人被殺。綁匪的手法都是以誘騙方式“請君入甕”,再搶劫及盜提受害者款項,不料鬧出人命。綁匪先派出一名以地毯商身份露面的巴基斯坦人,與肉票接洽後,誘騙肉票到他們的“窩”,然後群起制伏及肉票,搶走肉票身上的財物如手機和現款。他們威逼肉票說出信用卡的密碼,分別在不同的地點提款。綁匪禁錮肉票期間,還到肉票的家去搬走一些值錢的家具或電器。可是,他們到底會否釋放肉票則只有他們知道,因為周姓肉票是被警方救出,而周國輝則遇害。2006年6月5日,控方修改控狀,將原本的謀殺罪名改為誤殺,兩名被告俯首認罪。 主控官當時要求法官嚴懲被告,因為他們來自外國,卻在大馬幹下嚴重罪行,罪不可恕。被告辯護律師則求情說,被告在監獄度過6年半,已痛改前非,並對於所犯下的罪行感到後悔及內疚,希望法庭給於改過自新的機會。法官裁決兩名被告坐牢7年半,刑期從逮捕日的2000年算起;扣除假期之後,意即兩名被告已被釋放及遣返回國。驚揭發生違反自然性為5被告判無罪釋放5名外國籍綁匪被控兩項搶劫和綁架的罪名,但是,他們最終被判無罪釋放,而且法庭上還揭露原告周某曾與被告們發生違反自然性行為。控狀指被告於2000年1月29日至2月4日,在國都花園一住家內,綁架和非法禁錮51歲的周某,抵觸刑事法典365條文(綁架或拐帶);次控狀指他們在2000年1月30日午夜12點20分,結夥打劫周某而抵觸刑事法典395條文。案情顯示,單身的周某早在案發的6個月前已認識5名被告,而且其中兩人曾到他住所過夜。這兩名被告也指稱,他們曾與周某發生違反自然的性行為,但周某堅決否認。周某聲稱他被禁錮長達5天期間,他手腳都被捆綁,甚至連上廁所也沒有被解開。可是控方並沒有呈上醫藥報告,因此法庭當作原告沒有受傷。無法證明原告被擄此外,周某也同意,案發當時他並沒有在威逼的情況下被“綁架”到案發地點。他也承認被禁錮在案發現場時,被告們對他很好,依他的要求供應食物。這宗案件在2002年4月15日審訊完畢,法官當時披露,辯方成功挑起此案合理的疑點,而控方卻無法證明原告被擄走、囚禁及遭行劫,因此5名被告皆獲無罪釋放。另外法官還提出這個案件的一個盲點,就是周某被禁錮期間,被告們住所曾出現一名華裔男子,但是卻沒有任何一方確認那個人的身份、生死或去了甚麼地方。“如果能找出那個男子出庭作證,相信此案可更快水落石出。”其實,這名華裔男子就是之後被發現遭人殺害的周國輝,但他永遠無法出庭了。
光明日報•2007.12.02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