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檔案‧麗群遭劫殺姦屍‧未成年兇手逃死罪

: 10/21/2007 - 20:10
剛畢業的女生葉麗群上班第一天慘遭姦殺,兇手只差一天才成年而不能被判死刑,這起命案在一生一死之間的巧合,教無數人感嘆命運播弄無辜人們而造成悲劇。可是,這麼多年來所發生的性侵犯罪行有增無減,全都是一個又一個的巧合嗎?社會風氣敗壞所栽培出來的下一代,竟幹下如此殘暴的罪行,而葉麗群不是第一個受害者,也不是最後一個,除非真正能根治社會的病根,女性才有安全與自由。更教人沉重的是,命案現場的寂靜與昏暗環境讓兇手有機會得逞,事隔十年仍毫無改善,印證人們是善忘的。無數天倫破碎的悲劇與人命犧牲,卻無法警惕人們不要重蹈覆轍,《光明X檔案》不只是重提舊事,更加期望不再出現下一個受害者。“阿麗還沒有回家嗎?”葉麗群的52歲父親葉偉雄回到家後,劈頭便詢問妻子。葉爸爸和妻子張觀妹育有3男1女,18歲的麗群是父親的掌上明珠,況且,1996年12月16日這一天,是女兒第一天上班的日子。 3天前,麗群剛考完大馬教育文憑考試,她知道家境不是很好,決定自己出外找工作。她也知道父母很疼愛她,她應徵了推銷員這份辛苦又得往外跑的工作,卻為免父母擔心而不敢坦言相告。 向來很有交代的麗群每一次遲回家都一定會通知家人,可是這天她到了傍晚6點多沒有回到家門,家人卻沒有接到她的電話。葉爸爸擔心女兒的安全,撥電聯絡與女兒一同上班的另外兩個同學,才知道麗群當推銷員,而同學因為推銷工作很辛苦,所以上班沒多久就辭去工作。 首日上班出事晚上10點多,焦慮萬分的葉爸爸接到一名自稱是保安員的來電,對方指他們在半山芭馬來亞銀行大廈內發現一個袋子,裡面有這個電話號碼。 葉爸爸立刻趕到現場,在保安員的帶領下,他在大廈6樓看到了女兒當天帶出門的袋子。裡頭有女兒的裙子、鞋子和內衣褲,更讓他感到驚訝的是,內褲竟然是濕的。 葉爸爸直覺感得事情很不妙,認為女兒可能已遭人強姦了,發瘋似的在大廈內尋找。當他心裡還抱著希望,女兒可能是全身赤裸,所以躲在某處不敢出來。 “阿麗妳不要怕,爸爸這就來救妳了!” 急得眼淚都快流出來的葉爸爸飛奔幾分鐘之後,就在大廈4樓一個倉庫內找到全身赤裸的阿麗,她頸項上還勒著當天穿出外的褐色衣服。葉爸爸上前抱起女兒時,女兒已全身冰冷僵硬。 悲痛的葉爸爸嚐試為女兒做心肺復甦和人工呼吸,卻無法救回女兒的性命。他這才發現,女兒一直穿戴著的金項鏈、腳鏈和金戒指已不翼而飛。 麗群被送到了醫院解剖證實,她曾遭人強姦,死因則是勒死。不過,法醫檢驗指出,麗群被強姦時,她是毫無知覺的,因為她被殺死之後遭兇手姦屍。 剛畢業的女生成為姦殺案受害者,令社會大感震驚與悲憤,葉爸爸的悲泣更教無數人掏了一把同情淚。警方高度重視此案,迅速扣留了麗群一名同事助查,宣告破案,並於同年12月30日將他提控上庭。 經過漫長的審訊後,法庭終於宣判被告罪名成立,可是,法庭卻不能判他死刑。 少年犯未滿18歲只差一天就判死刑“你是罪有應得的,但是你如此幸運,逃過死刑的判決,只因為案發當天,你尚欠一天而還未成年。”負責聆審葉麗群遭姦殺案的法官嚴厲地斥責被告。案發當天是1996年12月16日,可是姦殺她的阿迪拉的18歲生日竟然在12月17日,也就是說只差這一天,這名兇手才算成年。 根據1947年少年法庭法令16條文,罪成的未成年少年須由國家元首發落。阿迪拉目前仍在雙溪毛糯監獄,等候國家元首決定他的命運。但肯定的是,他逃過了死刑。 來自霹靂的阿迪拉在法庭上自辯時聲稱,案發當天,他、麗群和另外一名同事出外推銷商品。他看到麗群穿著的緊身短裙很性感,引起了他的慾望,當他發現大廈內沒有人,便抱緊麗群和強吻她。 搶金飾繳付弟妹學費他承認自己是有心要強姦葉麗群,但麗群當時不斷高聲喊叫,所以他就勒住她的頸項,直到麗群靜了下來,他就脫掉她的衣服然後強姦她。 阿迪拉過後還拿走了麗群穿戴的金項鏈、腳鏈和金戒指,到半英哩外的一間當鋪,典當獲得250令吉。過後,他還若無其事回到公司,跟同事喝茶。他說,他奪取麗群的金飾,是為了繳付弟妹的學費。 他說,事後,他想起自己剛幹下的行為,決定回去現場查看。他原本想要獨自處理屍體,可是他害怕看到麗群凸出的眼睛,於是先用麗群的衣服蓋著她眼睛,不料拖拉屍體時衣服鬆脫,麗群的眼睛仿佛又瞪著他。 阿迪拉不敢再獨自搬動屍體,跑回家找室友兼營業主任求助。他坦承自己闖了禍、殺了人,要求室友陪他到馬來亞銀行大廈內把屍體搬到一個隱蔽的地方。兩人來到大廈,將屍體抬進了升降機後,室友因害怕而留下了阿迪拉。 阿迪拉無法繼續面對死狀恐怖和眼睛突出的麗群,唯有將屍體棄在倉庫內就逃走了。 第二天,警方循例上門調查,瞭解案發之前與麗群一起出去的同事,阿迪拉回答問題時顯得支支吾吾,被查案經驗豐富的警官識破,扣留他調查而偵破此案。 事隔10年了臥屍地點依然空置事隔十年,當我們以為位於吉隆坡心臟地帶的命案現場已成滄海桑田,沒有想到,這個犯罪溫床依然故我。 記者重回發現葉麗群遺體的馬來亞銀行大廈觀察,發現尋獲葉麗群袋子的6樓和發現遺體的4樓至今依然空置,裡頭空蕩蕩,環境有點陰暗。 蕉賴人仍有印象當年,麗群到這裡推銷產品,卻突然受到同事侵犯,在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情況下含恨喪命。如今大廈樓下雖然有保安員,但記者如入無人之境。 據在樓梯口看守的保安員指出,4樓和6樓一直都是空著的,是作為銀行職員休息的空間。大廈1至3樓是馬來亞銀行的辦公樓,而第5樓則是音樂中心。至於4樓和6樓為何長期空置,是否與葉麗群命案有關,沒有人知道。 在蕉賴地區,只要提起葉麗群這個名字,許多人都有印象。十年前,葉爸爸撕心裂肺為女兒的慘死而痛哭,迄今教當地人心中惻然。 當年,駕德士的葉偉雄患上了膽結石,葉媽媽也在數年前得了心臟病,家裡的負擔不輕。麗群喜歡打扮,但不想加重爸爸的負擔,所以考試剛完畢,連她就立即找工作,沒想到她竟只做了一天就遭同事姦殺。 葉麗群的成績在1997年3月31日公佈,葉爸爸原本不想當天就到學校拿女兒的成績, 但他駕駛德士經過女兒學校時,就很自然的走了進去。麗群的成績中等,數學和會計得了A2佳績,讓葉爸爸為女兒的成績感到欣慰,卻更遺憾女兒這麼年輕就離開了人世。 點評正視根源根治問題當年,有人指葉麗群穿得太過性感,才會引起色魔的慾望。這種說法刺痛了葉爸爸的心,也傷害無數女性的人權和尊嚴。 女性的安全問題不只一次引起爭論,許多人提出各種建議,當中有不少本末倒置與削足適履的言論。一些人不正視問題根源,反而把矛頭指向受害者,這不單是二度傷害,也反映男性主義的盲目與愚昧。教育制度的熏陶,一直以來無法戰勝電影電視對青少年的影響,這是色情黃潮入侵年輕人心靈的最大因素,事隔十年的新世代,無孔不入的互聯網更是色情的超級溫床,性對新生代已不是禁忌課題。女性穿得再多,也無法排除年輕人對裸體與性的好奇,就像政客把問題掩蓋下來或轉移視線,也無法人們要看到真相的慾望。性罪案的大幅增長與嚴重程度,已到了水深火熱的地步,但是,領袖仍抱著法家治國的思想,以尚法明刑為主,卻缺少從教育方面長期改變人心的策略。從高官以至教師都把性教育視為洪水猛獸,無法順應時代改變而作出大刀闊斧的調整。性犯罪者年齡越來越小,顯示性教育的需求是從孩子們更小的年紀便要開始灌輸。非政府組織與傳媒不遺餘力防範性罪案,政府也應從修正教育方法開始著手。
光明日報•2007.10.21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