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檔案‧8惡魔酷刑殺美鳳‧雪冤無期父母絕望

: 10/07/2007 - 18:38
如果洪美鳳沒有死,她今年已是29歲,也許已她建立幸福美滿的家庭,有自己的孩子,可是,她的生命已停留在9歲那一年。經過了20年,人們仍記得有一個無辜的女孩,成為變態禽獸的犧牲品。當年的社會風氣較單純,美鳳所受到的殘酷凌虐,是人們完全無法想像的行為。時至今日,每當報章再次提起美鳳的遭遇,許多人仍會痛恨地詛咒兇徒的冷血暴行,如果詛咒是一把刀,兇手早被無數國人的怨念撕為碎片、煙塵。這起案件始終沒有偵破,成為懸案。美鳳父母心頭上的傷口早已結了疤,也對捉拿兇手的機會絕望,但是,他們看到另一名女童努汀遭遇色魔毒手,也不禁心頭抽動,唯一不同的是,隨著時代進步,努汀案破案在即,美鳳雪冤之日遙遙永無期。在組屋處等10歲哥哥9歲小妹遭性虐殘殺“我肚子痛,要回家上廁所,妹妹你在這裡等我,千萬不要走開!”1987年4月12日早上8點半,當年10歲的洪耀添與9歲妹妹美鳳向父母討了錢,高高興興出門買九層糕。途中,耀添突然肚子不舒服而要回家解放,他交代妹妹不要走開,便獨自從隆市敦拉薩路17樓組屋跑回怡保路住家。10分鐘後,他依原路去找妹妹,發現她已不在原來的地方,耀添連忙跑回家通知他的父母。美鳳雖然只有9歲,不過她向來很有交代,絕對不會獨自亂跑,一家人頓時緊張起來,分頭尋找美鳳的下落。一度想讓美鳳穿紅衣入殮3個小時後,38歲的洪媽媽楊玉清突然浮起不祥的感覺,骨肉相連的母性令她直覺17樓組屋附近一個空置兼沒有上鎖的3層式房屋,可能會找到女兒。就在她推開門之後,眼前的情景讓她頓時昏了過去。美鳳全身赤裸的躺臥在血泊中,頸項被電線勒住,更恐怖的是,她的下體插著一根木條。父親洪成富(37歲)聽到妻子的尖叫聲,立刻趕過來,急忙把全身軟綿綿的女兒送去吉隆坡中央醫院急救。不過,醫生證實美鳳早已經死亡。法醫解剖發現,兇器是一根約36吋長的木條,木條至少有18吋從美鳳的下體直插進體內,穿破了腹部直達心臟,而且木條上還有3根鐵釘和一個鐵片,傷口血肉模糊。美鳳死前遭人強姦和雞姦,頸項、下體、胸部和其他部位留下了一些齒印,經過分析,齒印超過了8人,相信至少有8個兇徒對年幼的美鳳施暴。案發現場已空置多時,很多癮君子在這裡追龍,警方扣留數名癮君子協助調查,但沒有證據證明他們涉及此案,最後釋放他們。美鳳出殯時,父母一度想要讓她穿著紅衣紅褲入殮,讓她可以尋找殺害她的兇手。可是家人聽從老人家勸告,這樣做只會讓死者無法得到安息,最後打消了這個念頭。國人為此震動,民間發起憤怒的糾察行動,警方也懸賞1萬令吉給提供兇手情報的公眾。可是,至今沒有人領取這筆懸賞。“兇手”三度致函勒索30萬元安家費美鳳慘遭變態色魔殺害的數天後,本地一家報章接獲一封自稱是兇手的中文來函。但是,這名“兇手”口口聲聲懺悔,卻要脅華社給他30萬令吉“安家費”,最終並沒有人自首。兇手聲稱,他和朋友當時是因為服用了毒品而飄飄欲仙,不知不覺中姦殺了美鳳,而且他還稱他們不只是姦殺美鳳,另有數名無辜小孩曾是他們發洩獸欲的犧牲品。他說,警方當天在現場調查時,他在場旁觀,當時他曾想過要向警方自首,不過他害怕。“我知道世人會詛咒我,不會原諒我,只要世人肯原諒他,我就會出來自首。我很痛苦,我不想再殺害其他小孩。”這是國內犯罪史上首次有自稱是兇手的告白書,信函並沒有署名,只是寫了“兇手草”。寫信的日期是4月17日,並在4月18日從吉隆坡地區寄出去。信函一刊登出來,洪爸爸受訪時回應:“只有受到法律的制裁,才能夠減輕你的罪惡。”洪媽媽則說:“一人做事一人當,既然你有膽寫信給報館懺悔,你就應該自首。”4天後,沒有人向警方自首,這名“兇手”竟然又寄信給報館,要求社會人士湊足30萬令吉給他家人,因為他上有父母下有妻兒,一旦他自首後,家人和妻兒的生活就會陷入困境。社會對於這名“兇手”絕不寄予同情,一個月後的5月17日,“兇手”再次致函報館,甚至惱羞成怒恫言,人們若不依照他的自首條件,當他毒癮發作,他不敢擔保同樣的事情不會重演。他大言不慚要求社會人士發起1人1令吉運動,為他籌足30萬安家費。最終,這名無恥之徒沒有現身,美鳳案也沒有下文。現況:20年淚已流乾洪母心也痛得麻木了美鳳的哥哥洪耀添一直為妹妹的慘死而痛心,1999年,年僅22歲的耀添便因肝病逝世。母親楊玉清歷經喪子喪女之痛,一顆心早已痛得麻木、淚水早已流乾,提起當年事,她淡淡地說:“案件都過了20年,警方沒有捉到人,有甚麼好談的?”美鳳和家人原本居住隆市怡保路,父母在當地經營肉骨茶,一家人數年前已搬遷到附近隔數間的店鋪,目前仍在售賣肉骨茶,十年如一日。《光明日報》記者上門光顧,身為老闆娘的楊玉清如常招呼,直到結賬後,記者表明身份,她只微露驚訝神情。重提起最傷心的往事,楊玉清已不再激動。她透露,這麼多年來,警方不曾向他們報告任何進展,他們也不再過問,就讓女兒這個案件所帶來的傷痛,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忘記。案發單位的隔壁當年原本是麻雀牌廠,20年後,麻雀廠牌仍存在,但附近的17樓組屋數個月前已經拆除。20年的市容已有巨大變化,但不變的是美鳳永遠稚氣的樣貌,留在人們心中。點評:願人們永不鬆懈面對失去至親之痛,許多人都能逐漸淡忘,把事實歸於天意的安排。但是,親人被毒手殺害的痛苦是無法磨滅的,尤其是年幼的美鳳不曾害過任何人,為何要讓她承受巨大的痛苦而死?發生洪美鳳慘案後,國內爆發一股對姦殺案深痛惡絕的情緒,民間組織自動自發站出來為美鳳請命,對社會治安寒心的家長更是寢食不安,引頸長盼警方能把惡魔繩之以法。事隔20年,國人猶自意難平,因為兇手逍遙法外,但時日久遠,美鳳的冤情也無從翻案。這些年來,防不勝防的匪徒不時從暗處竄出來傷害我們的親友,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中,人們只能自求多福,學習保護自己和親人。我們期望警方永不放棄偵查這起血案和任何一宗未偵破的案件,也促請國人一直保持絲毫不鬆的警覺。每一次發生重大案件後,人們悚然心驚保持五分鐘的警惕熱度並不足夠,因為壞人永遠捉不完,我們就得長期抗戰,防範悲劇重演。至今仍有許多父母讓不會保護自己的年幼孩子隨意出外,甚至親手把孩子送到色魔神棍的手中,所以,教育孩子固然是當務之急,教育家長也是有必要的防範之道。
光明日報•2007.10.07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