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檔案‧蔡龍海疑變邪教祭品‧分屍掏內臟內情荒謬

: 09/30/2007 - 18:54
國內曾發生多宗碎屍案,卻以吉打這起兇案的現場情景最為駭人聽聞。鐵廠工人蔡龍海不但被砍頭肢解6截,內臟和性器官也被割下,警方花費一番功夫才能收集慘不忍睹的屍塊。現場所發現的物件涉及邪教拜祭儀式,警方第一時間聯想到這是女巫莫娜殺人碎屍案的翻版。3名神志不清的男子留在現場而被捕,但案件日後帶上法庭,卻揭開一段荒謬絕倫的內情。從2001年案發至今,這起駭人血案仍在審訊中,案中重重疑點與真相,即將大白。“光明X檔案”碎屍案系列就此告一段落,下期開始,我們重開20年前一段最悲痛的記憶,再次警惕天下父母,提防無處不在的變態狂魔。警員:死者死狀恐怖簡直是莫娜翻版2001年6月4日早上,一名警員從吉打拿督坤峇園門牌46號的屋子走出來,神情凝重地匯報說:“這簡直就是女巫師莫娜案的翻版。”其他警員陸續走出來,人人臉色鐵青。38歲的蔡龍海遇害後,全身赤裸,頭顱被砍下、左眼球也被挖出,2雙手及2只小腿被砍斷,以床單和紗籠布包裹放在籃子內。最可怕的是,他的胸膛遭人剖開,內臟被掏出,死狀恐怖。法醫花2小時縫屍3名神智不清的嫌犯一直留在案發的客廳內唸唸有詞,其中一名嫌犯被捕前,還與警員對峙45分鐘,高聲怒罵,過後在警方勸服下束手就擒。法醫花了2個半小時駁接屍塊,但殘缺不全的屍體仍無法恢復原狀。由於屍體過於恐怖,警方等到“縫屍”工作完成後,才允許家屬認屍。死者致命傷是肺部被利器刺中,臉部有10處劃傷的痕跡,陽具遭割斷。警方在現場搜出一本染有血漬的經文及內裝有盬、唸珠和一張女人照片的罐子等。吉打宗教局曾在事發前數週接獲投報,指這間屋子被利用作為邪教分子進行活動的地方,因此警方不排除此案與邪教的祭拜儀式有關,死者是被犧牲的“祭品”。三度要求法官放2友人2001年6月17日,3人被控上庭,第一被告凱魯安華提出獨自面對審訊,要求法庭釋放另2名友人。“這宗命案是由我一個人所做,我的另兩位朋友當時只是剛巧處在現場。”他的要求被推事庭駁回,但凱魯安華仍不放棄為兩位友人求情。同年7月17日,他再次向法庭要求由他一人擔當罪狀。“我的兩位朋友家中有年老母親和年幼孩子,致死蔡龍海的人是我,與我朋友無關,請法庭釋放我朋友。”他的請求還是不受到法庭理會。8月22日,他再重申自己“只是被迫殺人”(terpaksa membunuh sahaja),要求法庭盡快加速審訊工作,並第三度要求法庭釋放另兩名被告。直到2007年7月4日,他在自辯中再次提出:“從頭到尾都是我將蔡龍海殺死再分屍,第二與第三被告只是遵從我的指示,把死者的頭顱、手及腳等用布料包裹起來。蔡龍海有異能?被告:分屍阻他復活案發6年後的2007年7月4日,阿羅士打第三高庭內,第一被告凱魯安華在自辯時“爆內幕”,否認他殺死蔡龍海是涉及邪教或巫術,但承認殺人之前有吸大麻。“我因為害怕蔡龍海會起死回生,所以才砍下蔡龍海的頭顱,再將他分屍。”他在證人欄內淡定自若地說,當年他懷疑大老婆出軌,蔡龍海案發當晚來到拿督坤峇住家,自稱有刀槍不入的法力,可以幫助他解決婚姻問題。“蔡龍海展示他身上和錢包內所穿戴的護身符、佛牌及珠鏈,並用利刀割劃自己的手也不見流血,讓我嘆服,相信他確實擁有刀槍不入的法力。他表演‘特異功能´後,就邀我們3人吸食大麻。”被邀吸食大麻他聲稱,蔡龍海在他家留宿,4個男人一起睡在後房,第二及第三被告睡在床上,他與蔡龍海睡在地上。凌晨5點多,他在睡夢中突然被蔡龍海攻擊,看見對方拿著武器攻擊他,因此他拿起風扇抵抗,最後以鐵鎚、椅子和巴冷刀打死蔡龍海。“我害怕他會起死回生,所以才砍下他的頭,再將他分屍。”他說,為了防止蔡龍海突然活過來,他們一起不停唸經,並將蔡龍海的護身符放進一個放有鹽巴的透明玻璃罐裡,因為他曾聽說鹽巴有降弱法力的功能。凱魯安華一再否認自己是受到邪教或巫術的影響而殺人分屍。這起疑涉邪教祭拜殺人事件,在被告口中變成另一個迥然不同的版本。華裔男子與伯阿里是誰?2神秘人未被傳召這起命案有兩個“神秘人”沒有被傳召上庭,第一被告自辯聲稱,蔡龍海當晚和另一名華裔男子來到住家找人才會留下來,這名華裔男子是誰?第二人也是被告口中所說的大老婆情夫“伯阿里”,這個情夫是否存在?第一被告凱魯安華說,他與髮妻愛妮曾發生爭執,妻子帶著3名子女搬走,還曾三度報警指他“發狂”、毆鬥和吸毒,導致警方上門調查。過後,髮妻要和他離婚,並懷疑妻子與一名叫伯阿里的男子有關係,對方曾答應見面解決三角問題,卻沒有出現。他說,他所居住的這間屋子平時由母親、姪兒住,有一名稱為“阿李”的華裔男子常來借宿。蔡龍海與一名華裔男子事發當晚上門找阿李,但阿李不在,蔡龍海毛遂自薦要幫他解決婚姻問題,過後蔡龍海留下來過夜,最終發生血案。被告的妻妾諾麗雅胡先則向法庭表示,丈夫與另兩名被告凌晨12點回家,她在凌晨2點起身上廁所時,看見有兩名華裔男子坐在客廳和丈夫等人交談。凌晨5點多,家婆把她叫醒,並告訴她說家里發生事情,之後,她就逃出鄰居家,而家婆隨後報警。她指出,她隔天從報章所刊登的照片,認出在丈夫家出現的其中一名華裔男子就是案中死者。這意味著,此案有至少一名曾在案發現場出現的人,沒有被傳召上庭。現況家屬擔心受刺激老母親不知兒遭分屍蔡龍海遇害後,家屬不敢讓老母親知道兒子被分屍,老母親只以為愛兒是被歹徒一刀刺死。家人為免讓老人家受到刺激,不讓她知道殘酷的事實。這起案件的審訊過程一波三折,2002年曾八度展期才交到高庭審訊。2002年8月1日,被告第一次在亞羅士打高庭過堂,承審法官拿督旺安南訂在2003年5月4日至8日開審,之後又因各種因素,直到2004年1月14日才開庭審訊。開審不久後,法官被調到吉隆坡法庭,由於控辯雙方要求讓原審法官繼續聽審,案展延至2006年2月26日,一再輾轉之下,案情進展拖至今年7月才進入尾聲。3名被告從2001年被捕關進監獄後,明顯越來越胖,精神飽滿,每次上庭都向親友咧嘴笑和擁抱。3人在庭內也神情自若,談笑風生,尤其是第一被告凱魯安華不但再三要求法庭釋放兩名友人,而且審訊進行時,他拿著紙筆專心做記錄,還會向辯護律師提供意見。點評:傳承文化的正信之道倡導真善美的正信宗教,斷無教導信徒奪走他人性命之理。但是,多少罪惡是冒用正信宗教之名,愚昧的信徒卻不曉得分辨黑白,盲目做出損人害己的惡行。國內國外已發生無數邪教害人事件,不論是先進國、發展中國家或落後國家,異端邪說都有生存空間,這是因為人性的貪欲與心靈空虛促成。若說正信宗教為信徒帶來心靈富有,邪教則是教人追求永不滿足的慾望,最終陷入萬劫不復之境。要抗拒異端誘惑,只能從人心著手,與信徒的經濟貧富或生活條件無關。以被巫師殺害碎屍的已故州議員馬茲蘭為例,他擁有社會地位與財富,但迷信巫術能令他升官發財,最終命喪刀下。身為家長者必須摒棄功利至上的價值觀,並腳踏實地來換取改善生活素質,才能以身作則教育下一代不要求諸鬼神奢想不勞而獲。每個家庭都培養正確的宗教與價值觀,將直接影響下一代,也等於為明日的社會種下健康的種子。可是,當科技帶領人類飛上太空,登上月球以至衝出太陽系,但許多華裔家庭還在花費無數金錢焚燒冥紙,試圖拜祭鬼神求取平安和財富。我們應該保留優美的傳統文化,在中秋節珍惜家庭和睦團聚的精神、在盂蘭盆節提倡孝親敬老的文化,這才是傳承文化的正信之道。
光明日報.2007.09.30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