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檔案‧姦殺文晶•誦經懺悔‧兇手出獄無顏回鄉

: 09/16/2007 - 20:35
1992年,剛度過農曆新年的安順人留下最沉痛的記憶。年僅16歲的女中學生謝文晶慘遭姦殺,屍體還被大卸八塊,丟進安順人最熟悉的霹靂河。整個地區的人們為之震動,警方查出真相之後,人們的悲憤無以復加。文晶的單親爸爸謝仰義有多傷痛,是任何人想像不到的,更教他痛心的是,姦殺女兒的竟是他多年來一直多方照顧的朋友。所以,當法庭於3年後判決兇手表罪成立,爸爸才能露出一絲悽苦的笑容。兇手最終被判誤殺罪成,坐牢15年,他在牢中唸佛懺悔,似是逐點洗去身上的血腥與罪孽。如今他出獄多年,卻無顏重回家鄉,因為霹靂河滔滔流水,迄今洗不去安順人心頭的痛。撈碎屍無懼色兇手自爆破綻1992年2月27日,亭亭玉立的謝文晶騎著她最愛的紅色腳踏車出外,父親交待她去找住在安順胡錫康路的35歲好友張振順收取萬字票。但是,平日下午5點多便准時回家燒菜煮飯的文晶,卻不見蹤影。文晶不曾在外面過夜,但是徹夜未歸,當年44歲的文晶父親謝仰義四處尋找,當然先到好友張振順的家。張振順說:“文晶2點多來過,沒多久就走了”。藏屍床下謝仰義看到好友70多歲的父親臥病躺在床上,神志迷糊,但屋內沒有異樣,張振順還要求仰義替他打包食物。謝仰義當天兩次上門,卻不知道女兒已經慘死,而且是藏屍在好友的床底下。文晶失蹤兩天,仰義急得請假四處去尋人。早上約8點,他去找張振順幫忙,半小時後,他們聽到屋後傳來“霹靂河發現屍體”的驚叫聲。“有誰可以幫忙警方將屍體打撈上岸?”屍體泡在河水裡,發出陣陣惡臭,警員只好轉頭向公眾尋求協助。張振順自動上前,二話不說脫掉上衣,就進入河內徒手打撈僅剩上半截的女性屍體,把不忍卒睹的屍塊抱上岸。隨後,警方在距離四五百尺遠的河流,找到女屍的上半身和右腳。不過,警方最後還是無法找到死者的雙手和左腳,估計死者慘遭冷血兇徒砍成8斷。胸前有傷痕眼尖的警員看到打赤膊的張振順胸前有一些可疑傷痕,並對他毫不懼怕屍體和屍臭味的大膽表現感到關注,過後就扣留了他協助調查。碎屍過後被法醫證實為同一人,是就讀安順三民國中的16歲女學生謝文晶,死因為勒斃。案情迅速明朗,自暴破綻的張振順很快招供。警方過後在張振順的家內起獲巴冷刀、鋸子和青色電線,以及屬於文晶的2枚戒指和金項鏈。文晶的紅色腳踏車也在屋後被發現。暗戀不成下藥迷姦藏屍床底凌晨肢解文晶9歲那年,雙親離異,她和年長2歲的哥哥俊威,與父親謝仰義一起住在安順胡錫康路,張振順不但是他們的鄰居,也是謝仰義非常要好的朋友,而文晶一直視張振順為叔父。謝仰義教會張振順油漆,也不懂騎腳踏車和騎摩多,無論上下班或外出,都是謝仰義載送。35歲的張振順來自一個破碎家庭,他缺少母愛,從小就跟父親相依為命。他個性孤僻,30多歲仍未結交女性,朋友也沒有幾個,而且許多當地人都不喜歡他,因為有人發現他在別人的沖涼房鑽洞偷窺。接到情書難為情1987年的一場大火燒毀了謝仰義的家,他們搬到2英哩外居住,但一家人仍與張振順保持密切。沒有人想到,從小看著文晶長大的張振順,竟對她產生了忘年的愛慕之意。有一天,文晶接到了叔叔的情書,她當時覺得非常為難情,便少去這個叔父的家。文晶曾向女同學提起說,雖然張振順很關懷她,彼此也談得來,但她對這個年齡比她大許多的叔叔並沒有任何愛意。文晶疏遠了張振順,只有16歲的她並沒有防人之心,她當天上門找張振順,年邁的張父也在家,更教她沒有任何防備。張振順準備了兩杯摻了迷幻藥的解熱飲料,一杯給父親,另一杯給文晶,她喝下去便與張父一同昏迷。電線勒死棄河裡文晶醒來後,發現自己已遭叔父姦污,令她非常悲憤,聲明要報警控告張振順。她掙扎要逃離狼窩,混亂間,張振順以青色電線勒死她,藏屍床底。入夜,張振順以巴冷刀和鋸子鋸屍8段,棄在屋後的霹靂河。他以為滾滾大河會沖走屍塊,永遠不會有人知道文晶去了哪裡,但天網恢恢,屍體並沒有被沖到大海,反而一直留在他屋後的河底。1994年6月4日,法庭判張振順謀殺表罪成立,交由高庭處理。1995年6月26日開庭審訊時,控方將控狀轉為誤殺,張振順當下就俯首認罪,最後被判監禁15年。嗑毒姦殺好友女兒獄中唸佛迴向文晶等待審訊的日子,張振順在獄中皈依佛教,仿如變了另一個人。到太平監獄探訪的義工說,張振順一直誦經,開始吃長素,聲稱是迴向予謝文晶。回憶起當年,他直承就是服用迷幻藥害了他,也害死了文晶。他個性孤僻,不善表達自己,很多時候遇到問題就會喝酒麻醉自己。他喝得越來越兇,酒起價後,他沒有錢喝酒就服用迷幻藥,以另外一種方式麻醉自己。久而久之,他每次遇到問題和壓力都服食迷幻藥,案發當天他受到藥物的刺激,迷失血性,幹下人神共憤的命案。老父去世無法送殯他一夜間變成所有人口中的惡魔,還連累老父張雙龍失去了家園,孤苦伶仃獨自過活。他在獄中發誓日後做善事,最終如願逃過死刑,但令他遺憾的是,法庭下判前3週,75歲老父在醫院去世了,他不能申請出來送殯。當年河邊的小木屋在案發後被警方封鎖,文晶被藏屍床底及肢解時,屋內有留下血跡,成為重要證據。當地居民為求文晶安息,破天荒合資請來9名高僧和5名道士,在兇案現場附近進行一場最盛大的超度儀式。文晶一縷芳魂安息,但兇案現場沒人願意靠近,事隔十多年,木屋已坍塌成為荒地。已59歲的謝文晶父親謝仰義仍在當地生活,一名親人說,這名傷心的父親從未淡忘慘痛的回憶,事發後他經常失眠,還一度患上精神衰弱。如今,大家都不願在他面前重提往事,免得年事漸高的謝仰義再受刺激。扣除假期後約服刑12年,張振順已經出獄。安順人都知道這起事件,但沒有人看過他回來,也沒有人願意看到他回來,只想讓一切都成為過去。毒品殘害人性精神壓力和心靈空虛是一些人濫用毒品的藉口,但是,他們往往沒有考慮到,毒品不但會毀掉自己的健康和人生,也連累身邊的至親面對毒品禍害的後果。具有鎮靜、迷幻、興奮等作用的各類毒品,會令上癮者沉迷在愉悅的感官世界裡,不過,這些人在現實生活的種種問題並未得到實質解決之道,因此他們只好繼續逃避,躲在虛幻之中不願覺醒。長期濫用毒品,不但是身體健康受侵蝕,個人心智也受到嚴重損害和造成心理扭曲,對現實的憎恨使吸毒者以極端手段滿足無法實現的慾望。這就是張振順迷姦謝文晶並橫施毒手的原因。張振順逃過死刑,但逃不過一輩子的內心審判,更加無法彌補他對年邁父親和文晶父親謝仰義所造成的巨大傷害。唯一令人安慰的是,他在獄中以行動證明自己的懺悔之心,茹素誦經,並曾公開勸喻世人不要依靠麻醉劑和迷幻藥來逃避問題,以免走向他走過的絕路。葬送文晶寶貴性命而得來的教訓,警惕家長應提供正確的教導和關心,培育心智健全的下一代。確保青少年不會成為吸毒者,社會就會少了許多未來的罪犯。
光明日報•2007.09.16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