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檔案‧莫娜連環殘殺5人‧一家三口滅門案沒真相

: 09/10/2007 - 15:13
英國於1888年出現犯罪史上最可怕的連環殺手“開膛手傑克”,短短3個月虐殺5名妓女和殘忍分屍,後來有多部電影和小說都以這名變態殺手為題材,也讓世人對“連環殺手”(Series Killer)這個名詞產生恐懼。大馬人以為國內不曾出現過連環殺手,實際上,巫師夫婦阿芬迪與莫娜是世界犯罪史上臭名昭彰的其中一個連續殺人犯。國人知道莫娜夫婦夥同義子朱萊米殺了州議員馬茲蘭,3名兇手已送上絞台,但許多人不知道,兇案背後至少有另4名受害者。一對華裔夫婦與年僅5個月兒子遭殺害埋屍、一名馬來婦女的碎屍多塊身首異處,以及至少3名女子人間蒸發的案件,卻永遠不能在法庭上找出真相。1991年,巫師阿芬迪夫婦在巴生直落昂開設“馬來武術班”,當年26歲的陳金安和25歲的妻子廖寶,則在金安姐姐同一地區的板廠工作。巫師夫婦與華裔夫婦的生活原是風馬牛不相及,卻神差鬼使結下一段死亡之約。有一天,阿芬迪到板廠買木板,接待他的就是寶,他們談得非常投機,阿芬迪還在寶碹面前表演“刀槍不入”的神功,令寶碹被巫術迷惑了。金安負責載送木板給巫師,也認識了穿三點式授課的莫娜,過後,金安夫婦與對方來往甚密,甚至到巫師家過夜。向家人辭別隨巫師懷孕後,莫娜常常上門探訪,還把豪華車借寶使用,令她覺得莫娜非常親善。巫師夫婦一直自稱法力無邊,還有“拿督拿汀”頭銜,結交達官貴人和出入高級場所,吃大餐給小費毫不眨眼。金安夫婦眼見莫娜巫術高超又有錢,死心塌地追隨她。1992年2月,金安夫婦突然告別家人,說要追隨巫師到東海岸發展。金安與寶的家長都極力反對,但兩人充耳不聞,帶著剛出生的兒子保榴離開,之後家人就不再聽聞金安一家三口的消息。1993年7月,州議員馬茲蘭遭巫師夫婦砍頭碎屍的血案東窗事發後,警方逮捕了莫娜3人。7月30日,這3人引領警方到他們曾小住一段時間的甘馬挽甘榜柏里斯墨拉卡,挖地六七呎深之後,發現兩具分別被砍成7截的成人屍體,還有一些神像和香油。在距離這個甘榜2公里以外的甘榜迪迪安柏拉雍,警方找到另外一具嬰屍。3名死者過後被證實為陳金安、廖寶和年僅5個月大的兒子陳保榴。8天後,3人再次帶領警方到馬茲蘭遇害地點附近找到3塊人類碎肉。警方懷疑碎屍與1991年在巴生發現的無頭屍是同一人,於是帶著法醫到一個名為依瑪的女子的墳墓開棺驗屍,證實碎肉屬於這名女死者,過後警方在巴生直落昂再次挖出一些人類碎骸。碎肉證實屬風塵女郎當年32歲的風塵女郎依瑪是於1992年1月24日在巴生一家超級市場失蹤,不久後她被發現遭人碎屍棄在班達瑪蘭,頭部、右腳和左手失蹤,乳房與內臟全被挖掉。依瑪曾和巫師夫婦接觸,失蹤一年才被證實遭殺害,但沒有人知道過程和真相。警方當時也尋找另外5名失蹤女子,她們於1986至1990年曾是巫師夫婦的家庭女傭。過後,有2名女子向警方報平安,其他3名失蹤者猶如人間蒸發。莫娜開班授課穿三點式演練劍術1991年,莫娜和阿芬迪在巴生直落昂甘榜柏拉朱力開設了“馬來武術班”,廣招學員。一些居民仍記得莫娜當年的怪異行為,她在各地開班教授“傳統武術”的情景非常奇特。莫娜愛穿“三點式”的內衣褲演練似是而非的劍術,當年曾是著名歌星的她尚有幾分姿色,教徒弟們心猿意馬。不過,莫娜夫婦愛吃黑狗肉、黑貓和烏鴉肉,也強逼徒弟跟著吃。有人受不了而逃離,但有不少徒弟仍死心塌地。一些徒弟向外宣稱,莫娜在兩棵椰樹中間約20呎高的地方橫架一條竹竿,她輕輕一跳就可以躍過竹竿,讓徒弟佩服得五體投地。逼徒弟吃黑狗肉1992年,莫娜也曾在甘馬挽居留和開班授課,還霸佔土地興建房屋。他們在當地騙了許多商家的血汗錢,加上行為怪異,引起當地領袖不滿。一名女居民還透露,她曾在佳節做了糕點,想贈送一些給莫娜享用,不料遭莫娜辱罵和驅趕,警告居民不得再靠近她的住家。土地局於當年8月8日拆除莫娜的非法屋時,莫娜抓起沙子丟向執法官員,詛咒他們的手鎗不能使用,還咒說官員的妻子懷孕後會在生產時大量流血。1992年,巫師夫婦在關丹米昔拉路開設一家“傳統治療中心”。莫娜為病人施法,還要病人購買她親自配製的“寶藥”以加強療效。這個名為“莫娜芬迪”的“寶藥”,售價也達數百令吉至1萬令吉。欺騙多人的金錢之後,巫師夫婦在關丹沒有了立足之地。同年9月,他們搬到勞勿,幹下肢解州議員馬茲蘭的惡行,最終被送上刑台,惡貫滿盈。懼怕莫娜詛咒邪行居民不敢提惡魔夫婦莫娜3人是在謀殺馬茲蘭州議員的罪名下面對死刑,但他們殺害陳金安一家三口和馬來女郎伊瑪的兩起命案,總檢察署則放棄提出訴罪。控方有足夠證據證明巫師夫婦為了錢財而殺死馬茲蘭,罪成肯定面對死刑,因此總檢察署當時決定,除非法庭、上訴庭或聯邦法院的判決是對莫娜3人有利,控方才會另外提控3人謀殺4條人命。莫娜3人謀殺罪成被判死刑後,控方不再針對陳金安等案提控莫娜。這4名受害者的遇害過程寫在莫娜的口供書裡,卻永遠沒有曝光之日,所以,國人只記得馬茲蘭遇害過程,但陳金安夫婦與年幼男嬰的命案,已永遠無法追討真相與公道。莫娜與第四任丈夫阿芬迪結婚後四五年內,過著“遊牧民族”般的生活,至少搬遷了12次。後來他們被揭發涉及至少5條人命的殘酷兇案,並在其中5個居住地挖出碎屍,令認識這對夫婦的居民震驚。嫁阿芬迪後搬遷12次莫娜所住過的地點大多數是幽靜鄉區,如今已成生人勿近的荒林。登嘉樓甘馬挽和巴生某花園的老居民仍記得莫娜的居住地,但大家都不願再提起莫娜和阿芬迪的名字,不願再想起這對惡魔夫婦,也要求記者不要拍照。有人說,當年莫娜住過的地方都有放置骷髏和怪異神像,警方後來還在地板下挖出許多祭品,如符咒、小刀、白布、棉花、鞋底等。沒有人知道地底是否還埋著甚麼,巫術的陰影一直纏在居民的心頭,揮之不去。以法律對付神棍從過去到現在,許多受到欺騙的受害者都不願挺身指證神棍,主要是覺得自己因迷信而受騙,甚至遭騙色,因而感到羞恥。他們採取息事寧人或破財消災的態度,沒有將騙徒繩之以法。基於迷信色彩、怕麻煩和“家醜不外揚”,許多宗教團體也對假借宗教之名行騙的不法之徒採取姑息態度,往往只用相對“溫和”的方式處理,例如將騙徒驅走。結果騙子去到另一個地方,換上一張面具繼續行騙。從執法當局的角度,基於宗教是敏感課題,加上搜集證據面對困難,我們也很少看到神棍被帶上法庭面對制裁。各方面對神棍的縱容,將令投機份子更加猖狂。我們怕一時的麻煩,甚至害怕神棍的詛咒報復,最終間接造成更多人受害。如果當年公眾一早揭發莫娜的欺騙罪行,揭穿她是接受整形手術來保持青春,而不是擁有神奇法力,可能不會有這麼多人命被埋在她的屋子底下。只要公眾挺身而出指控騙徒,執法人員雖然沒有能力對抗巫術,但他們能夠逮捕和提控招搖撞騙的不法之徒,縱然是當年被傳言能夠飛天遁地的莫娜也不能逃脫法律制裁。
光明日報•2007.09.09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