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檔案‧殺議員分屍•修煉黑巫術‧愚民迷信莫娜在世

: 09/02/2007 - 21:11
1993年至1995年,霸佔大馬報章顯著版位的人物不是高官顯要,而是一名濃妝艷抹上法庭的女巫。曾當過歌手的莫娜聯同丈夫幹下國內犯罪史上最殘忍的殺人碎屍事件,把被害的州議員馬茲蘭砍頭和剁成十八截。這起巫師殺人案件的詭祕、邪惡和殘酷轟動一時,也激起人們對邪教巫術的強烈義憤。莫娜是國內碎屍案兇手當中的“經典人物”,她上庭時愛出風頭,風騷做秀,成為媒體瘋狂追逐的腐肉,但是,這個惡魔至死不曾為自己的罪行懺悔。更教人不解的是,曾在美國接受高等教育、並當上人民代議士的馬茲蘭,卻迷信巫術能讓他升官發財。他在女巫面前閉上眼睛,期待天上掉下無數金錢,卻慘遭砍下頭顱搶光財物。無數的歷史教訓和文明教育,似乎無法改變人類的貪念與無知。1993年7月18日和7月19日,警方分別接到針對同一人失蹤的兩項投報,失蹤者是當年49歲的彭亨州峇都達南區州議員拿督莫哈末馬茲蘭。政治人物失蹤,舉國關注,甚至有人猜測內有重大陰謀,沒有人料到這是我國犯罪史上最可怕的連環碎屍案。身為巫統勞勿區部署理主席的馬茲蘭在黨內失勢,他一心想要東山再起升官發財,他竟然選擇利用巫術。1992年11月,馬茲蘭認識了巫師夫婦諾阿芬迪和莫娜,他透露自己的政治野心,屢次請求巫師為他對付政敵。阿芬迪夫婦打蛇隨棍上,自稱擁有前印尼總統蘇卡諾的3件“寶物”:拐杖、宋谷和一張護身符,有了寶物就能刀鎗不入、無往不利。奉上31萬巨款要求作法為了要得到寶物,馬茲蘭提出31萬令吉的鉅款,還准備奉送9份地契,求莫娜夫婦為他作法。1993年的7月2日,馬茲蘭和莫娜夫婦來到勞勿45公里烏魯冬一間沒有門牌的屋子,這是馬茲蘭興建中的新屋。“作法”現場已准備妥當,挖掘了一個大洞,已磨利的巴冷刀和斧頭也藏在容易拿到手的地方。莫娜夫婦指示馬茲蘭脫剩內褲和包裹毛巾,躺下來沖花浴。“拿督,躺下來吧,你會聽到神奇的聲音,接著會有很多錢掉下來……”馬茲蘭閉上眼睛,放鬆身體,正等待錢從天上掉下來,想像著今天花的錢將有十倍回酬。巫師夫婦的義子朱萊迪躲在暗處,突然跳出來揮斧連砍3下,砍斷了馬茲蘭的頸項。清理現場後,莫娜夫婦駕著馬茲蘭的馬賽地房車直赴吉隆坡,開始瘋狂購物。從7月3日至20日這段期間,他們共花費約19萬令吉購買一輛馬賽地轎車、一台手機、珠寶、家具、電器及用在莫娜的整容,並將馬茲蘭送上的地契交給律師申請轉名。警方接獲馬茲蘭連人帶車失蹤的投報,報章也刊登此事,警方隨即接到一名男子的投報,指他向一對夫婦購買了這輛車牌CAA1515的馬賽地。經過明察暗訪,警方逮捕阿芬迪3人,並到兇案現場一片新鋪的水泥底下6呎深處發現碎屍。屍體被剁成18截,連睪丸都不見了。警方也找到一把斧頭和兩把巴冷刀,還有黑巫術用的祭品、木偶、長針、酸柑、栳葉和代表3個宗教的神像,以及馬茲蘭德的點38左輪手鎗及4枚子彈。莫娜自信不會死2001年3兇手上絞台莫娜原本是個普通人,是個歌星,曾出過一張專輯。她也曾3度離異,生下了5個兒女。結識了當巫師的第四任丈夫諾阿芬迪後,兩人一拍即合,莫娜隨即沉迷於修煉黑巫術。黑巫術界盛傳,當巫師奪去9人的性命後,就可以獲得更高層的黑巫術,是黑巫術界的最高境界。莫娜和丈夫阿芬迪為了修煉這種黑巫術,打算生剝9個人的性命,其中一個就是馬茲蘭。一連串無頭公案揭發馬茲蘭命案被偵破後,一連串的無頭公案也在3名犯人的引領下被揭發了出來。1993年7月30日,警方在甘馬挽的兩個甘榜分別挖掘出3具屍體,包括一名嬰兒,過後證實是當年26歲的陳金安、25歲妻子廖寶寶和年僅5個月大的兒子陳保榴,他們來自巴生。1993年8月6日,警方在另外一個埋屍現場找到3塊人類碎肉、神像和神油等。警方懷疑死者與1991年在巴生直落漁村發現的無頭屍是同一人。警方當時也在尋找另外6名失蹤女子,這些人曾跟女巫莫娜和諾阿芬迪有接觸。可是,這些命案全破不了。盛裝出庭笑對鏡頭莫娜夫婦和義子朱萊迪在謀殺馬茲蘭的罪名下被控,1995年2月5日被高庭宣判死刑。3人向上訴庭和聯邦法院上訴遭駁回,最後向蘇丹申請寬赦也同樣沒有希望。這段期間,莫娜常張著一張大嘴巴笑對鏡頭,還盛裝出庭,濃妝艷抹。上訴審訊後期,她自知距離絞台越來越近,開始無心裝扮,加上獄中生活不好過,莫娜變瘦也變得蒼老,但她每次出庭,仍往臉龐抹上厚厚的粉底掩飾皺紋。2001年11月2日,在還差一分鐘就到清晨6點的加影監獄,當年45歲的莫娜芬迪、44歲的諾阿芬迪和31歲的朱萊米被送上絞台。分屍地點長滿野草莫娜未死傳言隨著湮滅黑巫術界盛傳,當巫師奪去9人的性命後,就可以獲得更高深的黑巫術,是黑巫術界的最高境界。莫娜與丈夫阿芬迪涉及至少9條人命的碎屍案,而莫娜正法前的遺言是“我不會死”,令一些迷信的人相信兩人已修成最高巫術,至今仍藏在某處。獄卒把莫娜的遺言傳出後,有關莫娜未死的流言一直沒有平息。有人猜測莫娜可能躲在馬茲蘭被碎屍的空屋,但案發14年後,現場早已被野草給淹沒及破壞,再也找不到房屋蹤影。找不到房屋蹤影只有熟悉早年事跡的村民知道這裡曾發生恐怖的血案,外人根本看不出這片草地有何特別。記者在村民帶領下來到這裡,曾嚐試撥開野草深入現場,但不成功,由於草叢暗藏蛇蟻,眾人最終只能稍作停留就離開。村民表示,這裡杳無人跡,也沒人聽說過莫娜“回來”的謠言。莫娜事跡搬上銀幕莫娜的事跡並未被人遺忘,反而搬進電影情節。Astro Shaw製作有限公司去年7月開拍了一部片長105分鐘的馬來電影《Dukun》(意即巫醫),耗資280萬令吉,由曾獲第16屆大馬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項的烏米愛達飾演女巫。《Dukun》內容描述一對巫師夫婦以及助手朱萊米如何以黑巫術進行祭祀,將馬茲蘭分屍18塊。未獲批准上畫電影在多個地點進行拍攝,包括目前已改造成警察局的半山芭監獄,但是,這套原訂原定去年12月上映的電影至今未獲電檢局批准上畫。電影開拍後,阿芬迪與第二任妻子阿芝查所生的孩子莫哈末哈弗茲(22歲)曾現身訴苦,因為他是“殺人犯的兒子”,曾4次遭解雇,也被女友的家長取消婚約。他不希望這套電影面世,只望社會和公眾還他自由,讓他過回正常簡單的生活。勿貪圖名利迷信巫術巫術起源於人們對大自然的敬畏,卻隨著時代變遷與人心變異,它成為牟財逐利的工具。人們企圖藉著巫術不勞而獲,直到現在仍有人相信黃銅可煉成黃金。莫娜若真有神奇力量,她大可享受人生,實際上她只是一個愛慕虛榮的普通人,只能藉著巫術之名詐騙錢財,甚至為了搶奪受害者的錢財和名車,不惜殺鵝取卵,拿著染血的金錢去購物,由此可見,莫娜是如此短視與愚蠢,卻偏偏有人為她奉上金錢,甚至犧牲了生命。子曰:“敬鬼神而遠之”,我們應當尊崇宗教信仰教導人們追求真善美,而不能妄圖鬼神會憑空送上名利。所有正信宗教都講求耕耘才能帶來收獲,只有邪端異教鼓吹迷信,以名利為餌蠱惑人心。披上神聖外衣的騙徒會換上日新月異的面具,防不勝防,傳媒不斷揭穿無數神棍騙徒的假面具,卻仍有無數迷信愚民前仆後繼,這個現象是值得深思的。從根源來看問題,一些家長向孩子說“你不聽話,惡鬼會來捉你”之類的謊話,或是向鬼神求取真字,會在下一代的幼小心靈形成潛移默化的迷思。若要杜絕神棍,與其為了對付他們而疲於奔命,更重要的是讓民眾接受正確的信仰觀念,並且從家庭教育開始。
光明日報•2007.09.02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