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檔案‧一點紅分屍案‧分屍兇手出獄當傳教士

: 08/26/2007 - 20:18
近期發生的蒙古女郎安娜案與冰箱藏碎屍案,轟動國內外。兩件案子的殺人手法與動機或雖有不同,然目的相似,就是殺人者為毀屍滅跡而採取了駭人手段。每當發生駭人的殺人毀屍案件,國人腦海中肯定會閃過一個名字:“一點紅”。在14年前發生的“一點紅分屍案”,隨時日久遠案情已逐漸在人們記憶中淡出,案中被告顏偉聖也刑滿出獄多年,並隱姓埋名當起傳教士來,不過,這起案件留在人們心中的震撼至今依然未曾消散,而一點紅遭分屍及棄屍的地點也荒涼依舊。為何一個出身書香家庭、擔任音樂導師的文弱書生,會幹下國內犯罪史上最血腥的分屍案?兇手肢解屍體的駭人手法,以及知識份子涉及嚴重罪案所反映的社會和人性陰暗面,永遠足以引人反思。音樂老師肢解女友11截清洗碎屍裝袋丟棄“嘖!到底是哪一個沒有公德心的,把一袋袋垃圾丟在這裡?”一名市政局工人在高級住宅區武吉東姑的幽靜山路割草時,被一個購物中心的袋子阻礙他的工作。工人不耐煩地打開袋子時,赫然發現一段鋸斷了的人類手臂,他嚇得魂飛魄散,拔腿就跑。1993年7月8日下午約3點,吉隆坡警察總部接獲發現屍體的投報,到場調查時才知道是一宗駭人聽聞的碎屍案。警方找到兩包裝著人類碎屍的袋子,分別是一雙小腿、一雙上臂、左大腿和下半身,警方從碎屍的陰部特徵,只知道死者是一名女性。碎屍的其他部份仍未被發現,警方在現場一帶展開大舉搜索,直到4天後,終在半公里外發現另一袋裝著碎屍的袋子。裡頭裝著頭顱、上半身、一雙手臂和右大腿,法醫將先後發現的11截碎屍湊起來,證實是同一個人的屍體。碎屍切口平整碎屍切口平整,兇手曾細心地把屍塊洗得乾乾淨淨,然後駕車沿路棄屍。警方無法掌握死者的身份,公佈碎屍的特徵,包括死者有6顆假牙、拔眉、指甲保養很好、陰毛有修剪。國人在報章上看到數十年來報業史所刊登的最恐怖照片,警方為了破案,發佈面容腐爛卻洗淨的女子頭顱和殘肢照片。沒有眼睛的頭、張大的嘴巴,讓無數人當場作嘔,夜間還會發噩夢,人人詛咒兇殘的殺人屠夫。10天後,一名婦女聯絡警方指31歲的妹妹蔡幼絲失蹤多天。她被安排到醫院認屍,幾經辛苦才證實碎屍死者就是酒廊跑秀艷星“一點紅”蔡幼絲,她的香艷登台照也曝光。有了這條線索,警方很快便扣留了一點紅生前的親密男友顏偉聖。當年33歲的顏偉聖是一名音樂導師,並在新加坡考獲神學系,曾任傳教士。父母親則是退休教師,是芙蓉人熟悉的音樂世家。顏偉聖落網被控,舉國嘩然。很多人都不敢相信看似文弱書生的音樂導師,搖身變成肢解女屍的屠夫。艷星錯愛已婚書生畸戀悲劇收場一點紅的婚姻不如意,她與前夫離婚後,獨力撫養兩名兒子,所以她不但登台跳艷舞,也和姐姐一起從事直銷業。她的生活壓力很大,雖然身邊狂蜂浪蝶圍繞,但她只愛和顏偉聖傾吐心事。一點紅是1991年間在朋友介紹下,向顏偉聖學習聲樂,每個月4次上門練歌。熟絡後,一點紅述說自己坎坷的人生,而顏偉聖則溫柔開導。對一點紅來說,這是她所認識的最斯文最有學識的男人;對顏偉聖而言,一點紅是他所見過最嫵媚最熱情的女人。兩個不同世界的男女越行越近,令顏偉聖忘了自己已有妻子。顏偉聖的妻子懷孕了,他想結束與一點紅之間的婚外情,但一點紅以死相脅,兩人繼續拖拖拉拉。有一次,一點紅找上了顏偉聖的住家,當時他並不在,一點紅要求顏妻與丈夫離婚,更恫言要動手把顏妻砍成十八段。她沒有想過自己一言成讖。顏偉聖決定與一點紅分手,1993年7月6日下午,兩人約在一點紅住家對面的油站,準備上酒店。由於妻子返回芙蓉,他決定叫一點紅到自己的家,兩人還在沙發上發生了最後一次性關係。不堪分手以死要脅歡好之後,顏偉聖聲明以後再也不想見一點紅,兩人發生爭執,一點紅不斷咒罵,甚至情緒失控拿起利刀。兩人扭打間,刀鋒刺入一點紅的心臟。她臨死前還說:“你竟敢殺我……”。她斷氣後,顏偉聖驚慌中只想著如何善後。他決定毀屍滅跡,但刺死一點紅的刀子不夠鋒利,他用廚房的切肉刀從關節處肢解屍體,分袋子包好,洗淨現場血跡,然後下樓把車子駕到最靠近升降機的位置,再把一袋袋的碎屍放上車。他在武吉東姑棄屍後,回家徹夜難眠。碎屍被證實是一點紅後,顏偉聖主動到警局助查,聲稱一點紅曾留字條說要出外地遠遊。但是,顏偉聖不懂中文,卻能理解字條內容,被查案官逮住破綻。起初他死口不認,但警方扣查他父親和妻子,而且妻子流產了,最終他的心防被打破,供出一切。顏偉聖起初面對謀殺罪名時不認罪,控方改控狀為一級誤殺後,他改口認罪。1994年3月9日,法庭裁定顏偉聖誤殺罪成,判監15年。顏偉聖提出上訴後,獲減刑3年,並須賠償1000令吉安葬費給死者家人。前妻遠走異國分屍現場陰森森2000年,顏偉聖刑滿出獄,他父母早已從芙蓉遷至霹靂州,他也回到父母身邊,隱姓埋名重過新生。“顏偉聖”這個名字雖然出名,但他向來是使用英文名,許多人都不知道眼前斯斯文文的傳教士,曾有過一段駭人的經歷。顏偉聖的父親退休後專心傳道,他追隨父親重新拾起神學成為傳教士。事發後流產的顏妻已遠走異國,離開這個傷心地。據說,年近半百的顏偉聖已找到人生的第二春,把不堪回首的過去通通抹去。公寓單位仍空置《光明X檔案》重返昔年案發現場,顏偉聖當年居住的高級共管公寓單位仍常年大門深鎖。曾有一個活生生的俏嬌娃在這裡遇害,並被人分屍遺棄,雖然單位不留半分血跡,但也一直不再有人跡,只有陰森氣息。同一層的共有3個單位,兇案現場只有一道簡陋木門,非常骯髒,似是多年來不曾開啟。另兩個單位有安裝鐵柵,但同樣大門深鎖,無人應門。回到棄屍地點,路邊兩旁仍然是當年的同一片幽靜樹林,地皮待售,只有斜對面的一塊地皮正興建一間獨立式高級豪宅。點評:勿濫用聰明做壞事一點紅分屍案當年轟動一時,十多年來,雖然也發生過好幾起類似的案件,但一點紅分屍案的腥紅震撼仍留在人們心頭。震撼除了因為案情太駭人,部份的因素來自那雙鋸開屍體的手,原是一雙彈鋼琴的手。這雙手的主人是受過良好教育的知識分子,大家的反應是:他受過高深教育,終日受到音樂熏陶,是個斯文人,怎麼會下得了這樣的手做出這種事?許多家長開始反思自己的教育手法是否有問題,孩子唸書唸得好,是否就能成為一個好人?實際上,情緒商數(EQ)與智商(IQ)並沒有直接關係。智商越高的人往往越精於計算,就像這一段不倫之戀,涉案者計算當中的利害關係,決定分手,卻不懂用妥善的方式去結束這段不正常的關係,反而被情緒蒙蔽理智而犯下大錯。事後,更以鑽向牛角尖的“聰明”使出分屍丟棄的手段善後。聰明人以高智商去掩飾錯誤,結果更一錯再錯,付出的代價也更加沉重。顏偉聖出獄後重過新生,但當年肢解屍體的心理包袱,將令他的餘生蒙上難以洗脫的陰影。現代男女對感情的態度抱著速食和享樂主義,卻缺乏充足心理和情緒素質去處理感情變化,一段感情可能會釀成悲劇,葬送兩個人的一生。一點紅分屍案是永不過時的教訓。重返X檔案死者:蔡幼絲,藝名一點紅(31歲)被告:顏偉聖(33歲)時間:1993年7月6日下午4點至7月8日下午2點45分地點:敦依斯邁路布特拉共管式公寓罪名:刑法304條文第一節(一級誤殺),可判坐牢最高20年刑期:15年(1994年11月7日獲減刑3年,即坐牢12年)出獄:2000年
光明日報•2007.08.26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