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工薪金高‧勞勿青年“回巢”淘金

: 12/20/2007 - 21:09
勞勿澳洲金礦公司在勞勿的武吉公滿開採黃金,是勞勿近年來規模最大的發展計劃,頓時成為勞勿青年“回巢”淘金的目標。“在金礦區做燒焊,薪金比在吉隆坡高,當然是回老家工作更劃算,又可以陪伴家人。”一位燒焊工人的父親對兒子“回巢”感到老懷告慰。隨著黃金開採將至,金礦場與勞勿子民已逐漸建立起相依相互的緊密關係。武吉公滿金礦場的建廠工程已如火如荼的進行著,這項大規模的淘金工程就像一股滾動的熱流在勞勿翻騰,成為勞勿人民關注的地方發展焦點。記者坐在勞勿老字號咖啡店內嘆咖啡,一位老茶客李老伯說,最近半年來,有些出外工作的年輕人紛紛“回巢”勞勿老家,在武吉公滿金礦場內打工,薪水比在吉隆坡工作的薪金高。辭工回勞勿工作李老伯的兒子就是其中一人,他到吉隆坡闖天下已七八年,由於學歷低,在吉隆坡做燒焊工人,薪金約千多令吉,扣除日常開銷便所剩無幾。現在他在金礦場內做燒焊,薪金約有兩千餘令吉,不只每月有儲蓄,還可以給父母家用。李老伯很高興的說,勞勿澳洲金礦公司(RAGM)在武吉公滿開採黃金,提供了工作機會給當地人,尤其是年輕人,讓他們在老家工作,也可以住在家裡陪伴家人。根據了解,在該金礦場內工作的200多位工人中,有三十多位工人是辭去在外地的工作,回到勞勿在金礦場內做工,包括做鐵工、木工、地盤工等。該金礦場內的工程也優先提供給當地公司,因為有些當地人曾在金礦場工作,有豐富的淘金經驗,所以對金礦場的操作駕輕就熟,再者,當地公司也有金礦場所須的工具,所以雙雙一拍即合,也讓金礦場與勞勿的發展繫上相依相存的緊密關係。週末開工享雙薪今年30歲的田國輝是水電工人,他與五六位朋友負責整個工地的水電。他非常滿意目前的薪金,他說,以前做裝修工人是一星期三日工,現在是每天有工做,週六週日開工是雙薪,做超時又另有補貼,所以一個月的薪金超過二千多令吉,比以前多出很多。他表示,在金礦場建廠房的工程,要求很嚴格,所有工人必須穿鐵鞋及戴安全帽才能進入工地;外籍的技術專員的要求也很嚴謹,洋灰要加多少必須根據已設定的標準,不能偷工減料,少一公分都不行。他以前做裝修工,事前只是隨便畫草圖便開工,在這項工程中,他很佩服專業人員所畫的草圖,清清楚楚,規格標準,讓他學到不同的方法。“我覺得光榮的是,這項大規模的工程是由我們勞勿人完成的。”建築結構穩固安全江貴和(58歲)做鐵工超過三十年,之前是在新山一家食油廠做鐵工,3年前回到老家勞勿做一些零碎工,準備要退休。RAGM展開金礦工程,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有機會參與這麼龐大的工程,覺得機會難逢便很賣力的工作。他從今年8月開始在工地裡做鐵工,用三合土包裹鐵條,工程也快要接近尾聲。他負責的是圓槽底層架構的鐵條。他指出,這項工程所採用的設計圖和規格是根據英國的設計標準,鐵條的設計結構比本地所擬的標準更加嚴格,所以也比較穩固。為了讓記者更了解,他邊說邊畫圖,這個英國版的圓槽設計規格更加安全,因為鐵條的數量比較多,同時多加一層覆蓋,所以結構更穩固。他做了這麼多年鐵工,能參與這一次的工程讓他覺得很開心和有信心,他說,這是勞勿近年來規模最大的工程,他能參與這項國際化的工程,由外國人做設計圖及監督工程,從他們的身上學到專業化的工作流程。“我的收入也增加了,日薪百多元,在勞勿算是很好的收入。”他也相信勞勿“黃金樂園”能夠落實,他笑說,已故林梧桐當年說要在山頂上建賭場,也被很多人譏笑他痴人說夢話,最後,林梧桐成功了而且雲頂也成為大馬最成功的旅遊景點。“只要意志堅定,我相信黃金樂園一定會在勞勿落實。”工作機會增加鍾維文的家族於1980年在勞勿開採黃金,大約經營了15年才結束金礦場,所以他也熟悉金礦場的開採流程。他現在是提供機械和技術支援予該金礦場,他說,“由於勞勿之前的工程不多,所以工作時間不定期,收入也受影響。現在有新的金礦開採,我們做技術支援的,工作機會就增加了。”他以前經營的金礦場是以金山溝的方法開採,產量不多,所以他也認同碳漿採金法(CIL)所煉冶的黃金比傳統方法更純淨,產量更多。他出身自“黃金家族”,雖然金礦場後來停止開採,但他本人也有收藏一些細碎的黃金作紀念,他比喻黃金,在有需要時就有價值,沒有時就是石頭。
光明日報‧2007.12.20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