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聲喧嘩 2006刻古銘心的5部電影 電影私名單:暗流停格

: 01/02/2007 - 17:35
過去的一年一如往常的過去了,電影也一如往常的放映了、落畫了。到了歲末細細回想,也一如往常一般,總會追求某些如子彈穿射、足以轟開腦袋的觀影經驗;或期待一些停格的潮湧,暗流擊心以致久久無法平息。 電影即為日常娛樂,觀眾們也久經好萊塢法則的洗禮,所以類型片歷久不衰,災難驚悚每年輪迴數次、愛情小品偶爾漾動人心,如此讓人生悶的風景,也沒甚麼不好,觀影不過是個人需求。而一些企圖突圍卻又落入巢臼的尷尬作品,失望之餘也怵目驚心,這當中如《V For Vendetta》,Wachowski兄弟賣弄了多少華麗詞藻,加之導演偉大的排場,卻是如坐針毯,叨叨絮絮的予人越偉大越無聊的感覺,真是可惜了好漫畫和好演員;同是華麗詞藻,《夜宴》榮膺最佳反面教材,一個“偉大"的劇本砸了導演招牌、毀了莎翁經典,連好演員葛優也被連篇鬼話絆倒,電影徒剩幻麗的空殼。如果說以下的私名單過於冷僻,那也是無奈的事實,除缺每年循環一次的類型片、越“偉大越失敗"的示範以及很想看但根本弄不到的片子,剩餘的選擇,實在不多。 《斷背山》 我暗暗祈禱這部電影不要掀起驚濤駭浪,變成大家心中的鐵達尼號。但廣泛矚目是好事,受到熱烈關愛也是好事,雖然這部小品比較適合以涓滴細流的方式划過心中。撇開同志議題不談,它真的只是一部好看的愛情電影,李安把溫柔暗暗縫在粗礦的牛仔外衣中,在荒涼與世隔絕的景致中,這把棉裡針一點一點刺著這兩個世所不容的戀人,和螢幕下的我們。 《亂步地獄》 肉身、畸戀、情色、自溺、陰翳、怪誕、黑色幽默的亂步故事,不是地獄的永不超生,而是耽美的敗德折磨。改編自推理大師江戶川亂步的4個故事,內容驚世駭俗,光是名字就是一串詭幻的召喚:《火星之運河》、《鏡地獄》、《芋蟲》與《蟲》,華麗色像、琉璃光影細細訴說4段究極病態的迷戀。當然,還有讓人無法忽略的淺野忠信,自然是異色奇葩一朵。 《親切的金子》 朴贊郁是韓國電影的異數,或少數(說是少數,其實我也不甚了解所謂的多數)──少數讓我極度期待的韓國導演。復仇的故事歷久彌新人人愛,老掉牙的驚悚的賣座不賣座的,但朴贊郁就是有辦法叫你坐立不安卻又不願離座,還連拍3部,你看他操弄影像如魔術表演,流暢華麗目不暇給,通俗而神秘,所以李英愛也讓人嚇一跳的精準好看。 《東尼瀧谷》 如何把村上春樹的文字影相化而無損村上風格,這確是吃力不好的事,也是我好奇的。市川準的低調有致敬的意味,鏡頭永遠遠遠的看著孤獨的人們,有時候一動不動、有時候緩緩平移,哀慟時我們只看到抽動的肩膀,美麗的腳步特寫多於臉部。平緩的旁白、黯冷的色澤,還有板本龍一的音樂,創造了“忠於村上卻又獨立於村上之外”的城市疏離,不艱澀而恰如其分的小品。 《傷城》 如果要選一部中文院線電影,《傷城》應被列入。不過不失、也不無誠意,趕在歲末之前,洗滌偉大排場的過度飽滯感,確是功不可沒。更何況,你怎能錯過梁朝偉,沉斂的演技牽動全片的脈搏,劇本沒有填滿的部份,你總是相信他能化險為夷。編導承襲《無間道》的班底,卻擺明車馬不再悼念前作,雖則步步為營也稍嫌雕琢,但若論誠意與商業計算的斟酌,算是完整兼備的示範,不過兩位女角明顯薄弱,實屬可惜。中文電影的頹局有時還真叫人沮喪,一年過去,希望有更多飽滿好看的中文電影。
星洲日報/快樂星期天‧文:陳燕棣‧2006/12/31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