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期癌化療損腎不能走 改服中藥恢復健康


: 2007-11-04 13:11:16
(檳城訊)今年3月,退休校長李騰在教堂低頭禱告時,突然鼻子流血不止,就醫後不僅被證實患上鼻咽癌,而且已是末期。他即刻進行化療和電療,不過治療後卻出現許多副作用,導致他腎功能受損、無法行走等。醫生說他必須洗腎維持生命,在苦思對策時,妻舅告訴他可以嘗試中醫治療。雖然他一直排斥中醫,但他還是嘗試了,經過治療後,他的腎功能不僅恢復正常,癌症也獲得控制,讓他重現了希望。曾擔任校長的李騰心有余悸地說,雖然癌細胞已被電療化療清除,但是腎臟功能已受影響,無法正常操作,醫生說必須洗腎才能生存。其他的後遺症包括無法行走、吞咽和排便,且口乾舌燥、失去聽覺和味覺。“那時我很沮喪、失望,一直向上帝投訴,為何患癌的人是我,并要求上帝必須救我。連太太也說我是瘋人,因為我一直自言自語地跟上帝溝通。”尿液又濁又臭最令他苦惱的是面對洗腎的問題。他認為,一旦開始洗腎,就是一輩子的事了。若不洗腎,他排出的尿液又濁又臭,令他非常難堪和難過。“我問醫生怎麼辦?醫生說這是化療電療的後遺症,沒有辦法避免。唯一的保命方法就是洗腎,但我真的不想!”李騰說,他無法如常生活,這種痛苦的折磨曾一度讓他想死了算了。在他患病期間,他的女兒也患上全身性紅斑狼瘡症。妻舅介紹中醫“我吩咐妻子專心照顧女兒就可,我可以照顧自己。不過,我無法駕車,得請人載我去醫院進行治療。那段日子我很擔心自己和女兒的病情,唯有一直向上帝禱告,祈求我們可以安然捱過。”他直言,捱過8次化療與3 8次電療後,他的身子變得很虛弱。“這時我的妻舅告訴我,說中醫可以治癌。其實我一路來都排斥、歧視中醫,不過在看到幾個中醫成功挽救癌症病患的例證後,心不禁動搖起來。我覺得應該試一試,無論如何都不能坐以待斃。”抗拒中醫成見深
只信西醫可治癌
李騰說,他受過高等教育,覺得中醫都是騙人的,也輕視身為中醫師的父親。“那時我還諷刺父親,說他騙人騙錢。隨便抓一下別人的手骨,就可以讓人脫離痛苦,非常荒謬。”他表示,直到有一次他的手受傷,差不多折斷了,父親用中醫成功幫他治癒,他才慢慢對中醫改觀。“雖然如此,當我被證實患上癌症時,仍然相信西醫是唯一可以讓自己痊癒的方法。這是崇洋嗎?哈哈,就當著是吧!”西醫治急病最佳
中醫調理後遺症
李騰說,這名中醫師是根據西醫的鑒定,再用中藥治理,減輕了他對中醫治重症的憂慮。“過後,我又聽說另一名中醫師專長於腎病醫治,我也放膽一試。在和醫師全力配合治療後,我回到醫院檢查時,醫生惊訝地告訴我,我的腎已恢復功能,不需洗腎了,這讓我重現希望!”他開心地說,在這之前,他已三四個月無法行走。接受中醫療法後,服了兩個星期的中藥,他已能起身小步行走。幾個月後,味覺和聽覺也慢慢恢復了。“我的體會是,西醫是治療急性病症的最好方法,如割除腫瘤,也是鑑證病情的虛實、變化及進展的最佳方法。而中醫則用以調理身體,彌補西醫的不足,或糾正西醫帶給身體的後遺症。”化療前提高免疫力
服花旗參增強抗癌
李騰說,每次進行化療電療前,他都服食花旗參。和他一起接受電療的戰友也跟?吃,一起熬過了化電療的艱辛。“我想是花旗參提高了我們的免疫能力吧!如今癌症治癒後,我也繼續保持每日吃花旗參的習慣,以補充氣力。”目前,李騰每天都會喝數種抗癌茶,草藥茶當作是保健用。他笑言,藥茶的味道甘甜很好喝,他每天都喝上10杯。中藥調理方式
恢復腎臟功能
李騰服用的治腎藥物,乃是粹取山竹、人參、杜仲、巴戟和章魚的精華,再根據特定比例研制而成的。林國良醫師解釋,山竹的功能是抗氧化、人參補氣、杜仲補腰力、巴戟補性功能,章魚則扮演吸塵機的角色,將吸附在腎臟表面的污物吸出來,讓腎繼續執行過濾排毒的工作。這藥方是以調理的方式恢復病人的腎臟功能。他指出,腎臟有很多微血管,即使腎臟壞了,仍有一兩條血管是健全的,因此可以全力照顧這兩根血管。當這兩根血管的“力量”越來越大時,就會慢慢“擴張勢力”,逐漸取代壞死的血管,恢復腎臟的功能。“這方法就像種花種樹,當一棵樹逐漸枯萎時,如果我們找到其中一兩枝健全的樹根,加以好好照顧,就可能讓這棵樹起死回生。”採訪手記父愛很偉大前校長李騰跨越疾病的障礙,最終投入全新生命的毅力,是一個良好的示範。最讓我感動的,是他在得知女兒也患病後,要求妻子全心全意地照顧女兒,他可以獨立照顧自己的精神。其實父愛很偉大,讓我們一起祝福他們吧!
光明日報•2007.11.04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